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闹的保利大酒店

次日一早。

    王宗祥在开元区租赁的住所内,拨通了族长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爸,有个事儿,我跟你商量一下。”王宗祥叉腰叙述道:“昨天,我跟韩非商量了一下,准备办个招待宴,请一请媒体那边,区内站咱这边的议员,还有区外帮咱张罗散票的代表,热闹热闹,搞点动静出来。”

    族长稍稍思考一下,才用准许的口吻回道:“要办就办大点,宿舍楼着火的事儿,外界的各种猜测对咱们有些不利,这时候闹点动静是有好处的。你搞吧,提前给市里一些领导也打个招呼,让他们过去坐坐。”

    “对,我也是这个意思。”王宗祥立马点头:“那政务署署长那边,就您来请吧,我没这么大面子,呵呵!”

    “行,我给他打电话。”族长点头。

    “好勒,那我先去准备了,爸!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说完,二人结束了通话。

    当天,王宗祥几乎将松江市区转了个遍,订了最高档的酒店,联系好了明天露面的各种领导,以及媒体,总之把招待宴面子上的事儿,安排的明明白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特战旅。

    秦禹正在查看韩家公司高层资料的时候,朱伟推门走了进来:“听说了嘛?”

    “听说什么?”秦禹抬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王家明天要在市区办招待宴,请了区内区外不少人过去。”朱伟冷笑着说道:“他们这是心理觉得首席议员这个位置,自己是十拿九稳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秦禹一笑:“折腾的越狠,越说明他们心理有点虚了。不管这事儿,我们专心把这个案子死磕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资料你看的怎么样了?”朱伟问。

    “差不多了。”秦禹斟酌半晌后说道:“你得跑一趟燕北!”

    “为啥?”朱伟怔住。

    “杨钢的家人在燕北,我让顾言已经找人在那边做他们工作了。”秦禹轻声说道:“如果他们家里人愿意帮忙劝说,杨钢吐口的可能会更大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朱伟点头。

    “两线进行。”秦禹轻声说道:“你去燕北,家里面的这条线我来查,也许会有惊喜。”

    “我他妈怎么总感觉你手里像是有内线呢?”朱伟有点疑惑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没有,没有!”秦禹摆手:“韩家铁板一块,我上哪儿发展内线去?”

    “那你为啥要突然查韩家的高层啊?是不是听到什么风声了?”朱伟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秦禹贱嗖嗖的一笑:“是听到点风声,但我现在不能说!”

    “艹,一天神神秘秘的。”朱伟骂了一声,低头看了一眼手表回道:“那我现在订票,准备去燕北?”

    “可以!”秦禹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,区外交通不便的各种生活村代表,已经提前进城,被王家安排在了开元区保利大酒店内居住,这浩浩荡荡的几十号人凑在一块,不找点乐子肯定是不说不通的,所以王家大房那边也过来了不少人帮忙招待,就连在新元区负责项目承建的王天辉,也赶过来帮忙,一方面布置会场,一方面准备晚上带他们在区内转转,喝点酒,找点女人什么的。

    晚间五点多钟。

    保利酒店大厅内,王天辉指挥着七八个工人,扯脖子吼道:“条幅没有挂正,你们往左边拉一拉,把绳子捋齐了……!”

    “哈哈,卧槽,这帮老家伙是真骚啊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大厅内响起了二傻子一般的笑声,王天南领着三四个大房那边的同辈兄弟,没心没肺的笑着说道:“你们刚才听见没,他们现在就要让我领他们出去找地儿玩去,这他妈才几点啊,鸡还没打鸣呢……!”

    王天辉听到叫嚷声,猛然回头。

    王天南走下台阶,一转身也看见了天辉。

    二人对视一眼,全都呆住,而周边同行人员,也是尴尬到连呼吸都停滞了。

    “天,天辉,你……!”王天南回过神来,脸色涨红的要跟天辉打个招呼。

    王天辉收回冰冷的目光,转身就走,根本没有和他说话的意思。

    王天南说是被族长禁足了,但实际上他妈根本管不了他,出事儿哪天只在家躺了一天,第二日就出来四处瞎转悠了,今天一听说王宗祥要办招待宴,更是闲不住的想过来帮帮忙。

    二楼内。

    王天辉站在楼梯间内,连抽了两个烟,才算暂时压下了胸中的怒气,他确实感觉到不公平,因为王天南干了这么恶心的事儿,族长对他的处罚,却也仅仅就是把工地扔给了三房干……而王天南本人就跟啥事儿都没发生过似的,该吃吃,该喝喝,该玩玩。

    抽完烟,王天辉走出楼梯间,刚要往前走,就看见了温北梁:“唉,叔!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在这儿干啥呢?”温北梁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过来抽根烟!”天辉表情不太自然的说道。

    温北梁一怔,伸手拍着他的肩膀说道:“小辉,你可比他懂事儿多了,这大喜的日子,克制一点昂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天辉木然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走走,咱俩找地儿吃点东西去,呵呵。”温北梁像是怕王天辉控制不住情绪,大闹会场,所以把他直接拽走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小佟加完班后,刚换完便装准备回家,就见到平时大队长身边的狗腿子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小佟,回家啊?”

    “嗯,刚弄完!”小佟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“哎,最近两天历战跟你联系了吗?”狗腿子同事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小佟怔住:“没有啊!”

    “槽,他的事儿你听说了吗?”同事问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今天开元区警司那边过来几个领导,我听说……历战好像在那边的一个仓库里,开枪打死了两个人……!”同事声音很低的说道:“这小子下手也太狠了!”

    小佟怔住。

    “咱俩是朋友,我才跟你说的,历战最近要给你打电话,你千万别隐瞒,该报告就报告。我明告诉你,他这回摊大事儿了。”同事“善意”的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小佟脸色煞白的看了对方一眼:“我俩上回因为钱的事儿,闹的挺不愉快的,都很久没咋说话了,唉,他不会给我打电话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就是跟你说一声!”

    “行,我知道了,谢谢你昂,我先走了。”小佟冲他打了个招呼。

    五分钟之后。

    小佟在停车场内上了自己的私家车,目光恍惚的看着窗外景色,内心十分不安。

    历战犯了这么大的事儿?

    那一旦要在自己的房子里被抓住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市区,某贫民窟里侧的平房内。

    老李用火盆烤着手掌,面无表情的说道:“招待宴,有点意思哈!差不多了,准备开始吧!”

    “好!”旁边的中年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今晚凌晨有加更!三线齐并进,周一迎来爆点剧情!!这周手里还有推荐票的同学,赶紧投一下啊,过了十二点就作废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