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爱的,别哭

豪门大院里多故事,尤其是他妈这种搞破鞋的故事。

    自从王天南和张晴的事儿漏了之后,整个龙城地区就充斥着各种二人之间的谣言。什么族长把这事儿压下来了,让三房不要吭声;什么王天辉为了新元区工地项目,其实是把张晴偷着送给自己大哥了;还有什么张晴已经怀孕了,王天南在市里整了个房子养着她呢……

    总之,谣言这东西就跟细菌一样,你再牛B的消毒液,也不可能完全把它清除干净,因为民众的嘴你是永远堵不住的。况且这个事儿,好像还是从王家里面先传出来的,那周边的老百姓自然就喜闻乐见,当成谈资了。

    待规划区嘛,鱼龙混杂,就爱研究这点事儿。

    酒店的走廊内,喝了大酒的王天辉,听到众人的议论,瞬间一股热血涌上了心头。

    是个男人都忍受不了这样的背后议论,更何况在王天辉的眼里,族长对这事儿的处理本身就有失公允。说是让王天南把张晴找到杀了,可现在也不了了之了。

    张晴只要一天没死,那这个谣言就永远存在!

    王天辉也是个血气方刚的小伙,而且在三房那边也是众星捧月的公子哥角色,对方一再凌辱他的人格,这绝对是无法忍受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三分钟后。

    王天辉阴着脸,步伐踉跄地走到了大厅中,张嘴冲着一名王家的人问道:“你看见王天南了吗?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我问你看见王天南了吗?”王天辉咬牙喝问道。

    “啊,看见了啊,他在门口跟一大帮人聊天呢。咋了啊,天辉?”对方问。

    王天辉扫了他一眼,一句话都没有多说,摇摇晃晃的就冲到了门口。

    门外的台阶上。

    人群已经散去,温北梁送着市议会的几名领导,已经去了酒店后侧的停车场,而王天南则是站在汽车边上,摆手吼道:“我有点事儿,一会回来,你在这边帮温叔送送客人啥的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台阶下面一名青年摆手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王天南站在道路对面,弯腰坐进了车内。

    门口处,刚才原本要冲下去的王天辉,见天南急匆匆地上了汽车后,稍稍怔了一下,随即才推开玻璃门走出去。

    酒店内,灯火通明,王家人忙碌地应酬着。

    街道上,王天南开车离去,内心悸动。

    爱情,它又回来了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约四十分钟后。

    王天南驾车赶到了黑街区马沟旁边的天兰小区,急匆匆地锁上车门后,拿着电话问道:“你吃点东西不?我给你带上去。哎呀,别哭了,我这不到了吗?行,等我上去再说吧……。”

    小区外围。

    一台汽车内,一名中年吸着烟,拿着电话问道:“是一个人出来的吗?好,那你让咱酒店旁边的人撤了吧……对,他一个出来的,那就用不上了。”

    小区楼内。

    王天南气喘吁吁地来到六层,伸手敲了敲门。

    过了一小会,门内传来询问声:“谁啊?”

    “开门,我是天南。”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房门从里面被推开,张晴怔怔地看着天南,双眼红肿。

    朝思暮想的人啊,就在眼前,王天南铁汉柔情地伸出了手指,擦了擦对方的眼角:“别哭了,宝贝!”

    话音落,王天南推着张晴走进室内,用脚后跟勾上房门,一把搂过她说道:“没事儿了,家里那边都没事儿了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天南,我真的好怕。”

    “别怕了,走走,我们里面说。”

    王天南哄着张晴,慢步来到房间里侧,跟她一同坐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“别哭了,宝贝。”王天南搂着她的脖颈,轻声说道:“这几天我都想好了,我先给你拿几万块钱,你在市里租一个好一点的房子,等事情淡一点,我就跟家里说来松江帮宗祥叔的事儿。到时候……咱俩好好过日子。”

    张晴扭头看向王天南:“……那……那小丽呢?”

    “我跟她没感情,离婚就他妈离婚吧。”王天南毫不犹豫地说道:“王家这么多男丁,也不用非得让我去搞联姻。而且我俩也没孩子,好散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还是担心天辉那边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用担心。我跟你说,三房那边重利,尤其是宗堂叔,他比猴都精。”王天南撇嘴说道:“因为你的事儿,我们这边把新元区工地都让出去了,他们那边都乐得不行。”

    张晴闻声依靠在王天南身侧:“现在没人能管我了,我只有你了,天南。”

    王天南此刻已经把族长要杀张晴的事儿彻底抛在了脑后,他内心抱有极大的侥幸心理,以为只要自己这边能瞒住,那就没人知道他在外面包养着张晴……

    而且就算未来有一天,风漏了出去,王天南不得不下杀手,那起码这段日子,他是快乐的……是拥有过的。

    “小晴,你就放心,只要有我在,你就啥事儿都不会有……。”王天南用手托起张晴的下巴,眯着眼睛说道:“跟着我,我会对你好的。”

    张晴看着他,双眸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。

    王天南咕咚一声把张晴放倒,就准备要办正事儿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突兀间,门外泛起一声巨响。

    “卧槽,什么动静?!”王天南猛然起身。

    小晴衣衫凌乱,眼神怯怯地看向门口:“我这里没人知道啊。”

    王天南一怔,起身就走向了门口:“你别动,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门外再次传来了一声巨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市区内。

    历战坐在漆黑无比的门市房中,正喝着酒,思考着事情。

    “滴玲玲!”

    一阵电话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喂?小佟。”历战按了接听键。

    “你在门市房吗?我过去找你,有点事儿说。”小佟问。

    “在啊。”历战点头。

    “行,那你等我吧,我大概二十多分钟就到。”

    “好,路上你再帮我买两张不记名电话卡。”历战嘱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行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二人结束了通话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市区某街道上的汽车上,走下来三名戴着鸭舌帽,穿着防雨绸面料衣物的男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