活像个孤独患者,自我拉扯

深夜,皓月当空,繁星点点。

    王天南躺在家里的床上,倍感无聊地看着网播台的节目。

    黑铁塔已经回了娘家,并且托人带话过来说要离婚。工地那边现在也全部交由了天辉处理,不再让王天南插手。再加上族长下令让他哪儿都不要去,他妈也天天看着他,院内又传着各种流言蜚语……所以这数十个小时的经历,对王天南来说真可谓是非常灰暗了。

    身上的挫伤还在隐隐作痛,族长的大嘴巴子也历历在目,王天南倒在床上,目光呆滞,忧郁的像一个孤独患者……

    “滴玲玲!”

    突兀间,一阵电话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王天南动作缓慢地拿起手机,低头扫了一眼来电显示后,才按了接听键半死不活地说道:“喂,哪位?”

    话音落,电话那头却一点动静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喂?哪位?”王天南又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对方还是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他妈的,神经病……!”王天南骂了一声,就要挂断手机。

    “天……天南……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阵哭声和略有些结巴的呼唤声传来。

    王天南怔了一下,立马扑棱一声坐起:“小……小晴吗?”

    “天南,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……!”张晴情绪崩溃,哭诉着说道:“我真不知道自己该去哪儿,待在区内害怕,回到区外更害怕。我没有身份,也没有朋友……一旦藏不住被天辉抓到,他肯定会杀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小晴,小晴,你先别害怕,你在哪儿呢,告诉我?!”王天南语气急迫地追问。

    “我还能信你嘛?天南……我能信你吗?”张晴哭着问。

    “你当然可以信我!”王天南立马宽慰道:“家里这边已经没什么事儿了,我爷把工地那边的活儿,全交给天辉了,该补偿的也补偿了,等事情淡一点,他肯定就没心思管这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张晴哭着,也没回话。

    “你告诉我,你在哪儿?”王天南疯狗一样地问道:“你还在松江里吗?啊?!”

    “嘟嘟!”

    张晴什么也没说,突然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?喂?”王天南拿着电话吼了两声,但听到的全是忙音。

    “妈的。”

    王天南怒骂一声,又将电话拨了过去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,电话才被接通:“喂?”

    “你谁啊?”王天南听到是个男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你谁啊?”

    “我找小晴。”

    “这特么是超市,你找什么小晴,那女的走了。”对方不耐烦地回了一句,就将电话挂断。

    王天南看了一眼电话,虎了吧唧的眼神中带着点失落。他本来就很糟心,这突然一接到小晴的电话,心里更是跟猫爪子挠似的。

    其实,你要说王天南和小晴之间的感情有多深厚,倒也没有,俩人总共在一起的时间,也就才一周多一点。可小晴身上就有那么一股子魔力,永远楚楚可怜,永远眼神无辜,而这种性格和气质,对于成天跟黑铁塔厮混在一块的王天南来说,杀伤力无疑是致命的。

    王天南心里不是没有考虑过弄死小晴,毕竟在这个家里,族长的话比天还大。只不过他现在有点侥幸心理,觉得王天辉拿了大房的好处,等过一段时间可能自己就消气了。

    如果到那时候,王天南在城里偷偷买套房子,养着小晴,然后隔三差五的去谈个恋爱,啪啪以啪啪一下,那日子真的是美得很。

    越想到这里,王天南越睡不着,脑子里全是和小晴相处时的影像。这人呐,就是贱,得不到的就是最好的,俩人在一块待了一周多的时间,也并没有让王天南很解渴,所以他很回味。

    王天南在屋里待的浑身燥热,穿上衣服,推门离开房间想要透会气。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大院正门被推开,温北梁拎着一些小菜和酒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王天南怔了一下:“哎,温叔,你咋来了?”

    “呵呵,工地那边的事儿交给三房了,我也不用帮你盯着了,闲着没事儿,过来找你坐坐。”温北梁笑着问道:“怎么样,大侄子,缓过来点没啊?”

    “……闹心啊,叔。”王天南对温北梁还是很亲近的,因为他一直是大房这边的人,曾经权利最鼎盛的时候,帮着族长和王天南他爸办了不少事儿,包括后来对其他几房进行权利收拢,也是他主导做的,所以大房这边的人都很尊重他。

    “走吧,进去坐,跟你聊聊。”温北梁拍了拍王天南的肩膀,就迈步跟他一块进屋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凌晨,12点多。

    新元区,王家工地周围,一名青年从三轮车上下来,戴着鸭舌帽,穿着厚厚的军大衣,贼眉鼠眼地扫了一眼四周。

    今天有雪,工地提前收工,铁栏杆内的施工区域非常的黑暗,只有远处的灯塔光芒微微照射了过来。

    青年穿过铁栅栏,捋着路边往前走了不到五分钟,才见到停滞在边角的面包车。

    “妈的,真冷啊!”

    青年搓了搓手掌,在兜里掏出了一大串备用钥匙,快步就走到了面包车旁边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突兀间,一双大手从后面搭在了青年的肩膀上:“来的挺晚啊。”

    青年闻声猛然回头,动作利落的从兜里拔出了S枪。

    “嘎嘣!”

    历战蒙着脸,又快又准的用单手掐住他腕子,只轻轻反方向一扣,对方就疼地踉跄着后退半步。

    “别动枪,我就是有点事儿问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问你妈!”青年急眼,提起膝盖就冲历战的小腹撞去。

    历战同样提膝,硬着对方的腿撞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一声闷响,后者再退两步,右腿不自觉的向外撇着,显然被撞的不轻。

    历战右手躲过对方的枪,扯着他的脖领子直接薅进了面包车内,话语平淡地说道:“开车,我们换个地方谈。”

    两分钟后,面包车开出工地,奔着江边行驶过去。

    车上,青年额头冒汗地扫了历战一眼:“你TM到底是谁?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市区内。

    张晴俏脸冷峻,步伐很快地走进了一处小区,熟门熟路的奔着一栋单元门赶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