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出端倪的王宗堂

张晴的尸体,是在新乡生活村往松江方向去的一条公路上被发现的,尸体在壕沟边上,脖子上有勒痕,除此之外,大房的人再没有找到任何有用的信息。

    晓琴赶到现场后,冷漠地看着张晴的尸体,扭头冲着在地面上跑商的人问道:“你就看见了这个尸体,其他的啥也没看到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跑商的人点头回道:“我开车正常往松江方向走,大灯照出来路面上有个人,我就停车下去看了一眼,谁知道是个死人,他妈的晦气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谁看到啥情况了吗?”晓琴的弟弟,扭头冲着周围围观的人群喊了一声:“要是有跟我们说说,有现金奖励。怕不方便,回头单独找我也行。”

    围观群众基本都是新乡生活村周边的人,早都听说了王家内部搞破鞋,闹出了人命,所以根本没人愿意掺和这个事儿,只站在旁边看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姑,她这个尸体,我们带回去吗?”侄子在旁边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晓琴冷脸看了他一眼:“这种女人能进家门吗?不管她。”

    众人无言。

    “回去。”晓琴在确认了张晴已经死亡的情况下,内心的那股怨气已经压不住了。现场虽然没有任何指向性的信息,可她却认定了某种事实。

    王家的人来的快,去的也快,根本没碰张晴的尸体,只各自乘车离去。

    围观的人群驻足观看了一会,就也各自散了,而张晴的尸体依旧扔在壕沟边上,竟落得个暴尸街头的下场。

    岔路口上,小财拿着电话,低声冲老李说道:“人都散了,尸体没人管……要不,我等一会把人弄走埋了吧?”

    老李斟酌半晌:“不行,就放那儿。”

    小财听到这话,觉得老李有些不近人情,但也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我以为王家的人会把她弄走。”老李皱眉回道:“唉,送去了,现在就不能动,不然之前的事儿白干了。等两天,如果还没人管,我让黑街警司那边收尸。因为张晴跟王天南被杀的案子有关,他们出面比较合理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小财点头。

    “等反应吧。”老李扔下一句,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新乡生活村,三房大院内。

    王宗堂坐在主楼客厅中,脸色非常凝重地看着自己的几个亲兄弟,以及天字辈的子侄们。

    “大房那边的人走了,但张晴的尸体没动。”三房这边的天辉四叔,抬头冲王宗堂说道:“这是故意恶心咱们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不怕他们恶心,就怕他们没脑子。”王宗堂叹息一声说道:“原本我对王天南的死还抱有怀疑,心里觉得天辉有可能是失手把人打死了,但没跟我说实话。不过现在来看……是有人在王家内部出招啊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说?”四叔问。

    “很明显啊,张晴不是我们弄死的,也不可能是大房弄死的。”王宗堂挑着眉毛问道:“那你说,她是怎么死的,又为什么会死在了新乡这边?更神奇的是,我们接到了宝山雷子那边的电话,大房那边也接到了。在他们看来,张晴是唯一知道实情的,并且认定了天辉是失手打死了王天南。那她现在升天了,锅自然就甩到了我们身上,杀人灭口的嫌疑,是很难摆脱掉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沉默。

    “有个高人,在故意对王家出招。”王宗堂的智慧是毋庸置疑的,但他也不是神仙,不可能坐在家里就把所有事情脑补出来,所以他沉吟半晌分析道:“我觉得啊,王天南和张晴刚搞到一块,就被有心的人盯上了。闹不好……王天南是被外人打死的,对方怕事情漏了,所以又弄了张晴,顺道把锅甩给了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这样就麻烦了。”老二搓着珠子说道:“现在张晴没了,事情说不清楚了,大房那边肯定得要个交代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,你看咋弄?”老四问。

    王宗堂斟酌半晌:“等族长给我打电话吧。”

    “王宗翰还没回来呢,他到家了肯定不会善罢甘休。”老二眼神清明地看着王宗堂:“哥,咱们要不要早做打算啊?”

    王宗堂扭头看向了他,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我说直白点,如果大房咬住天辉不放,我估计即使是族长也不压住。”老二舔了舔嘴唇:“那到时候你怎么应对?”

    王宗堂非常上火地喝了口白开水,低头沉吟了半分钟后,才缓缓说道:“把库里的枪,都挨家挨户往下发一发,提前跟大家伙打好招呼。大房那边要是讲理,我肯定认打,因为王天南的死,多少是跟天辉有点关系的,咱家孩子不去闹,肯定就没这事儿了……但大房那边要是仗着有族长撑腰,硬要干点什么,我肯定不服他这个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去跟下面通通气儿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族长还是会压这事儿。”老四低声说道:“龙城地区能出的票数,咱们至少能占四成,现在又是王宗祥死活都要当首席议员的节骨眼,那老头子能让大房和三房这时候闹起来吗?他就是心里有不满,估计也不会这时候发作。”

    “老四说的有道理。”老二沉吟半晌,突然说道:“大哥,不行咱借着这个事儿,直接他们谈分家吧,这些年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王宗堂直接摆手,脸色凝重地说道:“不要再提这个分家的事儿。老头子能容忍你膨胀一些,但绝对不会允许你单干!咱三房要分家了,那其他几个房都学我们怎么办?看着王家散了吗?”

    众人无言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你行了,那只是表面上的,咱们这边有多大能量,老头子心里门清。”王宗堂再次说道:“以后不管是私下,还是公开场合,都不要再提这种话了。豪门大院没有秘密,明白吗?”

    众人点头。

    “行了,就按照刚才说的办,该跟下面通气通气,该打招呼打招呼,枪也尽快发下去。”王宗堂站起身:“分家是不分的,但欺负我们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众人起身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早上八点。

    王家大房长子,族长的亲儿子王宗翰从待规划区深处,历经数十个小时,才坐车赶回了家中。

    一进门,王宗翰连儿子的灵堂都没去,直接找到了族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