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击

黑街警司大院内,警铃震耳欲聋地响着,六个大队的在执勤的一线警员,全部跑了出来,冲向停车场。

    老猫拍着手掌吼道:“动作快点,装备都穿好,各队各组都检查一下,通讯设备是否畅通……。”

    警司门口处,秦禹步伐匆匆的冲着朱伟交代道:“老二说接匪徒走的,可能是部队的人,我个人推测从新元区北面离开,弄不好又是那两个驻军团在搞事儿,所以你跟各队长一定说清楚,我们只抓人,不要搞起军警摩擦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的。”朱伟点头。

    秦禹吩咐完后,伸手掏出手机,第一时间拨通了冯喷子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领导,有个急活儿,是宿舍楼着火的事儿,你帮我个忙……。”秦禹一边快步走着,一边就跟老冯沟通了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五分钟后。

    新元区警司临时办公的大院内,冲出来七八台警用车,迅速驶向区外。他们这里离小检查站只有不到两公里的距离。

    路面上。

    杨钢跟尤利军在军用卡车内,轻声交谈之时,蹲在车厢入口处的一名青年,突然回头喊道:“军哥,后面好像有车跟着。”

    尤利军闻声抬头:“有车跟着?”

    “我一直看外面,咱们刚出区,后面就跟上了一台越野车。”青年目光非常谨慎地说道:“开了一会,又上来两台。”

    尤利军闻声立即窜起,大步流星地走到车厢口,撩开苫布往外扫了一眼,确实见到了后侧一百多米外,有三台车速度不慢不快地行驶着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同行的啊?”杨钢瘸着腿走过来说道:“要往区外深处走,都会路过这条道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”青年很肯定地摇头回道:“就是跟着的。卡车车速不算快,他们要是正常赶路,肯定超车了。”

    尤利军眯起眼睛,立马冲着杨钢说道:“你给前面的人打电话,告诉他们后面有人跟着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分钟后。

    翟文挂断手机,回头看了一眼倒车镜,眯着眼睛冲司机吩咐道:“提提速。”

    司机闻声照做,猛踩着油门,将车速飙到了一百多。

    三台车跟在后面,也提了速,但却就是不超车。

    翟文也意识到了不对劲,仔细斟酌半晌后,立马给杨钢回了个电话:“确实是跟着的。”

    “咋弄?”杨钢有些急迫地喝问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是警员,早都上来抓了。”翟文眨了眨眼睛,低声回道:“应该是地面上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开火?”杨钢试探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这是军车,怎么可能开火?!”翟文直接拒绝,思考半天后说道:“他们应该就只是盯梢的,秦禹在区内肯定动了。这样,我叫一些人过来,开枪拦他们一下,咱们换条路走。”

    “我怕警员会追上来啊!”杨钢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慌什么?黑街警司又没有直升机,警署那边也不向着他们。”翟文冷笑着回道:“他们就是飞,也不可能这么快就赶来。”

    “行,那你快点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翟文挂断手机,低头在电话本里翻找了一遍,又拨通了一个号码。

    “喂?翟哥!”

    “干嘛呢?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啊,在家这边打牌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帮我办点事儿。”翟文在区外厮混多年,这周边不少靠着驻军吃饭的人,他都很熟悉,所以直接用命令的口吻说道:“我最多还有十来分钟,会从你们那个生活村路过,你帮我个忙……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去往二龙岗方向的某个生活村内,一名壮汉领着十几个人走出平房,穿着军大衣招呼道:“去,你们去路边,看见两台军车过别动,等他们走了,把后面的三台越野车拦了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开枪吗?”

    “轮胎打爆了,就走。”

    “好,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十几个人得到吩咐后,裹着衣怀,大步流星的就走向了旁边不远处的主干路。

    七八分钟后,十几个汉子站在道路两侧,正在抽烟闲聊的时候,已经看见了远处的汽车灯光。

    翟文坐在头辆迷彩越野车内,回头看了一眼后面还在跟着的三辆汽车,伸手掏出电话,就准备告诉地面上的这帮二流子开火。

    “嗡嗡!”

    就在拨打键刚要按下去的时候,后方道路上突然有警笛声响起,跟着的三辆越野车突然减速,让开了道路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尤利军在卡车车厢内,抬手撩开了苫布,见到有六七台警用车已经追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他妈的,不是说警员不会这么快来吗?”尤利军瞬间红眼,立马摆手吼道:“兄弟们,抄家伙,准备跟他们干。”

    “别动,别动!”

    杨钢立马伸手阻拦:“不能开火,你一开火,军车到时候就没办法解释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他妈都要被憋在这儿了,我还管他们咋解释吗?”尤利军红着眼珠子吼道:“送几个人,你们都送不明白吗?啊?!”

    “你先别慌,我给翟文打个电话。”杨钢再次掏出了手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头辆汽车内。

    翟文在听到后面有警笛声响起后,第一时间就给准备拦路的二流子发个简讯,让他们先撤掉,因为袭击普通车和袭击警用车,那完全是两个性质。

    简讯刚发完,杨钢的电话就打了过来,翟文立马按了接听键,脸色煞白地嘱咐道:“告诉后面的人,千万不能开火。一旦开火,我们没办法解释了,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杨钢右拳紧握地喝问道。

    翟文思考数秒后,立马回道:“我们团一营营部就在前面,去营部,警司的人肯定不敢去那儿抓人。”

    “托底吗?”

    “你他妈放心吧,区外是驻军说得算的。”翟文回了一句后,立马指着司机说道:“去营部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两台军用车,被追得略显狼狈地冲进了营区大院。

    而这个营的上层单位,就是之前跟秦禹等人有过N次冲突的743团。

    不是冤家不聚头,风力村事件,秦禹被这个团摆了一道,时间还没过多久,双方就再次碰上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家中。

    冯玉年不可置信地喝问道:“你再说一遍,宿舍楼里死了多少人?!”

    “几十个人,有的重伤在半道就咽气了,具体数字还没统计出来。”警署的朋友轻声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CNM,畜生!!!”冯玉年暴跳如雷地窜起,气势汹汹地拿着外套就离开了家中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重头戏要来了,为保证阅读舒适性,下面两章12点前一块发完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