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房

两日后,一早。

    待规划区新乡生活村,王家三房大院内,王宗堂吃过早餐,抬头招呼了一声:“天辉啊,你跟我来书房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好,爸。”王天辉立即起身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,王天辉在书房内给老爹沏了杯茶水,轻声问道:“爸,您找我有事儿啊?”

    “昨晚宗祥给我打电话了,他说叶琳又帮咱家拿了一些新元区建筑的活儿,宗祥怕天南他们干不明白,就分给咱这边一部分。”王宗堂是冷面,平时在家不苟言笑,跟至亲说话也是绷着个脸:“你找一些工人,也进区帮着忙活忙活吧。”

    王天辉稍稍愣了一下:“这新元区建筑的活儿,那可是很肥啊,以前有这好事儿大房那边都是自己偷摸干了,这次咋回事儿,怎么还突然主动分给咱们一部分?”

    王宗堂点了根烟,话语清冷简洁地回道:“交换。老爷子找我谈了,新元区首席议员的位置给宗祥了,他怕我们这边心里不舒服,就分了一点资源过来呗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给就接着,不然老爷子又该想多了。”王宗堂吸了口烟,淡淡地说道:“就你带工人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去归去,但平时除了工作上的事儿,尽量少跟天南接触。这小子性格不稳当,脑子也空,你离他远点。”王宗堂轻声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哎,我知道了,爸。”王天辉性格相对沉稳老练,算是王家天字辈孩子里相对出色的角色。

    “行,你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去组织工人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二人聊完,王天辉起身离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王家三房这一支人丁较为兴旺,王宗堂除了长子天辉外,还有四个儿子,并且个顶个的都已经成家结婚。再加上王宗堂自己这一辈还有五个亲兄弟,所以光他们这个院里早晚开伙,就有七八十号人。

    不过好在王宗堂正值壮年,做事儿风格强硬且公平,再加上他父亲死的早,他当家也就早,一手拉帮着五个兄弟起来,所以这个院内人虽然多,但也算被他处理的井井有条,是王家数房内是非最少的,也是心最齐的。

    王天辉从书房出来后,就回了自己家的小院内,准备打几个电话,找一些工头先去区里看看。

    王家大院内都有小院,一个男丁住一个,老婆孩子什么的都在这边。中间有院墙相隔,也算减少了各门各户在生活上的一些摩擦。

    王天辉拿着手机走进自家的小二楼,刚准备喊人过来,就见到自己的小媳妇坐在客厅椅子上,表情很委屈地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这又咋了,大早上的吊着个脸?”王天辉皱眉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我收拾收拾屋子。”小媳妇说话时就已经站起了身,看着王天辉的表情有点拘谨。

    王天辉总共娶了俩媳妇,老大是王宗堂给他安排的,刚成年就娶了。女方家里在龙城附近也是个有头有脸的人家,但长相……也跟王天南的媳妇有一拼,性格也懒,邋遢,王天辉很不喜欢她,后来就又娶了一个。

    小媳妇是流民,也没双亲,但人长得很俊,五官精致,个头也高,王天辉把她娶过来后,莫名……身体都变好了。

    “行,那你收拾吧,我上楼拿点东西,要去区里一趟。”王天辉扫了小媳妇一眼,回头喊道:“保子,保子你过来一趟!”

    小媳妇站在椅子旁边,偷瞄了一眼王天辉,表情有些犹豫地问道:“你去区里干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家里在新元区又拿了几个工程,我过去帮忙。”王天辉顺嘴应道。

    “哎,那你带我一块去呗,我过去给你管账。”小媳妇捋着发梢,笑眯眯地说道。

    王天辉一怔:“你咋突然想去区里呢?”

    “家里的事儿少,我想帮帮你呗。”小媳妇顺手挽住了王天辉的胳膊:“而且你要住工地,我也能照顾照顾你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小清……又跟你吵架了?”王天辉口中的小清,就是他的大媳妇。

    “没有,呵呵。”小媳妇摇头。

    王天辉思考半晌,点头说道:“行,那你就跟着去吧。”

    家里俩女人,又都住在一个院子里,那没有摩擦是不可能的。王天辉知道自己这个小媳妇平时没少受气,可也没太好的办法,所以这才同意带她进区干点活儿。

    二人在客厅聊了几句后,那个叫保子的青年才走进来问道:“辉哥,有事儿啊?”

    “新元区工地的事儿,你上来说吧。”王天辉招呼一声,快步就奔着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二人离开后,小媳妇张晴也回到了自己房间,简单收拾了一下生活用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市区。

    老猫正在办公室看报表的时候,电话突然响起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你干嘛呢?”老李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看表儿呢。”老猫抬起头问道:“咋了?”

    “你来江南区议会旁边的茶馆找我一趟,我有事儿跟你说。”老李吩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啥事儿啊?”

    “来了你就清楚了,快点昂。”老李催促了一句,就挂断了手机。

    “唉,这一天真他妈累。”老猫感叹一声,起身收了报表,迈步就往外面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江南区议会旁边的街道上,老李坐在汽车正驾驶位上,一边吸着烟,一边说道:“有可能吗?”

    “有。”后座上一名男子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有可能吗?”老李又问。

    “你难点。”男子摇了摇头:“主要你身上之前的事儿太多,一旦出来选,就会被挖出来。民众是没有啥思考能力的,只信眼睛看到的。当初老徐的名声太差,你又是他身边的核心成员……不好弄啊。”

    老李再次吸了口烟:“我懂你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好想一下这个事儿吧。”中年扭头看向窗外:“动了,就没回头路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老李点头。

    “行,我先走了,有消息我会给你打电话的。”中年推开车门,快步离去。

    老李眯眼看着风挡玻璃,再次深吸了一口烟:“……不犹豫了,干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