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好的朋友

历战在反恐大队的朋友并不算太多,平时闲着没事儿,虽然也跟圈里的几个人吃吃喝喝,但那也仅限于酒肉上的交流,应酬的意味居多,但唯独他跟小佟的感情基础不太一样。二人是警校的同期同学,后来又分到了一个大队,性格趣味也相投,所以关系处的极好,不然历战也不会在这个时候找他。

    小佟询问历战是不是有事儿瞒着自己,明显心里是有些担忧的。而历战如果这时候不说实话,还在人家这里住,那很可能会让朋友间产生隔阂,所以他斟酌再三,才轻声回道:“……我无意中撞到了一件事儿上,可能跟新元区首席议员的选举有关,牵扯很广……现在外面有人在找我,所以我不想在松江待了。”

    小佟怔住:“撞到了什么事儿上?”

    历战犹豫再三:“我杀了人,是自卫。”

    小佟懵了。

    “兄弟,具体细节你就别问了,对你没好处。”历战低着头说道:“我最多在你这里待个两三天,然后就走。”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不回队里说清楚?”小佟脸色煞白地劝说道:“跑能解决问题吗?而且……你没工作了,去区外又能干啥?怎么生活啊?”

    “这事儿说不清楚的。”历战摆手回道:“现在要找我的那帮人,在市里有着通天的背景,政F,司法系统内,全有他们的人。我无意中撞上了这个事儿,他们肯定会让我永远闭嘴的……我只要一露头,小命肯定不保,反恐大队也肯定没人管我。”

    历战不能把有些话跟小佟说得太明白,比如韩非杀害严哥被他撞上的事儿,就一定不能漏,不然可能害了自己,也害了朋友。同时他也非常清楚,韩家这帮人在松江有着非常强硬的官方关系,现在军政和党政暗斗已经有一段时间了,而他作为主要的直接目击证人,一旦露面,那夹在两大派系之间,可能分分钟小命就不保了。而这也是他没有选择去找秦禹的原因,双方没有任何信任基础,历战敢把命交给他吗?

    小佟站在门市房内,低头深吸了一口香烟:“那你是怎么打算的?”

    “这两天我办点事儿,做完就出区。”历战坐在楼梯台阶上,低头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到了区外怎么生活啊?”

    “我会有办法的。”历战抬起头,轻声冲小佟说道:“这两天你不用来了,省得麻烦,我要走的时候,会给你打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小佟点头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,兄弟!”历战很感激地道谢。

    “说这个干啥。”小佟从兜里掏出钱包,将所有现金全部抽出来说道:“这里是八千块钱,你拿着应急吧。”

    历战起身,伸手重重地拍了拍小佟的肩膀,没有再多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,七点多钟。

    小佟返回家中,媳妇已经做好了饭菜,一对四五岁的龙凤胎姐弟正在满屋乱跑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干嘛不接电话啊,给你打了个好几个。”媳妇端着饭菜从厨房走出来问道。

    小佟神情有点不自然地看了一眼媳妇:“手机没电了。”

    “赶紧洗手吃饭吧。”媳妇催促了一句。

    小佟有些恍惚地走进卫生间,低头洗手之时,女儿跑过来,脸上戴着卡通面具,活泼可爱地嚷道:“爸爸,我是天使。”

    小佟看着她,咧嘴一笑:“赶紧过来洗手,别作妖了。”

    晚饭间,一对儿女嬉笑打闹,媳妇紧着给小佟夹着菜,笑眯眯地说道:“多吃点,下周你休息,我们去商场给咱妈买个电动按摩椅。爸走了,她自己跟家里郁闷得很,我们要多去看看她……。”

    小佟一怔:“嗯。”

    吃过饭,媳妇带着两个孩子,盘腿坐在沙发上看网播台的卡通片,小佟站在卧室门口扫了他们一眼,看到的全是温馨和欢乐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新元区,王家工地旁的街道上。

    韩非坐在车内吸着烟,等了好一会,才见王宗祥快步从车前方走了过来,拽门坐在了副驾驶位上。

    “仓库那边也出事儿了?”王宗祥也没有客套,坐进车里后,回头就冲韩非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是,”韩非点头:“出了一点问题,有个反恐大队的警员,无意中撞到了事儿里。”

    “无意中撞到,啥意思……?”王宗祥不解。

    韩非吸着烟,轻声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跟对方说了清楚。

    王宗祥听完后,阴着脸骂道:“最近怎么感觉诸事不顺呢,就好像有人在背后针对性极强地搞我们!”

    “不。”韩非摇头:“这个反恐大队的警员,就是无意中撞进来的,我已经查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看见你处理老严了?”王宗祥问。

    “没看见我动他,但看见处理尸体了。” 韩非对王家是没必要隐瞒的,因为双方现在已经彻底绑死在一块,共同干过的脏事儿太多,已经不差弄死老严这一件了。

    王宗祥沉默。

    “这个人应该从宿舍楼出事儿之后,就盯上我们了。”韩非再次补充道:“我现在也不知道他手里掌握多少。”

    “必须弄死他。”王宗祥咬牙说道:“宿舍楼的事儿,不能再节外生枝了。”

    “反恐大队那边有人在帮我找他,应该很快会有消息的。”韩非轻声安抚道:“尤利军和杨钢一进去,我早晚都要出区,所以你不用担心我这边,只把自己手里的事儿干好就行。”

    王宗祥沉吟半晌,回头说道:“有个事儿我要跟你商量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有几个出来竞选首席议员的,最近一段时间都在开招待宴,我正琢磨咱们要不要也开一个,把区外一些能拉到散票的代表都弄进来一块聚聚。虽然在票数上咱要不要这帮人都行,可必要的礼节还是要有的。升官发财,不请客,这说不过去啊。”王宗祥轻声说着想法。

    “当然要搞啊,而且还要大搞。”韩非毫不犹豫地说道:“越是多事之时,越要闹出动静。现在外面本来就有传言说,宿舍楼起火案跟咱们有关系,那别人都搞招待,你不搞,不侧面说明咱心虚了吗?”

    “也是。”王宗祥点头。

    “后天吧,后天搞,”韩非舔着嘴唇说道:“大办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行,我来安排。”王宗祥一口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历战一个人摸到了新元区还未动工的规划区中,这周围七八公里都没有人迹,全是连成片的大荒地和雪壳子。

    历战裹着军大衣,仔细看着地面上的车辙印,一点一点向大野地深处走去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