朋友(盟主更)

“上车啊,上车!”

    私家车内小佟扭头看着历战的方向,扯脖子吼道。

    他回来了,听到枪声回来了。

    近十年的同学情,友情,在这一刻无需表述更多,心中的种种顾虑,在听到枪声的那一刻都没了,所以他鬼使神差地回来了。

    小佟喊完之后,拿起警用配枪,左手降低车座高度,动作也极为专业的向后一仰,双手握枪搂火。

    “亢亢亢……!”

    车辆风挡玻璃,被一排子D打成了蜘蛛网状,匪徒越野车中暴起一团血雾。

    “他妈了个B的!”

    越野车内泛起一声怒骂,一名壮汉双手端着自D步,冲着后面的私家车就扫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哒哒哒……!”

    子D将私家车打的千疮百孔,小佟仰卧在座椅上,左手推了倒挡,右脚踩着油门,将车急速后退。

    街道上,历战端着枪,点射不远处跑来的匪徒,防止他们集火射击汽车轮胎。

    数秒钟的枪战,转瞬即逝。

    历战来到汽车旁边,弯腰钻进了副驾驶,扭头喊道:“走,走!”

    小佟猛然坐起时,左手调直座椅靠背,双手抡着方向盘,大脚轰油的在街道上画了个U型,随即向左侧街道方向逃窜。

    “亢亢亢!”

    正驾驶侧面的街道上,三名匪徒端着自D步,冲着汽车就是一通扫射。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私家车在街道上明显摇晃了一下后,直愣愣地冲进左侧道路,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“他妈的!”

    从燕北赶来的韩家头马之一的章天站在街道上,脸色阴沉地说道:“给递点的人打电话,看看他们往哪儿跑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车内。

    历战扭头看了一眼后方,语气急促地说道:“再往右绕一下,他们刚才所有车的车头方向都是冲右,从左边来的。”

    小佟没有回话,只闻声照做,

    历战回过身,低头拔出弹夹检查了一下,防止再次与匪徒遭遇。

    “……是……是大队长,肯定是他。”小佟呼吸急促地说道。

    历战闻声怔住。

    “地面上的人跟不上我的车,肯定是大队长让人搞了追踪……,”小佟脸色煞白地看着历战:“我车上或许有东西。”

    历战看着小佟的表情,立即追问道: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中枪了,两枪。”小佟眼圈通红地看着历战,声音颤抖地回道。

    历战怔住。

    “你下车,自己跑,不然他们还会追上来。”小佟嘴唇紫青地说道:“……我今天不该来找你,不然咱俩都不会出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别他妈说了,去医院!”历战伸手就要检查小佟的伤口。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用了,7.62近距离两枪透射胸腔……我……我没救了。”小佟说话间已经流出了眼泪:“你……你准备下车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他妈给我扯这个!”

    “小战,我不想回来……听到枪声也不想,可……可我还是没忍住……。”小佟双手握着方向盘,猛然踩了一脚刹车。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汽车停滞。

    “教官说,枪声一响,越犹豫的越大概率会出事儿。”小佟趴在方向盘上,鼻孔窜血:“我……我他妈就犹豫了……今天……我……我不该来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历战一枪把子砸在操控台上,精神崩溃:“怨我啊,我不该去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小佟意识模糊,下巴戳在方向盘上:“走……走啊!”

    历战看着他,浑身颤抖。

    “嗡嗡!”

    一阵汽车马达声响起,在街道口的方向。

    小佟在车内看着历战,声音颤抖:“……来……来了。”

    历战单手攥着钢枪,双眼凝望着小佟,缓缓推开了车门,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……走……!”小佟胸腔哗哗流血,整个人已经逐渐失去了意识。

    历战攥着拳头,猛然转身,快步消失在了胡同内。

    十几秒后。

    两台车停在了路边,章天拎着枪冲下来,透过碎裂的风挡玻璃往私家车内扫了一眼,随即拽开了车门。

    小佟双眼紧闭,已然没了呼吸。

    “他妈的!”

    章天咬牙骂了一句,沉默数秒后招呼道:“撤了。”

    一行人来的快,去的也快,匆匆消失在了街道上。

    车内,下定决心要撵历战走的小佟,在最关键的时候却又返了回来。他抱有无数的侥幸心理,只想救朋友一命,却没想到死的人会是自己。

    命运总喜欢捉弄这样毫无还手能力的普通人,偶然卷入进来的历战是这样,更为无辜的小佟更是这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黑街区马沟旁的天兰小区内,已经停滞了不下五十台汽车。

    有警司的,有警署的,更有今天参加招待宴的各种亲朋好友,他们在听说王天南出事儿了之后,全都赶了过来,观看情况。

    今日处境悲惨的人不少,其中有一位就是王宗祥。

    他上次刚刚宣布要参加竞选首席议员的时候,家里就发生了张晴和王天南搞破鞋的事件,而且宿舍楼还他妈着火了,引出了震惊九区的N起刑事大案。

    而今天王宗祥刚办招待宴,自己亲侄子王天南就被人打死在了这个莫名其妙的小区内。

    这种悲喜交加的情绪转换,差点没让王宗祥当场去世。

    招待宴显然已经无法进行了,噩耗也第一时间传回了龙城,大房一脉的人此刻全部火速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新元区工地内。

    王宗堂面色很冷的冲着王天辉喝问道:“是不是你干的?”

    王天辉眼神呆滞,神情木讷:“不……不是我干的,爸!”

    “你他妈从现场跑回来的,你说不是你干的?”王宗堂攥着拳头吼道:“你觉得谁能信?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小时后。

    内心无比自责的历战,悄然返回了小佟的死亡现场,站在阴暗的楼道内,低头向下方街道望去。

    “老公……老公……!”

    小佟的媳妇瘫坐在雪地上,情绪完全崩溃地吼着。她的哭声传遍了整个街道,也响彻在了历战心里。

    两个还不懂事儿的孩子,坐在车内,全部探头看向母亲那里,弱弱的冲着反恐大队的人问道:“我……我爸爸怎么了?”

    历战流着眼泪,刚要离去,就见到反恐大队的大队长迈步下了汽车。他沉默半晌,缓缓掏出了手机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晚上已发三章,11点前还有三章,大家稍安勿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