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试牛刀,双杀

仓库内,四个壮汉拎着枪械向前追去,老胡从沙发柜里拽出了两把枪,扔给韩非一把说道:“你先走,我们处理。”

    “不不,一起留住他。”韩非内心十分紧张地吼了一声,迈步就跟着众人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走廊内。

    历战将青年挡在自己身前,弯腰向原路退去的速度非常快。他甚至都不用回头,就记得身后的一些阻挡物,比如垃圾桶,木箱等物品。

    “大哥,放了我,我求求你了,我就是个马仔……。”青年吓的双腿都软了。

    “你敢停一下,我马上崩了你。”

    历战一边退着,一边侧头观察着走廊口的位置。

    四个人拎枪冲了过来,脚步声震天。

    “亢亢!”

    历战将右手搭在青年肩膀上连崩两枪,子D极准地击到了走廊棚顶的两盏吊灯。灯一灭,整条走廊一片漆黑,四个壮汉知道历战有枪,并且看不到他和青年的身影,只能紧贴着墙壁,慢慢向前推进。

    历战趁着这个功夫,直接转身扯着青年,快步奔门口跑去。

    也就七八秒的功夫,二人来到了铁门前,青年生怕自己被后面人一枪撂倒,所以伸手就要推门。

    “别他妈动!”历战吼了一声。

    青年没管历战,一把推开铁门就要往外跑。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门外左侧枪火乍现,彻底慌神的青年被一枪打在腹部,当场跌倒,历战硬拉他一下都没拉住。

    同时门口右侧的一名壮汉,瞬间抬起枪,冲着历战就扣动了扳机。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枪响,子D打在了天棚上,弯腰的历战左手攥着对方拿枪的腕子,右腿提起膝盖,猛然撞在对方的小腹,使其当场后退了两三步,跌落下台阶。

    “他妈的!”

    左侧开枪打青年的那个壮汉,一步上前,冲着门内就要开枪。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历战身体紧贴着门后的墙壁,听声开枪,极准地崩在了左侧汉子的膝盖上。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汉子当场跪倒,历战动作一气呵成,左手攥着门把手猛的向外撞去。嘭的一声,铁门边角重重地撞在了左侧汉子的头上,后者仰面跌下了台阶。

    历战一步窜出仓库,见右侧有人影起身,本能抬起右腿,一个下劈就砸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悍匪后脑勺被历战脚后跟砸中,再次趴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历战凌空跃下,生怕对方再起身射击,一脚就踢在了他右侧太阳穴上。

    悍匪脑袋摆动,整个人在满是冰层的水泥地面上,竟被踢的原地转了大半圈,浑身抽搐,鼻孔窜血。

    历战看着对方的反应一怔,耳闻左侧有响动泛起,本能转身开枪。

    “亢亢!”

    两声枪响,左侧腿部中弹,硬要起身的那人,直接被当场爆头打死,两个枪眼在脑门上几乎重叠。

    “他妈了个B的!”

    历战一看对方死了,顿时心态爆炸地骂了一句,拎着枪就向后退去。

    三秒后,四个壮汉冲出仓库,大步流星地追向历战。

    双方狂奔在胡同里二三十米,历战耐性耗光,突然原地转身,一边向光线阴暗处横拉身位,一边节奏感极好地开枪射击。

    “亢,亢亢,亢……!”

    一梭子子D打光,对方俩人倒地,俩人狼狈弯腰躲避。

    历战快步后退,数秒后就消失在了阴暗的胡同中。

    韩非,老胡等人从仓库里追出来后,台阶左右两侧的司机,已经全部咽气。他们两个是在车里听到这边有枪声后,才赶来堵截的,却没想到只一个碰面就被历战干了。

    韩非略微怔了一下,拎着枪向胡同口跑去,见到的却是两名马仔扶着两名伤员快步走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人呢?”韩非问。

    “他……他枪太准了,跑了……。”领头的马仔喘息着回道。

    韩非心态炸裂,攥着枪吼道:“他妈的,从哪儿冒出来这么个人,他是干什么的?!”

    “小非,小非,”老胡在仓库位置喊了两声:“喜乐宫的二阳在这边。”

    韩非闻声后,拎着枪就跑了回去。

    胡同另外一侧,跟着历战一块的来那名青年,腹部中弹,栽倒在了墙壁旁边,被老胡堵住。

    韩非气喘吁吁地赶了过来,低头喝问道:“那个人是谁?”

    “……哥,这事儿跟我没关系,我去王家工地取车被他抓住了,我……我……!”二阳脸色煞白,捂着伤口率先解释了起来。

    韩非脸色狰狞地弯下腰,扯着他的脖领子喝问道:“他是谁,到底是谁?!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他是谁,我只知道他是想……。”二阳被吓得够呛,声音结巴地解释了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街道上。

    历战摆脱了韩非等人后,第一时间弃了对方的枪,脱掉了外套扔进垃圾桶,步伐减缓地走向了人多的街里。

    他此刻也心态炸裂,他忍着,压着,小心翼翼地寻找着配车和枪,却一不留神,混成了个双杀的局面。

    死了人,事情肯定麻烦了。

    他是在江边逼问了二阳后,才从对方那里得知,尤利军等人当天晚上从宿舍楼现场逃跑后,并没有直接被杨钢接走,而是返回了刚刚枪战的仓库。

    为什么呢?

    因为尤利军等人在宿舍楼周边逃跑时,遭遇过老猫他们的堵截,他们的人被冲散了,并且还有雷子中枪,所以在二次逃离后,是在仓库内重新集合过的,并且简单治了伤。

    而二阳推测,历战的警用车很可能是老胡处理的,因为他就是专门伺候这帮雷子的人。尤利军等人去宿舍楼作案时的用车,枪械等物品,都是老胡提供的,所以他很可能知道这车的下落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历战才决定来仓库看看,但却没想到只一个碰面,就完成了双杀。

    越想置身事外,却越被卷得更靠近风暴中心。

    历战是单独查案无意中干死了两个人,并且面对的还是韩家,所以他可能有嘴也说不清了。再加上他在仓库里,还他妈无意中撞到了要毁尸灭迹的事儿……这现实情况也愈发变得复杂。

    怎么弄?

    怎么摆脱困境?

    历战想到这些,缓缓停住了脚步,站在路边,突然回头向来的方向凝望。

    他忽然意识到,自己手里一点牌都没有,而未来迎接他的也不知道是啥……

    “他妈的!”

    历战怒骂一声,眼神变得复杂,心里也有了与之前完全不同的想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数个小时后。

    秦禹在审讯室正吃泡面的时候,突然接到了一通陌生电话:“喂?你好。啊,你说什么?……嗯,嗯!”

    秦禹扫了一眼众人,缓缓起身,走向了僻静无人的楼道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