军车开道

土渣街,马家仓库内。

    马老二坐在二楼的沙发上,拿着电话吩咐道:“对,你们几个带队过去就行。主要是我跟你说的那个位置,一定要注意,眼睛贼点,如果发现了,别给自己漏了,马上给我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刘子叔匆忙回了一句,就挂断了手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宝辰酒店楼下,王宗祥扭头看了一眼四周后,伸手拽开一辆汽车车门,弯腰坐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你家里怎么了,”韩非皱眉问道:“怎么这么慢?”

    王宗祥心烦意乱地松了松领口,使劲儿搓了搓脸蛋子,也有点难以启齿:“出了点男女问题,先不说了,尤利军那边你怎么安排了?”

    “送他们走的人,我已经联系完了。”韩非低声吩咐道:“人送出去,先安排在你那儿,比较稳妥。”

    “人安排在我那儿不是问题,问题是着火的事儿能不能压得住。”王宗祥抬头看着韩非问道:“后续的问题,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“估计压不住。”韩非摇头:“捅是肯定要捅出来了,火不烧到上层,就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在上层关系那么硬,把失火原因稍微改动一下还难吗?”王宗祥声音沙哑地说道:“违规使用燃气起火,电路起火,这不都可以吗?只要把干魏坤的案子跟失火分开,那这事儿影响就小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失火现场死了多少人吗?”韩非问。

    王宗祥怔住。

    “几十人啊!”韩非低声回道:“光直接目击证人就几百名啊,政务署敢压吗?能压住吗?”

    “他妈的,今天晚上怎么这么丧啊!”王宗祥心烦意乱地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你竞选首席议员的事儿已经被推出来,再怎么样,火都不会烧到你身上。”韩非插手说道:“你给龙城那边打个电话,准备接人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王宗祥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约一个小时后。

    一台面包车停在了开元区的江边,等了一小会后,尤利军带着马仔匆忙赶到。

    车窗降下,曾经被马老二,刘子叔等人把腿干折了的杨钢,坐在车内招呼道:“上来吧。”

    一行人上车,尤利军面无表情地问道:“怎么走?”

    “从新元区走。”杨钢叼着烟回道:“那边新区扩建,特区墙被砸开了,很好离开。”

    尤利军松了松领口:“宿舍楼那边死人了吗?”

    “死了几十个。”杨钢说话间已经开车赶往新元区方向。

    尤利军吸了吸鼻子,从兜里掏出两颗药片扔进嘴里,轻飘飘地说道:“那事儿不小啊。”

    “先走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光你自己送我们能行吗?”尤利军吃完了药,精神明显好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我就送你们出区,路上有人接。”杨钢话语平淡地回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尤利军点头。

    二人不再交谈,车内就安静了下来,杨钢猛踩着油门,一路急行,很快就进了正在承建的新元区。

    尤利军扭头看了一眼道路两侧的工地,表情有点不安地说道:“这边晚上还有施工单位啊?”

    “居留权已经发了,工期要提前,所以不少承建公司都在抢进度,做夜工。”杨钢顺嘴回道。

    尤利军思考一下,回头冲着众人吩咐道:“打起点精神,这路不一定好走。”

    六七个马仔闻声掏出了枪,默默的往枪内压着子D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又过了十几分钟,汽车停在了王家负责的工地内,杨钢再次点了根烟说道:“等一会,接你们的人还没到。”

    “警署的人,会去区外搜捕吗?”尤利军目光锐利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警署那边打过招呼了,但黑街警司会不会在区外搜,这不好说。”杨钢缓缓摇头回道:“那边是秦禹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在这儿等着,这么一台车停在这儿,太扎眼了。”尤利军警惕性很高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的,这是王家的工地,提前打过招呼了。”杨钢轻声安抚了一句。

    尤利军攥着枪,用枪口敲着腿面,不再吭声。

    众人等了能有十几分钟,一台军用皮卡,一台迷彩越野车从外面开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部队的?”尤利军目光惊讶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驻军的。”杨钢回了一句,推门招呼道:“下车吧!”

    众人闻声下车,扭头扫了一眼四周后,快步走向军用卡车。

    “都上卡车,”迷彩越野车的副驾驶车窗降下,之前因为吴天胤事件,曾被大黄持枪打废右臂的“兵王”翟文,坐在车内招呼道:“快点的。”

    尤利军扫了一眼对方,从卡车尾部爬了进去。杨钢犹豫了一下,伸手说道:“拉我一把,我送送你们。”

    尤利军弯腰,伸手将杨钢拉了上来,才转身走进卡车车厢里侧。

    不到一分钟,两台军车顺着来时路,悄然离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由于新元区扩建,所以特区墙早都被砸开了,但驻军怕有流民悄悄潜入区内,所以在线外也设置了小的检查岗,有专门的驻军人员看守。

    不过这种岗,对自己人肯定是无限宽松的。两台军用车到了岗位,只轻按了两下喇叭,执勤人员立马就抬开了栏杆放行。

    汽车缓缓行驶出新元区地界,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卡车车厢内,尤利军扒拉开苫布往外扫了一眼,见到自己已经身处区外,顿时笑着说道:“韩家在松江的关系也这么硬哈!”

    杨钢吸了口烟:“出区就好办了。”

    不到一分钟后,一台汽车从关口旁边的道路上缓缓开了出来,车内的一名青年拿着电话,语气急促地说道:“二哥,这边过去了两台军车,都没有被检查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样的军车?”马老二问。

    “一台迷彩越野,一台军用卡车,蒙着苫布,里面装的是啥完全看不清楚。”青年如实回应道。

    马老二眨了眨眼睛:“车进去的时候,你看见了吗?”

    “看见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在区内停留多久?”马老二吸着烟问。

    “不到十分钟。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跟死它。”马老二眯着眼睛说道:“一定跟死了,等我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说完,二人结束了通话。

    十秒后,秦禹接起了电话:“喂,老二!”

    “有两台军车非常可疑,你派点警员出来吧。”马老二语速很快地说道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下一章,十点左右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