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顿酒

房间内,老李飘然离去,他带来的两个人动作极为利落且思路清晰的在处理着现场。

    地上,王天南脸颊上全是鲜血,头骨龟裂,死状极惨,而王天辉则是昏迷着倒在床边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两三分钟的功夫,两名老雷子静悄悄地离开房间,摘掉脚上的鞋套,脱掉防雨绸面料的外套,也快步下了楼。

    楼下。

    张晴坐在车内,浑身颤抖的冲老李问道:“什……什么时候给我钱,我要走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还不能走,再等等。”老李吸着烟,轻飘飘地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张晴本想坚持着与他争辩一句,可当她抬起头,看到老李面无表情的侧脸时,却没有了再说话的勇气。

    数十秒后,两名老雷子返回,开车载着老李和张晴悄然离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门市房内。

    历战坐在火盆旁边,背靠着墙壁,正在摆弄着手机。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一声轻微的推门声响起,历战猛然抬起头,双眼扫向了楼梯方向。

    “是我,你在哪儿?”小佟询问声响起。

    历战松了口气,缓缓起身来到楼梯口,轻声呼唤道:“在楼上。”

    小佟顺手锁死后门,快步来到了二楼:“你吃过东西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还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我买了一些热的,坐下吃点。”小佟将手里的快餐袋子放在了地上,从兜里掏出两张新的不记名手机卡:“给你,你拿着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历战一笑,弯腰坐在铺垫上,借着火盆的光亮,就更换了新的手机卡。

    小佟将食品袋子里的油纸抽出来铺在地上,摆好了四个硬菜,两盒米饭,还有一瓶白酒。

    历战愣了一下:“呵呵,你带还酒了?”

    “喝点,暖和暖和。”小佟用牙咬开瓶盖,撕下一角餐盒,往里倒了大约二两白酒:“没杯子,凑合喝吧。”

    “来,整吧!”

    历战放下手机,就与小佟一同喝起了酒,吃起了菜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为什么,今天俩人相处的氛围有些奇怪,席间两人很少交流,只闷头吃菜,大口大口喝酒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,历战将餐盒里的酒喝了干净,借着火盆的光亮抬头扫了一眼小佟:“你是不是有事儿跟我说啊?”

    小佟一怔:“没有啊。”

    “啊。”历战点了点头,没再吭声。

    “再喝点?”小佟擦了擦嘴角,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酒量,再喝就得睡觉,叫都叫不醒了。”历战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小佟攥着酒瓶子的右手略微有点颤抖,低着头,突然说了一句:“哥们,你走吧!”

    这一句你走吧,包含了太多的隐性含义。

    历战秒懂了小佟的意思,几乎没有停顿地回道:“好,我走。”

    小佟始终低着头,声音沙哑地说道:“兄弟,今天开元区警司的人来大队了,他们说你杀了两个人,黑白两道的都在找你。我的情况你知道,有老婆有孩子,还有个老妈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小佟,你能收留我这两天,我已经很感激了。”历战立马出声打断道:“其它的就别说了,不然我就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了。你说的我都懂,谢谢你这顿酒。”

    小佟的状况,历战是非常清楚的。他爸最早在九区内做生意,虽然干的规模不算大,可去世后也给他留了一些家底儿。再加上小佟目前在事业上也还算顺利,有一定晋升空间,并且老婆贤惠,儿女可爱听话,所以他在这个时代,活得很滋润,很幸福。

    小佟不想掺和到一件自己无法掌控的事儿里,更不想影响到现在的生活,所以他撵历战走,也是无可厚非的。

    历战缓缓站起身,伸手拿起军大衣,就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小佟抬臂拦了历战一下:“院里小超市的人看见我了,我先走,你晚点离开。”

    历战点头:“行。”

    “唉,生活啊,把我们身上的一切都磨没了……。”小佟叹息一声,眼圈通红地举起白酒瓶,仰脖又喝了几大口。

    十来分钟后。

    小佟满身酒气地走到了后门,背对着历战停顿一下,才猛然推门离去。

    历战站在二楼台阶上,呆愣了好一会,才回到火盆旁,拿起剩下的那二两白酒,一口气喝了干净。

    “当啷!”

    历战擦了擦嘴角,将酒瓶子扔进纸壳箱子内,弯腰开始收拾起了屋内的生活用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特战旅的临时办公室中。

    秦禹一边吃着饭,一边拿着电话冲林憨憨问道:“你在那边还适应吗?”

    “不太适应,东西超级难吃,天天刮大风,下大雪……都快折腾死我了。”林憨憨长叹一声说道:“不过日子过得还蛮充实的。”

    “实在扛不住就回来吧。”秦禹笑着回应道:“你不在的日子,我也憋得够呛。”

    “滚远点,傻批!”林憨憨娇羞地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二人正在相互调戏之时,房门突然被推开,朱伟急匆匆地走进来说道:“老弟,天大的新闻!”

    “咋了?”秦禹抬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王天南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秦禹猛然站起:“死了,咋回事儿啊?”

    “目前还不清楚,但死亡地点是在我们辖区,咱的人已经到现场了,初步判断是被故意杀害。”朱伟回。

    “媳妇,我先不跟你说了,有案子了。”秦禹匆匆挂断电话,抬头看着朱伟说道:“快,给现场打电话,问问情况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门市房内。

    历战将屋里自己生活过的细节全部清理了干净后,才穿上军大衣,提着袋子准备离去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后门处泛起一声轻响。

    历战喝了酒,听的不是很真切,只本能的往后门方向靠了靠。

    “吱嘎,吱嘎!”

    紧跟着,房门处又传来了两声酸牙的声响。

    有人在撬门。

    历战瞬间清醒,右手提着袋子,用后背轻顶开卧室的房门,藏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很重的开门声响起,门外传来了凌乱的脚步声,历战躲在屋内判断,至少有三四个人,而且都故意压轻了脚步。

    他妈的,

    怎么会有人来?!

    历战脑中瞬间想起了小佟的身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