灵魂考验

晚上。

    老李,牛海,老猫三人在市区内吃完饭后,爷仨很有默契地去嗨皮了一下,并且在路上把正事儿的细节敲定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天内,老猫先是找了媒体关系,又带着刘子叔等人在区内买了不少物资,准备开始活动这个事儿。而在这期间让老猫意外的是,当他钱花得差不多的时候,老李却偷偷给了他足有两百万的现款。

    这让老猫很惊讶,因为他一直感觉老李没啥存货。虽然他当过司长和首席议员,但他也一直都是属于那种事业心很强的人,对于贪污腐败兴趣不大。虽然平时避免不了的要拿别人一些东西,可也都非常适量,所以老猫一直以为他没有多少存款。不过现在到了关键时刻,这老家伙一出手就是两百万。

    为此老猫也挺担忧,一直追问老李的钱是从哪儿来的,是不是偷着拿学院那边的资助了。而老李却很淡然地说道:“我在体制内混了这么久,能没有两个可以动钱的朋友吗?你放心用,钱是不会有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老李这么说,老猫才算放下心来,当天晚上就请了媒体朋友出去嫖了一下,花了两万多……

    物资采购的差不多了,媒体这边也安排好了,老猫才给牛海打电话,约定好了捐助的时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。

    老猫在忙着帮老李洗白人设,悄然运作民众基础的时候,王天南却意外地迎来了灵魂和人性上的考验。

    天辉带着工人进区,主要负责的是道路承建,每天干活的地点不固定,所以他很少在装有建材的工地和工棚待着,几乎全天外出跑事儿,现场监督。而跟他一块来的媳妇张晴则是负责管账这一块。不过说是管财务,但实际上她也没上过学,也没有这方面的经验,所以天辉本意就是带她过来躲个清闲,也没有真指望着她能帮啥忙。

    但万万没想到的是,这个张晴为人还挺好强,在财务室待了几天,不但一点“少奶奶”的架子都没有,反而主动学习,与其他同事交流,一来一去混的人缘还不错。

    这天中午。

    张晴吃过饭,拿着财务室的电话给王天南拨了一个:“喂,天南嘛?”

    “啊,有事儿啊?”王天南夹着电话,玩着电脑问道。

    “哦,我这有一组进料的票子需要你签字,财务才能放款,你这会有时间吗?”张晴捋着发梢,声音软绵绵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没空,弄东西呢,下午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我去洗个澡,下午上班的时候去你那里。”

    “行,你来我办公室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嗯,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说完,二人结束了电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张晴是一个很爱干净的女人,尤其是在工地这种地方,只要出门转一圈,那身上就全是灰。所以她中午闲着没事儿,就回住所洗了个澡,等到下午一点多的时候,才拿着票据去了王天南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!”

    一阵敲门声响起,王天南吸着烟喊道:“进!”

    张晴推门进入,笑容灿烂地说道:“我来批个票子。”

    下午阳光充足,金黄的光芒从玻璃窗外折射进来,宛若聚光灯一般照耀在了张晴的身上。她俏脸红润,皮肤白皙得宛若透明一般。这种风情在满是糙汉子的工地上,无异于一只惹人怜爱的小白兔掉到了狼群堆里那般扎眼。

    王天南自从上次被干了,几乎就没怎么跟韩非出去花天酒地了。再加上工地的事儿也挺忙,他自己也没空出去瞎扯淡,晚间的各种小节目,也只能跟黑铁塔一般的媳妇糊弄糊弄,所以他抬头看见张晴时有些发呆。

    “看啥呢?”张晴好奇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啊,没事儿。”王天南回过神来,摆手招呼道:“来,来,过来说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张晴走过去,捋着还未完全干透的发梢,摊开票据说道:“建材商那边,说这些都是今天要结算的。”

    王天南闻着张晴身上的味道,有点心不在焉地扫了一遍票据,低头耐心地解释道:“天辉那边用料的货款,先不用给他们结。我们是甲方,可以压他们半个月。你搞财务态度强势点,不用对这帮人客气。”

    “哦,哦,他们送过来了,我以为今天就得全结呢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不用,把之前两期的货款给他们算了就行。”王天南抽出一部分票据,低头签上自己的名字后说道:“这些你回去给财务老郭,让他放款就行,剩下的压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?好的。”张晴乖巧点头,低头拿着签好字的票据时,胳膊肘无意中碰触到了天南,后者汗毛都立起来了:“那我一会回去给建材那边打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嗯,好。”王天南瞧着张晴,木了吧唧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行,那我先走了,天南。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好,你去吧。”王天南呆呆地点头。

    “哎,对了,我给天辉带了一些辣酱,回头给你拿来点,很好吃的。”张晴甜甜一笑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王天南目送对方离开,右手不自觉地放在裤裆上,将偏离轨道的东西重新摆正:“咋说两句话,就硬邦邦了呢……!”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话音落,房门粗暴地弹开,黑铁塔走进来喊道:“天南呐,区议会大院的料不够了,你赶紧下啊!”

    王天南回过神来,皱眉应道:“行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天天往这儿一坐干啥呢,当老太爷呢?”黑铁塔表情不满地训斥道:“这点事儿还得用人催吗,你倒是上点心啊?!”

    “别磨叽了。”王天南脑壳疼地回道。

    “哦,对了,明天我要回家一趟,我表姐结婚,你跟我去买一双高跟鞋呗。”黑铁塔顺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嗯,我跟你去。”

    “行,你别忘了下料昂,我去工地看看。”黑铁塔扔下一句,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王天南看着她的背影,表情无语地骂道:“脚比我都大,你穿尼玛的高跟鞋!”

    话音落,王天南躺在老板椅上,再次扣了扣裤裆骂道:“瞬间没感觉了。他妈的,这是个欲望的杀手啊……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