导火线

车上。

    王宗堂扫了一眼来电显示后,眯着眼睛按了接听键:“喂?大爷。”

    “小辉到底在不在现场?”族长十分干脆地喝问道。

    王宗堂沉默了一下:“在,但天南的死跟他没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在就没说的了,你把孩子领到我这儿来,马上!”族长不容置疑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回新乡了。”王宗堂思考一下应道:“我现在正往回赶,我会把人带过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嘟嘟!”

    族长直接挂断了电话,多一个字都没有说。

    王宗堂看着手机,内心升起一股极其不好的预感,王天南死的这个节骨眼太微妙了。

    王宗祥第一次宣布要正式竞选议员,张晴和王天南的事儿就被捅开了。而今天大房那边刚办招待宴,王天南却他妈的莫名其妙的被杀了。

    两次事件,带起矛盾的张晴,疑似杀人犯的天辉,都跟三房有着非常直接的关系。

    那这会不会让族长多想呢?

    王宗堂很了解自己的儿子,他很闷,很稳,也懂得隐忍和谦让。这样的性格看着确实存在很强的报复可能,但刚才他和天辉有过一次对话,王宗堂在儿子的眼睛里,没有看到撒谎的神色。

    可这种感觉只有父亲能有,其他人能懂吗?在别人眼里,天辉目前的嫌疑是最大的,也是最有动机的,那死了人的大房,会因为你王宗堂会看儿子的眼神,就相信这事儿跟天辉没关系吗?

    王宗堂松了松领口,表情极为凝重地思考着。

    大约一个小时后。

    汽车抵达新乡王家,王宗堂摆手召唤着司机吩咐道:“给工地那边打个电话,让咱家的人都撤回来。跟村里的人也打个招呼,最近两天不要可哪儿乱走,都给我跟家里待着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。”司机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说完,王宗堂迈步走进大院,见到媳妇神情有些慌乱地跑了过来:“天南的事儿,咋扯到咱儿子身上了?会有事儿吗?”

    “你甭管了,我去跟天辉说两句话。”王宗堂不耐烦地摆了摆手,迈步就走进了天辉那边的院里。

    又过了半个小时,王宗堂的几个亲兄弟,以及天字辈的孩子,全部开车赶到了新乡,进了王家大院。

    天辉房间内,王宗堂和几个兄弟坐在椅子上,都面无表情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这是家里,你瞒着没用,”二叔皱眉喝问道:“天南到底是不是你弄死的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天辉摇头应道:“我就拿撬棍打了他几下,根本没打到要害,然后我就被张晴从后面拿铁棒子打晕了……后来就啥也不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二叔闻声看向王宗堂:“这个张晴没抓到?”

    “嗯,跑了。”王宗堂点头。

    “他妈的,这个事情有点怪啊。”老四吸着烟,眉头紧皱地说道:“天辉两次堵到这对狗男女,却都让一个女的跑了,这有点不对路啊。”

    “天辉,你说实话,真不是你干的?”二叔又问。

    “叔,我真没杀他!”天辉双眼含泪地回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小辉干的,那说明有人带大房和咱们这边的矛盾。”二叔目光如炬地说道:“小晴是关键!”

    “是得找这个女的。”王宗堂点头。

    “大房那边怎么说?”老三问。

    “让我带着小辉过去。”王宗堂扭头询问道:“你说我要过去吗?”

    “扯淡呢!”老三毫不犹豫地摇头:“咱们能信小辉,大房那边能信吗?说句难听的,这种他妈搞破鞋的事儿,引起命案也不是啥新鲜事了,小辉又确实去过现场,那万一解释不清楚,大房那边要动他怎么办?”

    王宗堂沉默。

    室内,灯光明亮,三房的骨干坐在一块,彻夜商谈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日,早上十点多钟。

    王天南的母亲领着大房那边的宗亲,开了二三十台车赶到了新乡。

    车队在三房大院门前缓缓停滞,数十号人一同下了汽车。

    王天南的母亲走在最前面,脸色煞白地冲进了大门内:“王天辉,你给我出来!”

    数十人站在这个女人的身后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王天辉,你出来!!”

    怒吼声传遍大院,三房的人闻讯赶了出来,数十号人一同来到了正院。

    “去去,都别跟这堵着。”

    王宗堂皱眉推开了人群,迈步来到最前面,看着王天南的母亲说道:“晓琴啊,有事儿屋里说啊,别在这儿大喊大叫的。”

    “说他妈什么说?!”

    晓琴双眼含泪,攥着拳头吼道:“我不跟你们说,你叫王天辉出来,咱们去龙城族长那儿。”

    “事儿还没弄清楚,你别喊,我们屋里谈谈行吗?”王宗堂知道这事儿跟儿子撇不清关系,即使他没有杀人,但王天南也算间接死在了他的手上,所以只能姿态很低地说道:“别喊,让外人听到了笑话。”

    “我儿子都没了,我还怕别人笑话吗?”晓琴指着王宗堂吼道:“王宗堂,我没啥跟你谈的,把你儿子领出来,咱们去族长那儿!”

    “现在事情还没弄清楚,你大喊大叫的有啥用?”天辉二叔背手说道:“能不能冷静点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没的不是你儿子,你他妈当然冷静了!”晓琴一把推开二叔,咬牙就往院里冲:“王天辉,你他妈给我出来!”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啊?你看见我家天辉杀人了咋地?!”王天辉的母亲也急了,挡在前面吼道:“我们说不去了吗?你怎么不讲道理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他妈别碰我姐,松开!”晓琴的亲弟弟冲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你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别他妈动手!”

    一方死了孩子,情绪根本不可能平复,而另一方不想让孩子置身于危险之中,更不可能看着大房这么多人,冲进院内把人带走,所以双方犟了几句,就撕扯在了一块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松开!”晓琴指着天辉的母亲,面色狰狞地吼道。

    “你别在这儿撒野,这不是你大房。”

    “我CNM!”晓琴怒急,一个嘴巴子就抽在了天辉母亲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王宗堂也急眼了,一把推开晓琴吼道:“你在这儿再耍泼一个试试?!”

    这话本来就是一句呵斥,但没想到的是门外瞬间冲进来十几个汉子,全部拎着长枪。

    “CNM的,这是新乡不是龙城。你们要干什么?都给我滚!”带队的青年是三房圈养的马仔,进院后直接打开了枪械保险。

    大房的人回头一看,全部怔住。

    枪支上,子D上膛,一切都不一样了,统治龙城地区二十年的王家在这一刻发生了巨变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市区内。

    历战在桥洞子下面,再次清理了一下后侧左肋的伤口,右脸和肩膀夹着电话说道:“我这儿响了,你就动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听我一句劝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事儿你劝不住,就这样。”历战扔下一句,直接挂断手机,起身离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