特殊的关押地点

电话内,辛署稍稍沉默了一下问道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原本人我已经抓住了,”秦禹语气很懊恼地说道:“但一战区军监局那边来了一帮人,完全不讲道理,说是尤利军跟743团一营营长,以及刘琛之间有经济交易,是这一次部队哗变的中间人,军监局要带他们回去调查,所以直接把人要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辛署长听到这话懵B了:“你踏马的折腾了一宿,搞出这么大的动静,最后嫌犯却没握到自己手里?你是干什么吃的啊?!”

    “我确实是从一营手里把人抢过来了,但还没等出大门,就又被743团其他的两个营给堵在了大院里。”秦禹不急不缓地说道:“当时我请求警署协助了,可咱这边一台车的警力都没来……辛署,人家那边是装甲车上满载火箭炮,我能怎么办?”

    辛署气得浑身发抖。

    “这样辛署,我现在离一营位置还不太远,你要说这事儿咱们上面可以给我撑腰,那我马上带人返回去,再把嫌犯抓回来。”秦禹咬牙说道:“这帮匪徒没人性,丧尽天良啊!只要您发话准许我们开火,我就是宁可被扒警服,也过去把人给你弄回来!”

    “秦禹,你可以的。”辛署从牙缝里蹦出几个字后,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秦禹扫了一眼手机屏幕,头疼欲裂地说道:“告诉朱伟,一定把尤利军等人看住了,对面肯定是要灭口的。”

    “朱伟,小豪带着四个人,贴身看管,绝对不会出现问题的。”老猫轻声回道。

    “回去,处理一下后续事件,我要休息一下。”秦禹面色非常疲惫地催促道:“快点开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独立一师,特战旅旅部大院内。

    “有事儿找他就行。”林骁指着旁边的副官,轻声冲朱伟说道:“我让士兵在后面仓库里收拾出了几间空房,你们可以在那里审讯。”

    “好,”朱伟立马伸手说道:“谢谢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算事儿。”林骁摆了摆手,带人直接离去。

    刚刚在营区指挥部大院的时候,老冯给秦禹的建议是把人直接带到356团看押审讯,但秦禹完全不信任那边,所以才提议把人放到林骁的部队。因为他们在九区的地位比较特殊,是党政,军政,学院三大派系渗透最少的地方,人放在这里才有安全保证。

    朱伟跟林骁沟通完之后,带着小豪就去了后面的仓库。

    阴暗且潮湿的空房间内,尤利军双手,双脚全部被上了镣铐,整个人目光呆滞地坐在椅子上,也不吭声。

    “能聊聊吗?”朱伟背手走进去问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们搞出这么大阵仗有啥用……?”尤利军目光阴沉地抬起头:“我啥都不会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时间有的是,我们慢慢玩。”朱伟指着尤利军说道:“被抓的人不止你一个,你不说,保不齐有其他人还会配合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知道个屁。”尤利军嗤之以鼻地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朱伟深知这种老雷子的心理素质要超过常人很多,所以他也不着急,只当着尤利军的面冲小豪说道:“先审杨钢。”

    尤利军抬头瞄了朱伟一眼,也没再说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警署内。

    辛署长叉腰站在窗口,拿着电话说道:“秦禹配合军政那边玩了个路子,说嫌犯被军监带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扯淡!”政务署署长皱眉骂道:“军监局要这些人干什么?有啥用?!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个借口。他们猜出来了,尤利军一旦回到松江,我们警署百分百会把人要过去,所以才想出来这么一个办法。”辛署长语气无奈地说道:“不过这个案子的确引起了743团的乱象,他们这么干理由也很充足。”

    “那警务总局也没办法协调了。”政务署长瞬间抓到了事情的关键点,沉思好一会说道:“你想办法打探一下,这帮人羁押在哪儿。如果有确切消息,剩下的让韩家出钱摆平。”

    辛署长沉默。

    “人肯定在部队押着。这地方确实很安全,可人也多啊。”政务署长双眼锐利地说道:“人多的地方出点意外不稀奇,花钱办呗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现在办。”辛署长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松江市区。

    彻夜未眠的韩非此刻也是心态爆炸了,因为尤利军和杨钢这俩雷如果引爆,那韩家肯定是第一个被波及的。

    秦禹背后有军政的人支持着,一旦抓住韩家的软肋,那肯定是不弄死不罢休的。而事情一旦发酵,更多不能见光的事儿被扒出来,那韩家在松江就彻底完了。

    酒店内。

    韩非站在窗户旁边,轻声冲叶琳说道:“动用所有关系,挖一挖秦禹把人藏在哪儿了。如果能联系上敢办这个事儿的人,钱不是问题。”

    叶琳坐在沙发上,稍稍沉默一下后说道:“我觉得尤利军的事儿,已经捂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韩非怔住。

    “要不,你先离开松江吧。”叶琳很冷静地说道:“不然尤利军一旦吐口,你就走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不会那么快吐的。”韩非摆手说道:“首席议员的事儿还没有结束,我现在走,韩家在松江就……!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考虑吧,我去办事儿。”叶琳点到即止地劝完后,起身就向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市区内。

    倒霉孩子历战此刻已是心态炸裂,双眼无助地望着街道。

    他干了一件好事儿,但却把自己的配车和配枪弄丢了。他通过在反恐单位的同事关系,追查了一下自己的手机定位,但却没有任何线索。

    汪署长倒台后,历战因为赎金雨停的事儿,本来就在事业上非常不顺,这次又丢了枪和配车,那上面一旦问责,自己这个饭碗肯定也就没了。

    “他妈的!”

    历战搓着脸蛋子,正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,兜里借来的电话却突然响起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偷你车的匪徒抓到了,”一位同事话语急迫地说道:“是黑街的秦禹抓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“秦禹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历战愣了半天,擦着额头上的汗水回道:“我认识他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