放走

秦禹其实也很头疼抓不抓叶琳的问题,一来她的主要事件都在经济方面,几乎没有参与过恶性的刑事案件,黑街警司即使抓了她,也判不了她太长时间;二来叶琳跟吴迪,秦禹等人是有私交的,虽因立场问题,让双方站在了对立面,但前者其实在很多事儿上,都是留有很大余地的。

    秦禹斟酌再三,还是决定把这个难题甩给吴迪,因为他一直想让叶琳来自己公司。

    “喂?叶琳要跑,老猫已经盯上她了,你看怎么做?”秦禹在电话里内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吴迪稍稍沉默后问道:“她在哪儿呢?”

    “去北关口那边了。”

    “行,你甭管了,我找她再谈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秦禹非常爽快的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去往北关口的路上。

    叶琳正想再尝试联系一下韩非的时候,电话铃声却率先响了起来。她低头扫了一眼来电显示,黛眉轻皱地犹豫半晌,才按了接听键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你在路上等我一下,我过去跟你聊聊。”吴迪一句话就已点明叶琳的处境,你已经被盯上了,走不了了。

    叶琳斟酌半晌:“好,我在巡河路等你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说完,二人结束了通话。

    大约过了半小时左右,一台汽车缓缓停在了距离北关口不远的巡河路岔口,吴迪推门下车,站在马路边上冲着叶琳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叶琳犹豫一下,轻声冲车内人说道:“你们都别下车,我去跟他聊聊。”

    众人点头。

    叶琳推门下车后,拎着包包走到了吴迪身前,也没主动吭声。

    “别走了,”吴迪掏出烟盒,低头说道:“留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留哪儿啊,进监狱嘛?”叶琳调侃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要送你进监狱,还用我亲自来吗?”吴迪点燃香烟,扭头看着叶琳说道:“你跟韩三千清算公司股份,官司我帮你打。”

    叶琳沉吟半晌:“不行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他妈是不是脑子有病啊?”吴迪有些急地骂道:“韩三千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啊,能让你这么死心塌地对他?!松江是你一手经营起来的,就因为他们韩家的诉求,现在弄的鸡飞蛋打,一败涂地,你真的觉得值得吗?在松江你都没有自主权,遇到大事儿全是韩三千的儿子过来做主,现在你就是回到燕北,又能怎么样呢?继续给人家当家丁,当资本打手?”

    叶琳抬头看向吴迪,轻声说道:“股份留在韩家,是我爸的遗愿,他临终前把我托付给韩三千,人家也没亏待过我。这么多年集团股份结构几次变革,高层频繁换将,不少人都被清出去了,可唯独我一直不受波及。小迪,我12岁进韩家,是他把我养大的,他是我老板,也是我养父……你明白吗?”

    吴迪沉默。

    “我和韩家的瓜葛,你一直是清楚的,我的性格你也了解……。”叶琳捋了捋发梢:“我虽然是个女人,但也懂知恩图报的道理。你们和韩家本来就是对立关系,那我来你们这边算什么……?背刺,叛变,和你们一起计划搞倒我的养父?”

    吴迪深吸了一口烟,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“小迪,谢谢你和秦禹能这么看重我,拿我当朋友。”叶琳轻笑了笑说道:“我不为难你,车里的那几个人都是我身边的,跟韩家接触并不深。你放他们走,我去警司自首。”

    吴迪扭头看向叶琳:“你来我这边,没可能是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叶琳果断摇头。

    “我他妈……!”

    吴迪叼着烟骂了一句,突然伸手摸了摸叶琳的头:“行,我傻B一回,你走吧,回燕北吧。”

    叶琳怔住。

    “别再来松江了,我不可能再放你第二次。”吴迪拍了拍叶琳的头:“走吧!”

    “……为什么?”叶琳有些不解,因为她知道吴迪是一个非常理智的人,自己如果回到燕北,那就还会给韩家做事儿。而以现在双方的矛盾积累,早晚有一天还会碰上,这时放自己走,那就是给未来找麻烦。

    吴迪笑着看向叶琳:“我喜欢你,行不行?!”

    叶琳听到这话懵了,因为以前二人虽然也经常开这种玩笑,但场合和时机跟现在都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“呵呵,走吧。”吴迪看着叶琳催促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想故意放我回去,让韩家的人猜忌我吗?”叶琳看似很冷静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喜欢你,只有你自己不知道。”吴迪扔下一句,转身走向自己的汽车:“韩三千肯定死我前面,我等得起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。

    一辆汽车顺利出关,叶琳坐在后座上,扭头看向窗外景色,内心久久不能平静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为什么,以前吴迪和秦禹,没事儿总拿话调戏她,但她都没当过真,可今天吴迪突然说他喜欢自己,却让叶琳莫名有点心慌。

    或许是今天的场合特殊,或许是叶琳的处境特殊,亦或者是吴迪的行为太过反常,所以……这一句话让叶琳有了不一样的感受。

    松江内。

    吴迪开着车,拿着手机冲秦禹说道:“我放叶琳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秦禹没有多少意外的神色,因为他知道吴迪要亲自过去谈,那很大可能就是准备放后者离开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吴迪长长出了口气:“以前吧,我一直不知道自己对她是啥感觉,她今天这样一走,我他妈心里还挺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秦禹怔住,表情古怪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早晚会把她挖过来,早晚!”吴迪恶狠狠地说了一句,就挂断了手机。

    特战旅办公室内,秦禹看着电话,撇嘴说了一句:“卧槽,原来不是爱才啊,是想睡觉了。”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门开,老猫迈步走进来说道:“小豪那一组传过来消息,韩非很可能在抓铺前就已经跑到了区外。”

    秦禹愣了一下:“有可能是坐轻轨跑的吗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韩非是自己单独跑的,电话也关机了。”老猫摇头回道:“他是从关口跑的。”

    “人在王家?”秦禹试探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极大可能在王家。”老猫点头。

    “历战这一下,是给他吓破胆了。”秦禹缓缓站起,思考半晌说道:“让老二找找人,在龙城周边盯一盯。韩非跑出去可以,但一定不能让他顺利返回燕北。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让马老二在办了。”老猫点头。

    秦禹斟酌半晌,伸手拿起手机,拨通了历战的电话:“喂?”

    “有事儿?”

    “韩非跑了。”秦禹话语简洁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的消息那么及时,你都没有抓住他?”历战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跑肯定不是因为我这边,是因为你。”秦禹轻声回道:“你杀了大队长,他觉得事情失控了,所以才跑的。”

    历战斟酌半晌:“你摸清楚他在哪儿,我在区外做掉他。”

    秦禹眨了眨眼睛:“你说个地址,我让人送你出区。”

    历战犹豫好半天后,才点头回道:“可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