竞选的秀场

上午,江南区议会旁边的茶馆内,老猫摘掉帽子,大咧咧地坐在椅子上说道:“干什么啊,这么急着找我?”

    “有点事儿要交给你去办。”老李最近忙得很,手里有一大堆事儿要处理,所以也没跟他扯闲话,只直奔主题地说道:“我在江南区有一个朋友,他帮我在区外拉了几个小生活村的民众,我觉得很有点,可以操作一下,你去办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有点,有什么点?”老猫挺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,”老李正襟危坐,轻声问道:“三大区刚建的时候,区外有核辐泄露,这你知道吧?”

    “这我知道啊。”老猫立即接道:“气候刚变的时候,边境线的核试验基地不是爆过吗?”

    老李沉吟半晌,摇头回道:“说啥的都有,是不是气候引起的核泄露,现在谁也说不清楚了。但那时候为了控制核辐区,周边都是要拉警戒线和建造警示塔的,而我这个江南区的朋友,当时就在建设署当司长,所以这个活儿就落到了他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卧槽,这是个送命的活儿啊,你的朋友为什么都这么幸运?”老猫说话的风格主要体现在没正行上。

    “别扯淡!”老李骂了一句,皱眉继续说道:“当时我这个朋友手里没工人,就去了区外的生活村敛人,硬着头皮,拿着预算把这个活儿给干了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老猫问。

    “……核辐区对人身体是有影响的,再加上工人在那边干了半年多,结果可想而知啊。”老李话语委婉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这活儿挺损啊。”老猫斜眼说道:“你这个朋友也不是啥好东西,区内的人忽悠不动,就去忽悠区外啥也不懂的。”

    “人回来的不多,而且都有后遗症,生孩子都畸形。”老李叹息一声说道:“所以我这个朋友,也挺内疚的,干完这个活儿,在司长的位置上待了一年多就下来了。不过好在他堂弟在区外,有一些民众基础,再加上政F也没少赔钱,区外的民众也没有撵着告,这事儿也就不了了之了。”

    老猫脸色变得严肃,静静听着。

    “这次新区扩建,有一百五十万个居留权的名额,我这个朋友知道我要选首席议员,就找到了我。”老李轻声说道:“他想把这几个生活村的民众,都弄到松江来,毕竟区内有最起码的福利保障,如果弄成了,他多少也算为这几个生活村的民众干了点事儿。人老了嘛,年轻时候干的一些违心事儿,总会缠着你,不解开……心里总过不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的意思是?”老猫有点没太懂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从道理上来讲,我是不愿意掺和这个事儿的。”老李很冷静地说道:“因为这几个生活村的民众加一块,也就万八千人,都拉拢过来,也就万八千票,对竞选大局没啥影响。而现在这个居留权的事儿,也有专门的监察组盯着,想私下运作也挺难的,综合来看,这事儿性价比不高。”

    老猫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不过我前一段时间,特意去了一下这几个生活村,到处看了一眼,唉,他们那儿真挺惨的。”老李拧着眉毛说道:“女人,老人,孩子多,劳动力非常少,地理位置又在边春很偏的地方,采购点东西都得走十几个公里。几个村的花销,全部都是家中来区内务工的青壮年承担……活得非常难,所以我思考了一下,觉得这事儿如果能对咱们有利一些,还能积点德,也不是完全不能干。”

    老猫听到这话,心里有些不舒服地问道:“你打算怎么利用这帮民众啊?”

    老李像是看着弱智一样看着他,轻声说道:“因为这几个生活村的人很惨,所以它就有点。你出面,帮我在这些村子做点捐助,做点秀,我找人跟市议会提议,为民请愿,请求给予这几个村子全额永久居留权。咱再找媒体烘托一下这个事儿,让普通民众和上层的关注度放在这儿,居留权的问题自然就解决了啊!普通民众有了同情,上层自然就会同情,所以在这样几个特殊的生活村上释放一些特权,是无伤大雅的,反而政F还会在民众那儿买个好。”

    老猫沉默。

    “你去帮我搞这个事儿,我的关注度自然就上来了。”老李面无表情地说道:“当所有首席议员的竞选人,全部在拉拢大家族,大生活村的时候,我却把热心放在了弱势群体中的弱势群体,那自然会显得不一样。这几个生活村的民众解决了居留权的问题,我也混了个好名,能洗洗以前的事儿,这就是双赢啊。”

    老猫看着如此冷静且淡然的亲叔叔,满脸无语地说道:“事儿是这么个事儿,但你这么说出来,我心里总觉得不得劲。”

    “政治场上是没有温度的。能双赢,各取所需,就已经是不错的结果了。如果你能在达到目的的同时,还干了点人事儿,那就很有德行了啊。”老李歪脖看着侄子说道:“你不能总是太过理想化,要务实一些。我用的方法看着有些功利,可我切身解决了民众实际问题,你能说我不是好官吗?”

    老猫听到这话语塞。

    “这事儿就交给你去干了,有问题吗?”老李问。

    老猫沉吟许久后,被老李说服:“没有,我能干。”

    “一会我那个朋友过来,咱们聊一聊。”老李轻声提点道:“他叫牛海,你叫牛叔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老猫端起茶杯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间。

    拉着工人的卡车开进了新元区王家的承建工地,天辉从越野车内跳了下来,摆手喊道:“来来,都下来吧,先清点一下人数,再分工棚。”

    十几台车一进来,工地瞬间热闹了起来。前段时间负伤刚好的王天南,跟着温北梁,王宗祥等人一块出来迎接。

    “动作挺快啊,第一趟就拉了这么多工人过来。”王天南走过来,龇牙冲天辉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下午我就忙这个事儿来着。”王天辉回了一句后,扭头冲着温北梁和王宗祥叫道:“叔!”

    “呵呵,小晴也来了?”王宗祥冲着天辉点了点头,无意中注意到了他小媳妇。

    “叔。”小晴怯怯地冲王宗祥打了个招呼。

    话音落,王天南和温北梁也扭头看向了小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