暂压矛盾

王天辉心里那股要整死张晴的怨气,绝对不仅仅是因为后者给他带了个绿帽子那么简单,这里面有很深层次的人性反应。

    首先在王氏家族内,虽然天辉和天南都是同一辈的宗族兄弟,年岁也差不多,可不管从地位上来讲,还是资源上来讲,大房的天南都要比他强上不少。再加上这些年三房也逐渐崛起,老一辈人还能保持着喜怒不形于色,可是小一辈的人,难免不会有些攀比的心思。

    家族人多了,这人性也就复杂了。本来王天南就占尽了资源和地位,在同一辈人中耀武扬威惯了,现在这又睡了天辉媳妇,那让外人看这事儿,是不是多少有点同辈霸凌的意思?

    龙城地方就这么大,周边所有生活村来回走动也很密切,在加上当天在场的人也不少,家里家外的都有,那就这点床上的事儿,可能瞒住吗?

    所以,天辉如果要没有点反应,那在同辈人中还能抬得起头吗?

    可这事儿憋屈就憋屈在这儿,天南不是别人,那是族长最疼的孙子之一,你天辉想出气,打两下也就算了,但能真的报复吗?天辉是能杀他,还是能埋他?

    这口怨气出不去,天辉自然也就把恨意转嫁到了张晴的身上。在他的眼里,这个女人要没嫁给自己,那他妈的现在都说不定在区内哪个娱乐城上班呢!我养你,供你,你回头搞破鞋不说,还他妈的搞到了家里,弄得工地人尽皆知,这无论如也让天辉忍不了,所以他才会张口跟族长说出来,要弄死张晴的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厅内。

    族长抬头扫了一眼天辉,只短暂停顿一下,就慢条斯理地说道:“这个女人确实是个祸害,留不得。”

    王宗堂闻声扫了一眼族长,还是没有接话。

    “人在哪儿呢?”族长低头冲着天南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不知道。”王天南摇头:“昨天晚上她就跑了,也没给我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找到她,办了她,”族长不容置疑地说道:“给你兄弟一个交代。”

    族长的话冷漠到了极致,根本没拿张晴的死活当成一回事儿,而这让天南心里却莫名一阵抽搐,因为他真的挺喜欢张晴的。

    “就这么定了,你来办。”族长指着天南下了命令。

    “知……知道了,爷爷。”天南点头。

    “小辉,兄弟没有隔夜仇,女人没了,咱家娶得起。”族长慢悠悠地抬起头,冲着天辉说道:“你选个姑娘,哪儿的都行,大爷爷再给你续一房。”

    天辉沉默半晌后,才抬起头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行了,这事儿就这么了了,今后在各方大院内,谁也不行再传这事儿的闲话。”族长摆了摆手:“散了吧!”

    天辉闻声后,直接起身离去,跟族长连个招呼也没打。

    “这孩子闷,估计这事儿……挺刺激他的。”王宗堂起身解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多劝劝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让天辉去区内管新元区承建的活儿吧,待一段时间,自然就好了。”族长再次提了一下他分给三房的肥活儿。

    “好,”王宗堂点头:“那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王宗堂离去后,族长扭头看向了天南和他的母亲:“小辉这孩子心眼窄,表面上过去了,心理上不一定能过去。张晴必须处理了,只有这个女人没了,事儿才算结束。”

    “爷,我……我,其实小晴……。”王天南想求情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族长瞪着眼珠子,甩手一个大耳雷子抽在了王天南的脸上骂道:“这一口一口小晴,你TM叫的挺亲啊?!要不我给她弄回来,让你供上吧。”

    天南被打的双眼直冒金星,跪在地上一动也不敢动。

    “同宗兄弟是基石,等老人没了,你得靠着他们帮你守业。”族长指着他骂道:“这点道理你都不懂,你还能干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爷,我知道了……我错了。”王天南低头说道。

    族长看着王天南眼里满是失望,摇头叹息道:“你是废了,但你不要给大房添麻烦,不要给你那几个哥哥添麻烦。你再犯错,我把你腿打折了,宁可废养你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母子二人沉默。

    “去去去,滚出去。”族长神色不耐地摆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回新乡的路上。

    王宗堂插着手掌,坐在副驾驶上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“大爷爷这次事情的处理方式,我不服。”天辉棱着眼珠子说道:“这事儿要换我身上,扒层皮都算轻的,弄不好就直接撵出家门了。可你看他对天南,就扇了两巴掌。”

    王宗堂依旧没有接话。

    “爸,你说就这种事儿,换在哪个男的身上能忍?”天辉红着眼珠子骂道:“可我他妈的……打也打不了,骂也骂不了,就跟硬吃了一口屎,还得咬牙咽下去一样,我真的……!”

    “闭嘴。”王宗堂皱眉打断道:“……这事儿你认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爸,我……!”

    “儿子,你要把想的事儿放在心里,而不是说出来。”王宗堂闭着眼睛,轻声呢喃道:“这事儿不要再提了,干好新元区的活儿。”

    天辉咬着牙,扭头看向窗外,不再吭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王家,大房院内。

    母亲冲着天南说道:“赶紧找到张晴,按你爷的吩咐把事情办好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王天南心烦意乱地回了一句,瘸着腿走进自己的房间,直接把门锁死了。

    “你关门干什么,去把小丽哄回来啊?!”母亲拍门吼道。

    “哎呀,她回家待两天死不了啊,别烦我了。”王天南回了一句后,就不再吭声。

    母亲趴在门外喊了数声后,见他也没啥反应,只能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王天南躺在床上,回想起这两天发生的事儿,以及种种遭遇,还有张晴那美丽的倩影,内心烦躁不堪。

    她现在在哪儿呢?

    真的要按照族长说的办嘛……?

    王天南越想心越乱,越想越烦躁。

    唉,这该死的爱情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秦禹从区外回来后,一直睡到下午五点多钟,起床后刚准备去特战旅,丁国珍突然走进寝室说道:“哥,有人要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谁啊?”秦禹打着哈欠问道。

    “历战。”

    “历战?他找我干什么?”秦禹表情相当惊讶地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