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想走

喜乐宫周边的街道上,韩非坐在车内,脸色凝重的冲老胡问道:“宿舍楼起火之后,尤利军先到的是你这儿,对吗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老胡点头:“他们的人在逃跑的时候被警员冲散了,在仓库重新集的合,处理了一下伤口。”

    “喜乐宫的二阳说,刚才那个小子是来仓库找一台警用车的,这事儿你知道吗?”韩非又问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啊,这台车就是我处理的。”老胡脸色凝重地回道:“尤利军他们当天确实开了一台警用车回来,说是在宿舍楼现场无意中开回来的。他们走之后,我把车开到江边,推冰窟窿里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妈的!”

    韩非一拳砸在方向盘上,很丧地骂道:“怎么这么寸啊!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刚才来的那个小子并不是查案的,也不是雷子,而是那台车的……?”老胡怔了一下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,他就是来找那台车的,无意中撞上这个事儿了。”韩非松了松领口,突然扭头又问:“哎,对了,那台车里还有什么吗?比如他的证件什么的?”

    “车里有一把带编号的警用枪,我觉得是个麻烦,就和车分开扔冰窟窿里了,还有一件警服外套,一组警用装备,包括警棍,手铐什么的……。”老胡仔细回忆了一下:“哦,对了,车里确实是有证件的,在上衣兜里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记得他的身份吗?”韩非追问。

    老胡仔细回忆了半天,抬头说道:“历战!好像是……是……警署一个特殊部门的,当时我没细看,具体的忘了。”

    韩非闻声思考数秒后,立马掏出手机,拨通了一个号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夜无话,第二日一早。

    反恐大队大队长,坐在办公室内,给历战的手机拨了一个电话,但后者却处于关机的状态。

    大队长眯眼看着手机,斟酌再三后,又拿起座机拨通了后勤部门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,队长?”

    “你让小佟过来一趟,对,来我办公室,快点。”大队长面无表情地吩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十来分钟后,一名跟历战年纪相仿的青年敲门进屋,敬礼喊道:“大队长!”

    “来,来,坐。”大队长笑着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小佟怔了一下,弯腰坐在了办公桌前的椅子上:“怎么了,队长?”

    “这两天历战跟你联系过没有?”大队长点了根烟后,将烟盒推到了小佟面前:“别紧张,我找你问点情况,抽根烟。”

    越是这样,小佟越有点紧张,他没有伸手去拿烟盒,只摇头回道:“他没跟我联系啊,我都两天没看见他了,怎么了?”

    大队长深吸了一口香烟,稍稍停顿一下说道:“历战的配车和枪丢了,你听说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这我听说了,”小佟点头:“队里都传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大队长点头:“车和枪没了,我让他去找,他人也没了。”

    小佟沉默。

    “还有,昨天晚上在开元区四明街的一个胡同里,发生了一起枪案,接警的是开元区警司。有目击证人说,枪案参与人员里好像有历战。”大队长皱眉补充道:“今儿一早,开元区警司那边已经跟我们沟通了,询问历战的情况,但我还没有把他丢枪的事儿说出去。”

    小佟眨着眼睛,静静听着。

    “历战最近行为有点反常,但他怎么说也是反恐大队的老人。你要能找到他,马上跟他说,不管遇到啥事儿,赶紧回队里说清楚,不要自己瞎干,不然一旦出问题,队里也护不住他。”大队长吸着烟:“我的意思你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我懂,我懂。”小佟点头。

    “小佟,你也在警务系统待的时间不短了,有些话不用我说,你也明白。朋友关系再好,也要有个度,不要脑袋一热,就为谁两肋插刀,不然一旦出了问题,你后悔都来不及啊。”大队长再次提醒道:“他要如果联系你了,马上给队里打电话,要不你很可能也说不清了。”

    小佟怔怔地看着大队长,立即点头:“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行,那就这样,你回去工作吧。”大队长掐灭烟头,笑着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小佟起身。

    “哎,对了,单位发水果,我家里也没人吃,你替我领了,拿回去吃吧。”大队长笑吟吟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小佟一愣,受宠若惊地说道:“谢谢队长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去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白天,小佟都在无所事事中渡过,下午四点半,他正常下班,开着自己的私家车在市区转悠了好久,买了一大堆食品和饮用水,才赶到江南区某小区内。

    小佟的父亲去年过世,在江南区这边给他留下了一套门市房。这里以前是干棋牌室的,但老头没了,小佟也没功夫经营,再加上他也不差这点租金,所以这套房子一直被闲置着。

    在小区晃悠了一圈,小佟才用钥匙打开门市房,快步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历战,历战!”

    小佟站在昏暗的走廊内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卫生间的门敞开,历战扭头扫了一眼四周,才快步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吃的,水,我都买了。”小佟将食品袋子放到桌上,回头看向历战说道:“你吃一点吧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,给你添麻烦了。”历战感激地点了点头,轻声问道:“大队长找你了吗?”

    “问了你的情况,还说昨晚开元区那边发生了枪案。”小佟有些担忧地问道:“到底怎么回事儿?”

    “一言难尽。”历战叹息一声,抬头看着小佟说道:“我……我这把可能真摊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小佟问。

    “车和枪,我很大可能是拿不回来了。”历战低着头,沉吟半晌后说道:“我想走。”

    “光丢枪和丢车,不至于走吧?”小佟很紧张地问道:“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儿,没告诉我啊?”

    历战怔了一下,在昏暗中凝望着小佟,心里也在犹豫要不要把实情告诉他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特战旅,临时办公室内,秦禹抬头喊道:“老猫,朱伟,你俩把韩家公司高层的信息全给我挖出来,再让老二跟地面上打听打听,看看这两天对面的高层,有没有失联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