架住?不存在的

两个半小时后。

    时间来到了凌晨12点半,743团下属营指挥部大院内,有两个排的士兵已经冲到了大院里,搭建起了军事掩体,开出了作战用的皮卡汽车。

    营区指挥部主楼内,营长郭成冲着翟文问道:“人安排在哪了?”

    “在后面仓库呢,不敢下车,外面都被盯上了。”翟文擦着汗水回应道。

    郭成闻声后,表情有些焦躁地问道:“外面有多少警力?”

    “上百人。”翟文咽着唾沫回道:“好像不光是黑街警司的人来了,就连新建的新元区警司也过来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妈的,这个新元区警司掺和这事儿干啥?!”郭成骂了一句,立马冲着营部参谋说道:“各连归建,得多长时间?”

    “都打过电话了,最快能赶来的也得半小时左右。”参谋长立即回道。

    “他妈的,通知下面两个排,即使开火也要把人给我拦在外面。”郭成瞪着眼珠子说道:“团部也派人过来支援了,只要警员进不来,抓不到人,那人一到,秦禹就彻底凉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马上下去安排。”参谋长回了一句,转身就往楼下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营区外面,新元,黑街两个警司上百名警员齐聚,声势浩荡。

    路边的汽车内,朱伟回头冲着秦禹说道:“完犊子了,咱被架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哥,这是营区啊,咱冲进去如果摁不到人,上层不会轻饶你的。”付小豪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秦禹皱眉看着窗外,也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滴玲玲!”

    一阵电话铃声响起,秦禹回过神来,低头看了一眼来电显示,按了接听键:“喂,辛署。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要干什么?要干什么?!!”警署署长老辛暴跳如雷地喝问道:“谁给你的胆子,带着警员去围营区?”

    “纵火杀人的嫌犯就在营区里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证据吗?”辛署长喝问。

    “有人看见他们了,就在里面。”秦禹冷静地回道。

    “人要不在,你考虑过后果吗?那是驻军,是独立的军事单位,你他妈想挑起九区炮击卫戍旅的事件吗?”辛署长瞪着眼珠子吼道:“你马上把人给我带回来,马上!”

    “辛署,人我肯定是要抓的,如果错了,你处分我就完了。”秦禹懒得再和对方争辩,直接挂断了手机。

    辛署马上又把电话打了过来,但秦禹却直接关机了。

    “上面怎么说?”老猫问。

    秦禹皱眉回道:“明牌了,匪徒去宿舍楼搞事儿,肯定是给王宗祥竞选护盘。现在事儿闹大了,警署和政务署,全部站在对面要保他,所以老辛都跟我翻脸,就差拿话威胁我了。”

    老猫咬着牙回道:“真狠啊,死了这么多人他们都当没看见。”

    “说这个没意义了。”秦禹面无表情地推开车门,摆手吼道:“队长全部集合,准备冲击营区抓人。”

    “真干啊?”付小豪跟下来问道。

    “傻啊你,现在就是撤了,咱们围了营区也已经是既成事实了。党政的人早都想收拾我了,你觉得他们可能不追究我这个责任吗?”秦禹背手说道:“老子豁出去了,今儿还就替天行道了。CNM的,子D上膛,队形给我拉开了,准备冲进去!”

    话音落,六个大队的队长全部轰散,就连新元区警司那边来的人,也走过来冲秦禹说道:“冯司说了,你们咋干,我们就咋干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一起干,准备冲吧。”秦禹摆手喊道:“来,把防弹衣都穿上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营区后方的仓库内,躲在车上不敢下来的尤利军,瞪着眼珠子喝问道:“外面全是警员,会不会一下冲进来?”

    “肯定不会。”杨钢摇头:“这是驻军部队,他们肯定不敢打。”

    尤利军有些不安地骂道:“你们这里真他妈奇怪,警务系统的人敢他妈围驻军部队,我也是想不通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也就秦禹这个愣B敢这么干,他现在是军政在松江地面上最明的一把砍刀,狂得很。”杨钢轻声解释了一句,摆手安抚道:“没事儿,等其他部队过来,咱就能走了,刚才翟文跟我说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黑街,新元的警员全体都有,跟我冲!”

    杨钢的话还没等说完,大院外就传来了一声震天的叫喊。

    “CNM,他们进来了。”尤利军脸色大变吼了一声:“拿枪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院内。

    老猫,朱伟带着一百多名警员,砸开营区大门,端着枪就冲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人在哪边?”老猫回过头,冲刚刚跟着两台军车过来的新元区警员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在后面的仓库院内,一直没出来。”警员回头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目标后院仓库,所有人跟我冲过去。”

    秦禹从人群中跑出来,拎着警用S枪,直接无视旁边的营区卫兵,大步流星地跑向后院。

    “亢亢亢!”

    领头的排长冲天鸣枪,带人跑到前面拦住了秦禹去路,扯脖子吼道:“你再动一步试试,老子他妈的全给你们突突了!”

    “你说啥?”秦禹拎着枪,侧耳上前。

    “你再动一下试试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秦禹左手直接抓住对方的枪口,突然往上一抬,右手微微抬起,毫无征兆地扣动了扳机。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枪响,排长右腿爆开,踉跄着直接跌倒。

    “CNM的,人在院子里,你还跟我叫号?”秦禹用枪指着对方的脑袋吼道:“我怕你吗?!老子先崩死你,回头就他妈能坐实你帮凶身份,你信不信?!”

    部队的人鸦雀无声,因为谁都知道罪犯就在仓库里。

    秦禹扯着那个排长的脖领子,摆手吼道:“驻军无法无天呗?CNM的,枪我没有吗?都给我搂搂火,让他们听听动静。”

    “哒哒哒哒……!”

    话音落,上百支枪口冲向天空,一同搂了火。

    “妈了个B的,脾气不好的都给我往里进!”

    秦禹拽着排长,用枪顶着他的脑袋再次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上百人不再停滞,冲开人数完全劣势的警卫排,蜂拥着打向了仓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市区内,汽车上。

    冯玉年静静听着电话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“老冯,秦禹做事儿有点太莽撞了。如果没有万全的把握,他就不应该冲击营区……毕竟驻军单位也是咱们这边的嘛。”一名男子话语很委婉地说了一句:“自家人打自家人,脸上好看嘛?”

    “你快别扯犊子了!”冯喷子暴跳如雷地骂道:“你们成天说秦禹是自己人,是军政这边冉冉升起的一颗新星。我艹他妈的,风力村事件秦禹被驻军两个团摆了一道,你们没吭声;这回党政明显是想捂着烧宿舍楼的事件,架着秦禹在营区犯错误,你们还在这儿犹犹豫豫不敢出牌。这是新星吗?有他妈这么对待新星的吗?!欺负秦禹在九区没靠山啊?我告诉你,老子就是他的靠山!你别跟我说话了,让老胡接电话,我问问他743团为什么敢一而再再而三的嗮脸。是不是党政那边稍微给他们甩一点小利益,他们就像条狗似的没立场了?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