家门不幸王天南

在宿舍楼失火案波及的越来越广之时,王家却因为搞破鞋的事儿闹得鸡飞狗跳。

    由于王宗祥要留在区内办各种事情,所以他是真没工夫管裤裆里这点事儿,直接打了个电话让家里来人,把天南,天辉等人全部接了回去,交由大房那边处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回到龙城后,性情耿直的黑铁塔,气得直接回了娘家。而王天南的父亲,也就是族长的长子王宗翰,此刻并不在龙城,所以这事儿搞来搞去,就惊动了族长。

    早晨八点多钟,族长刚跟松江那边通完电话,饭还没来得及吃,管事儿的人就进屋喊道:“叔,小丽娘家来人了,跟天南打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族长心烦意乱地抬头看了一眼对方,立马皱眉吩咐道:“你们去,把事儿压一压,我懒得跟他们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管事儿的人立马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南平时居住的大院内。

    黑铁塔的亲哥哥拎着一把砍刀,暴跳如雷地吼道:“CNM的,小兔崽子,你给我滚出来!你搞谁不好,你搞自己兄弟媳妇,你还让我妹子在不在这儿待了?他妈的,今儿老子非得剁了你!”

    黑铁塔不管是从长相上,还是从性格上,那都足以称得上是“女中霸主”,就这种基因,那也就不难看出,她哥是个什么样的人了。

    龙城第一塔,

    这么称呼他绝对不为过!

    她哥名叫杜勇,身高一米九十多,皮肤黑得跟碳一样,满脸络腮胡子,身材壮硕的宛若一头野兽。而王天南平时有点虚媳妇,也跟他有着直接关系。因为这娘家人不光有点虎,并且在本地也是大族,王家在这边能做得这么大,就跟这种联姻有着直接关系,所以人家遇到事儿,也从来不惯着王天南。

    “小崽子,你他妈给我出来!”

    七八个人拉着杜勇也拉不住,他挣扎着冲进屋内,气得拿砍刀当成了飞镖,一下就摔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卧槽!”

    王天南躺在床上惊呼一声,吓得直接滚到了地上,飞过来的砍刀啪的一声钉在了墙壁上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捉奸的时候,王天南就不止挨了一遍揍,此刻他绝对经不起第一塔的蹂躏了,只能狂喊着:“拉开他啊,看个鸡毛呢?!给他弄走……!”

    门外的人越聚越多,王家的人一边好言相劝着,一边才算把杜勇扯出室外。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王天南,这事儿他妈的绝对不算完!”杜勇是真急了:“你搞得我妹妹在这边没法待,那就离婚。”

    “别说气话了,天南也是一时糊涂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,大勇啊,人家小两口的事儿,咱们得劝和不劝分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王家的人一窝蜂的在旁边劝着。

    杜勇脾气火爆地骂道:“劝鸡毛和啊?我妹子跟他,晚上当女人用,白天当男人用,这些年大房要钱我们给钱,要出力给出力,他个小B崽子就这么办事儿吗?!你在外面沾花惹草,我妹子不知道也就算了了。你TM的干自己堂兄弟老婆,搞门前是非,这是恶心谁呢?!我告诉你,这事儿我做主了,婚是离定了。就我家这个条件,还能找不到听话的女婿吗?”

    其实杜勇说的一点错都没有,黑铁塔除了长得略微狂放不羁一点外,在其他事儿上,你还真挑不出人家姑娘的毛病。

    这些年王天南不务正业,家里的事儿基本都是黑铁塔在操持,你看她在工地上干活的态度就能看出来,这是一个非常顾家的女人。并且这么多年,只要是王家有事儿,人家娘家都尽心尽力的给你办。此次王宗祥要选首席议员,黑铁塔的娘家不但给拉了选票,还垫资给当地群众发了些礼品,所以这事儿一出,人家才会这么气。

    “大勇,消消气,这事儿我回头肯定……。”王天南的母亲出来了,站在旁边急迫地劝说着。

    “姨,这事儿你就别说了,我明天让人过来收拾我妹妹的东西,回头咱们两家人碰一下,把该说的说开,然后就散伙吧。”杜勇一边向外走,一边摆手说道:“都别劝了,我妹子肯定是不能跟他再过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无语,想阻拦也阻拦不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小时后。

    王宗堂,王天辉爷俩,以及王天南和他母亲,全被叫到了族长那里。

    众人坐在客厅两侧,都沉默不言。

    族长沉默许久后,摆了摆手冲王天南说道:“来,你过来。”

    王天南犹豫着起身,一瘸一拐地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族长左手拉过王天南的脖领子,右手一个耳光将他扇的鼻孔窜血。

    王宗堂抬头瞄了那边一眼,也没再吭声。

    “爷爷,我……,”王天南咕咚一下跪在地上:“我错了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族长冷着脸,再次狠抽了王天南一个耳光:“废物!你就是个废物!!”

    王天南跪在地上,低着头,任由口鼻之中的鲜血流到地上,也不敢伸手去擦拭。

    族长喘息着抬起了头,看向左侧说道:“宗堂啊,家丑不可外扬啊。你们三房也往下压一压,不然龙城的唾沫星子,都能给王家淹没了。”

    王宗堂插着手,沉默许久后点头:“嗯,我不会让三房这边往外瞎说这个事儿的。”

    “从今天开始,你就在家里蹲着,哪儿都不许去!”族长指着天南的鼻子说了一句,才抬头看向王宗堂继续说道:“宗亲,打折骨头还连着筋,同辈兄弟不能因为一个女人闹翻脸。这样吧,新元区承建的活儿,我让大房的人全撤回来,就全权交由天辉负责吧!”

    其实,族长说出这样的话,已经是足够考虑到三房这边的感受了。新元区承建的活儿是一块肥肉,原本一直由大房领着干,可现在天南干出了这么恶心的事儿,他也只能选择用这种方式处罚他,给予三房那边一定的安慰。

    王宗堂面色如常地扫了一眼天南,张嘴就要回话:“这事儿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活儿我干不干都行,”天辉低着头,脸色阴沉到了极致地说道:“但这口气我咽不下。大爷爷,你让天南把张晴住在哪儿供出来,我得弄死她!”

    族长听到这话,顿时皱了皱眉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