转角遇到五名大汉

仓库二楼内,严哥瞪着眼珠子躺在沙发上,口腔微张,舌头顶在上颚牙齿上,已经彻底咽气。

    韩非松了松领口,云淡风轻地拿出事先准备好的新卡电话,站在沙发旁,拨通了一个号码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上来处理一下。”韩非轻声吩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说完,韩非拽起沙发上的抱枕,仔细擦了擦鞋面和鞋底,才快步走向卫生间。

    过了一小会,楼下传来了脚步声,老胡领着事先在胡同内等着的马仔,快步上了楼梯。

    一行人来到二楼,虽见到严哥死状极惨,却没有一个人脸上有惊讶的神色。

    马仔们戴上手套,鞋套,从帆布包里拿出防雨绸面料的苫布,摊开铺在地上,开始处理现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卫生间内,韩非低头用洗手液冲洗了三四遍手,又用湿毛巾仔细的将自己身上的血迹污痕全部擦干净后,才掏出手机,再次拨打了一个号码。

    数十秒后。

    “喂?”韩尧的声音在电话内响起。

    “公司财务,地面上跑腿办事儿的人,还有两家负责走钱公司的经理,我都处理掉了。”韩非站在阴暗的卫生间里,声音沙哑地说道:“下一步,我会让小琳先带着核心团队返回燕北,等王宗祥彻底上位议员,我再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算了,你和小琳一块回来吧,我怕尤利军扛不住那么长时间,提前吐了。”韩尧有些担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什么时候该走,我心里有数。”韩非轻摇着头说道:“……主要是小琳那边,必须劝她先回去。她在松江待的年头太多了,有些事儿已经抹不干净了,一旦杨钢吐了,可能会牵连到她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一会给她打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说完,二人结束了通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韩三千的几个儿子,各有各的行事风格。比如这个韩非,他表面上看着像个大学刚毕业的待业生,跟谁都没啥脾气,一说一笑,非常平易近人,可实际上办事儿却非常果断,狠辣。

    杨钢在松江待的时间不短了,知道公司不少内幕,一旦他扛不住开咬了,那出事的肯定不仅仅是韩非,什么权钱交易,什么杀人灭口的事儿,就全会被抖落出来。

    到那时候,受伤的也不仅仅只是韩家人,闹不好上层的一些领导也得遭殃。因为秦禹办这个案子,明显是有军政大佬在后面支持的,不动则已,一动肯定是有潜在的政治诉求的。

    韩非下手这么狠辣,将公司内不少环节上的负责人全部干掉,其实为的并不是保护自己。因为他在松江并没有生活多长时间,更没有参与过之前的一些肮脏事件,目前他能被抓的点,也仅仅就是因为他指示了宿舍楼的事儿。所以他这么干,保护的是叶琳,是之前在松江长期布局的韩桐,以及韩家在党政上层的一些关系。

    韩非三番五次地说,我要留下来处理一些事情,

    那具体是什么事情?

    真的仅仅只是转移一点财产,和安排相关人员撤退吗?这太浅显了……

    从卫生间出来后,韩非站在二楼厅内,扫了一眼处理现场的众人说道:“一会去区外处理,不要在区内留下把柄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领头的马仔点头。

    韩非走到老胡身边,见他神色有些紧张,立马拍着他的肩膀宽慰道:“胡哥,你是在松江的老人了,和这帮拿钱办事儿的人不一样。你就记住了,我在哪儿,你就会在哪儿。”

    “哎。”老胡重重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楼下的胡同中,一台面包车缓缓停滞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老胡在这儿吗?”历战用枪顶着青年喝问道。

    “在,他就在这儿。”青年浑身湿透,冻得直哆嗦地回道。

    历战闻声犹豫数秒,轻声吩咐道:“下车。”

    青年手臂颤抖地推开车门,抱着肩膀和历战一同下了面包车,走到了铁门前的台阶上。

    历战扭头扫了一眼四周,刚要吩咐青年开门,却突然发现铁门只是虚掩着的:“平时都谁在这儿?”

    “没啥人,好像就老胡在这儿。”青年眼神很怯地看着历战回道。

    历战用枪口戳进铁门缝隙内,轻轻往外掰动了一下,铁门缓缓敞开。

    “进。”历战推了一下青年。

    青年稍稍犹豫一下,弯腰钻进了铁门内。

    狭长的走廊十分昏暗,历战靠着墙壁前行,用枪顶着青年的脑袋,步伐很轻的往前走着。

    历战不是没有想过报案,可他也有几方面的顾虑:一来是他知道宿舍楼起火案件牵扯众多,有大人物在暗中博弈,他一个没背景,没靠山的反恐大队小官,一旦无意中卷入,可能就会粉身碎骨;二来他现在也不知道青年说的话是否准确,那一旦报案了,打草惊蛇了,配车和配枪拿不回来,他就彻底凉了。

    综合以上原因,他决定自己先往前趟着走两步再说,能尽量减少麻烦地拿回配车和配枪,那才是最理想的。

    二人缓步前行,来到了走廊口的位置,历战扭头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,立马低声问道:“你认识老胡,你喊他一声试试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青年点头看向四周,张嘴就要喊话。

    “踏踏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韩非突然从楼上走了下来,半转身地吩咐道:“你们在区外把事情处理好之后,就不用回来了,等我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先走了。”韩非说话间继续往楼下走。

    历战猛然抬头看向楼上,见到四个大汉拖着一具用苫布裹好的尸体,正要往楼梯下面抬。

    这种变故太过突然,历战和青年全部懵了,而此刻韩非下楼后,正好迈步迎了过来,一抬头就看见走廊口里有俩人。

    双方对视,全部愣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青年突然暴起,扯脖子吼道:“救我,救我,他有枪!”

    韩非脸色煞白地后退了两步,立马摆手吩咐道:“留下他。”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四人同时松开尸体,拔出了配枪。

    “别动!”

    历战搞不清楚状况,只立马后退枪口指着身前的青年吼道:“过来我就打死他。”

    “亢亢亢!”

    数声枪响暴起,对面的匪徒没有一丁点心理负担的冲着历战开了枪。

    “妈的!”

    历战骂了一句,立马半弯腰地拽着身前的青年就向后撤去。

    “留下他!!!”

    韩非脸色狰狞的再次吼了一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