铁血战士,火力全开

卧室中,历战缓缓放下杂物袋,右手从怀里掏出了军匕。

    他抢的枪早在胡同乱战结束时就没了子D,与其他物品一并弃了,现在手里就一把在这屋里找到的军匕。

    脚步声越来越近,越来越急促,历战屏息听着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楼上,去楼上看看。”门外传来声音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历战一脚挑飞摆在门口处的杂物袋,砸在了最前面人影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在卧室!”人影瞬间后退着喊道。

    历战知道自己被憋在屋内,肯定就没了还手的机会,所以一步迈出去,左手扯住对方的胳膊,右手反攥着匕首迅速上下一挑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走廊内鲜血弥漫,军匕一上一下划动,将对方持枪手腕割裂,枪械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历战没有弯腰去捡枪械,而是用肩膀顶着对方的胸口,弯腰往前猛冲,右臂爆发力极强的再次上下挥动军匕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历战推着对方的身体,宛若骑在对方身上,两刀扎穿他的脖子,左手使劲儿往前一推他,随即后退,右脚踩着匪徒掉下的枪械上,往屋内一勾,枪直接在地面上滑进了屋里。

    历战弯腰躲回室内,右手刀换到左手,只一伸胳膊就将地面上的枪捡了起来。

    咕咚一声闷响,被历战捅了四刀的人当场倒地。

    “他妈的,那小子在卧室!”走廊内有男子吼了一声。

    历战竖耳听着外面的动静,感觉后门处脚步声更加嘈杂,像是有更多的人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间一楼的卧室是有窗户的,但外面焊死了防盗护栏,历战一时半会肯定冲不出去。

    冷静的历战第一时间选择了往外打,因为他怕对方有雷灌进屋内,自己肯定是活不了的。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枪声爆响,历战探头一枪打在了走廊左侧一人的身上,但他只趔趄着后退一步,就要再往前冲。

    “亢亢!”

    历战闪电般调整射击角度,压低枪口,再次探头往外打了两枪。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一人腿部和大腿中弹,仰面跌倒。

    历战回过头,收起军匕就要拽倒屋里的立柜,推出门外替自己拦路,但一转身就见到窗口有人影闪过。

    “亢亢!”

    历战回头就是两枪,击碎了窗户玻璃,惊退了人影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历战收了军匕,单手举起起码六七十斤重的床头柜,两步窜到了门口,直接扔向走廊。

    “亢亢亢!”

    走廊内枪声乱响,历战硬着头皮冲出了室内,刚要往正门方向跑,左侧后肋部瞬间飙血,子D穿透皮肤,直接射了出去。

    历战只稍稍停顿一下,拔腿就跑向了正门口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两扇遮挡着正门落地窗的卷帘门,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抬起,紧跟着数根铁棍子,直接砸碎落地窗,四五个人影拎着长枪,短枪已经准备冲进室内。

    历战脚步停滞,回头扫了一眼走廊,又看了一眼前面,此刻往二楼跑已经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向左侧迈步,历战躲在了客厅的立柜侧面,却没有防御落地窗方向,而是直接将枪口对准了后门走廊。

    “哗啦啦!”

    四五名穿着防弹马甲的悍匪,从碎裂的落地窗外硬钻了进来,迈步就往前冲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历战左手抓进立柜最顶端的缝隙中,突兀间往前一拽。

    “吱嘎嘎!”

    立柜底部发出酸牙的声响,前后晃悠了一下后,轰然向客厅中央倒塌。

    “卧槽!”

    最左侧的人影惊呼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立柜倒下,对方两人抬起手臂挡着脑袋,当场被砸在了下面。

    “亢亢亢……!”

    立柜倒下去的那一瞬间,历战回过头,对着走廊口将剩下的子D全部打光,将匪徒暂压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在这儿呢!”

    “CNM的,给你自动步,你会用吗?!”历战将空枪砸在了右侧一人的脑袋上,左手攥着军匕,身体弓着向前,一刀抹脖。

    对方仓促间本能向左侧闪躲。

    历战一刀扎空,军匕在左手中横甩了一下,变成了反攥式,随即左臂猛然往回一拉。

    “撕拉!”

    锋利的军匕一闪而过,匪徒的脖子被割开了一半,踉跄着就要向后倒去。

    历战没有马上夺枪,而是用肩膀扛住了他的身体,拱着往前推了两步。

    一排子D打过来,脖子被割裂的匪徒,胸前防弹衣上被打的全是枪眼儿。历战扔掉刀,双手拿过他的自D步,拇指划动,瞬间把它调成了单点模式。

    “亢亢!”

    两声清脆的枪响泛起,躲在正门处另一个立柜旁的匪徒胳膊和右腿中弹倒地。

    历战用肩膀顶开身前的尸体,迈步顺着落地窗就逃到了室外。

    街道上,左右两侧非常空旷,小区口和对行街道上,停了六台车,其中有两台又下来了七八个人。

    历战后侧左肋的伤口,正止不住地流着鲜血,将他的裤子和衣衫全部浸湿。

    门市房内还有人,听脚步声判断,几乎已经全部进入客厅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历战没有管远处跑来的马仔,而是转身,弯腰,用跪射姿态,冲着屋内单点数枪。

    惨叫声泛起,屋里脚步声更加凌乱,听声音是在向四周散去。

    历战咬牙站起身,左手在前,右手在后,端着自动步冲着远处跑来的人腰射。

    他的习惯非常特别,跟叶子枭,吴天胤,甚至齐麟,以及耀光的兄弟都不一样,自动步端在手里只喜欢单发点射,但却打的极准。从屋内冲突开始到现在,他除了压制性射击外,几乎枪枪见血。

    街道上。

    历战一人接火远处的六七名悍匪,击倒两人,击伤三人。

    “CNM的,这么生吗?!”

    坐在车里的韩非马仔,瞪着眼珠子骂道:“开车给我撞过去,我他妈就要看看他是不是刀枪不入!”

    “嗡嗡!”

    话音落,两台汽车突然启动,从两个方向撞了过来。

    历战在搂火时,一直是按照此型号自D步的最大装弹量,来估算自己还有多少余弹的。而当汽车开过来的时候,他知道自己的弹药已经不多了。

    人不可能跑过四个轮子的汽车,而且是前后左右都有人,周围遮挡物极少的情况下。

    历战绝望地靠在一间门面店的墙垛子后面,心已经彻底凉了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街道上突然泛起一声爆响,一台私家车从左侧冲来,直接撞开了匪徒的越野。

    末路杀神,猛然扭头看向了街道中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