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战转暗战

军监局强势介入后,刘琛闪电般被处决,356团和上级旅部只能无奈的出兵收拾了饱受摧残的743团,武力缴械的同时,将下属四个营长全部抓捕。

    此事件里的细节很多,比如奉北一战区的军监局为啥会反应如此迅速?为啥刘琛还没等被押送回奉北就被枪决了?以及为啥奉北军政大佬会如此默契,同时收拾卫戍旅下属的小兄弟?

    其实仔细琢磨一下,就不难猜出,九区军政大佬震怒,肯定不会是因为这一次偶然的抓捕事件才决定动手,因为如果是这样的话,军监局肯定反应没有这么迅速。

    356团和743团,乃至上级旅部,曾经在风力村的事件上摆了秦禹一道,这间接打的是谁的脸?

    那是军政上层大佬的脸啊!

    可能秦禹对上面的人来说,只是一个还没有完全成长起来的小角色,但他毕竟是给军政办事儿的一把钢刀,又是上层安排在铁路项目上的代表。整个铁路项目在松江,军政就扶了这么一个独苗,然后你卫戍旅下面的两个团,却跟着党政的步调,去故意弄他。

    那能行吗?

    最令人恶心的是,秦禹被逼无奈之下,只能求助了从八区过来的林家部队。

    自己的家事儿,需要人家八区的独立师来处理,那本地的军政大佬还有面子嘛?

    一切的故事都不是偶然,军监局如此迅速地收拾了743团,那是早都在心里琢磨了很久的任务了。

    刘琛临死之前,心里还在幻想着自己能被押回奉北,仗着卫戍旅的保护,可以咸鱼翻身。其实他根本不清楚,军监局一动,旅部巴不得他死在松江。

    回来干啥?添麻烦嘛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吴迪处理了刘琛之后,直接就返回了市区。

    凌晨两点多钟,冯玉年重新回到了秦禹等人所在的营区指挥部。

    “你过来,我单独跟你说点事儿。”冯玉年招呼了秦禹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们把人带下去,不要再跟士兵发生冲突。”秦禹嘱咐了一声老猫等人,转身就跟着冯玉年去了旁边的房间。

    室内,冯玉年点了根烟,眉头紧皱的冲秦禹说道:“人是抓到了,但警署那边一定会护盘,到时候他给咱们施压,你很难反抗。毕竟警署是直管你的部门,强行抗命,没意义,下场也会很惨。”

    秦禹思考半天,突然张嘴问道:“人放在你那儿呢?”

    “没有用,我又不是警署一把,他们给我施压,我也没办法啊。”冯玉年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秦禹问:“如果对面就搞吃相难看那一套,咱也没法应对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办…。”冯老狐狸摆了摆手,轻声就冲秦禹交代了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市区,松江政务总署署长办公室内。

    “老辛,事情不能再发酵了,”政务署长喝了口茶水,面无表情地说道:“被抓的人要放在你手里。”

    “明天一早,宿舍楼着火的事儿,肯定是压不住的。”警署的辛署长,轻声回应道:“如果秦禹他们把舆论搞起来,让民众注意到了被抓的尤利军等人就是纵火行凶的人,那案子会全民关注,到时候我们也不好处理这帮人。”

    政务署长插手看着他,沉默许久后问道:“非要让法院审这个事儿吗?”

    辛署长愣住。

    “你看看人家军政办事儿,刘琛连奉北都没回,在半路上就被莫名其妙地击毙了。这样做既杀鸡儆猴了,又减少了很多麻烦。”政务署长笑着说道:“军监局还是有智慧的啊。”

    辛署长斟酌半晌:“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明天宿舍楼着火事件发酵之前,就把这个事儿办了。”政务署长轻声吩咐道:“既成事实的事儿,民众也就懒得追究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辛署长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辛署长离开政务署大楼,出门坐上了汽车,用私人电话拨了韩非的手机。

    “喂?辛署,你那边情况怎么样?”韩非无比焦急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尤利军,杨钢,外加743团营长全部被抓,那秦禹下一步一定剑指韩家。如果他们在里面吐口了,开咬了,那后果是不堪设想的。

    “人我会要回警署的。”辛署长扭头看向窗外,声音很轻地吩咐道:“你准备一下,在半路上做点手脚,上面的意思是,这帮人不能进法院大门。”

    韩非怔住。

    “明天一早宿舍楼的事件一定会发酵,在这之前,就要把事儿解决了。”辛署长轻声补充道:“我会让黑街警司那边把人送过来,人一旦在路上没了,那等明天舆论一起,警署就会问责黑街警司办事儿不利,导致嫌犯没在路上,我也会通电奉北总局处分他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明白了。”韩非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快点安排,我现在就回去开会,就这样。”辛署长说完就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四十分钟后。

    秦禹带着黑街警司的警员,已经驱车赶往区内。

    “滴玲玲!”

    一阵电话铃声响起,秦禹掏出手机扫了一眼:“来的真快啊。”

    “谁啊?”老猫问。

    “辛大署长呗,还他妈能有谁。”秦禹皱了皱眉头,伸手按了接听键:“喂?署长。”

    “嫌犯抓到了?”辛署长问。

    “抓到了。”秦禹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我在回警司的路上。”

    “你先不用回去了,直接带人把嫌犯送到警署。”辛署长不容置疑地说道:“刚才奉北总局来命令了,这个案子由警署亲自负责。”

    一句总局下令,直接把秦禹压死。

    “到了警署找老周,他跟你对接。”辛署长扔下一句,就要挂断手机。

    “辛署,这人我恐怕送不过去了。”秦禹面无表情地回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市区内。

    老李躺在自家的沙发上闭目养神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滴玲玲!”

    右手旁的茶几桌上,响起了悦耳的电话铃声。

    老李睁开眼睛望去,伸手拿起四部手机中的一部,按了接听键:“喂?”

    “韩非那边或许会有动作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管。”老李淡淡回道:“他们想灭口,但应该没机会了……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