熊熊燃烧的大火

尤利军带来的这帮人个个身背大案要案,并且每个人都持有假身份,一旦被抓住,剥开身份,那基本都是死刑的货。所以他们在面对警员时,反抗程度是非常激烈的,进去就是死,还手还有一线生机。

    街道上,枪声四起,尤利军手下那名叫豹子的青年,带着五六个人躲在壕沟内冲老猫等人疯狂射击,而其他人则是四散而逃。

    道路空旷,除了壕沟外根本没啥有利掩体。但老猫等人站在抓捕立场上,不可能全部跳到壕沟里,所以他们打的也非常吃力。两名警员受伤,被丁国珍拽了回去,其他人只能硬着头皮往前压,向壕沟内的火力点开枪。

    双方对射不到三十秒,朱伟一枪将掩护尤利军的豹子击伤,其余匪徒枪内没了子D,掉头就奔着身后的大雪壳子逃窜。

    现场混乱,匪徒又是四散着逃跑,老猫等人也分辨不出哪个人是领头的,所以只能谁离得近抓谁。

    头马被击倒在壕沟内之后,朱伟第一个跳了进去,持枪吼道:“别动,别动!”

    对方躺在满是积雪的沟内,也不顾身上的伤势,伸手就要摸掉落的S枪。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丁国珍等人冲上来,用力摁住了他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CNM,我身上有雷,带你们一块死!”头马疯狂挣扎,完全无视警员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别动!”

    “他妈的,老实点!”

    丁国珍等人冲着匪徒猛捶,将他打的彻底失去反抗能力后,立马将其双手双脚,全部用铐子拷住。

    “去,去帮老猫追其他人。”朱伟站在壕沟内喊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追了,前面的劫车跑了。”一名警员气喘吁吁地赶回来说道。

    朱伟闻声立马吩咐道:“赶紧把受伤的警员送医院,把抓住的匪徒分开押走,在路上就审。”

    宿舍楼旁边的岔路口上,追击到这里的老猫等人,抬头看向燃烧着熊熊大火的楼房,已经彻底懵掉。

    这栋楼每天供水只有三个小时,此刻大火一起,现场水没有,消防设备也没有,屋内又全是易燃物品,工人即使想控制现场,也根本没有能力。

    一楼,二楼,三楼……

    火势一直向上攀升,彻底点燃了这栋鸽子楼。

    被堵在楼上的工人没有办法穿过着火楼层,全部趴在窗口求救,呼喊,并且用被褥拧出绳子,从楼上空降着向下。但底下楼层燃起的火势已经延伸到了窗外和楼体,有不少人顺着绳子爬到一半,就被大火吞噬,浑身燃着火光从楼上掉落。

    一时间哭喊声连成一片,坠楼的,被烧着的工人随处可见,仿佛人间地狱。

    “嘭,哗啦!”

    一楼左侧的窗户碎裂,历战站在浓烟和火光中,摆手吼道:“爬出去,快点,快点……!”

    四五个工人顺着破裂的窗户,猛烈咳嗽地爬了出来,倒在地上痛哭。

    “完了,全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爸还在楼上呢,我得上去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不能上去了,进不去了。”历战阻拦着一个17.8岁的小伙,回头吼道:“去别的楼,给供水管道砸开,接水管子,往楼上泚,压一压火苗,让上面的人能用绳子爬下来。”

    老猫闻声回过神来,立马摆手喊道:“先不管那帮匪徒了,快,快,快去砸供水管道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市区内。

    尤利军脸色阴沉地坐在汽车里,拿着手机说道:“人办了,但事儿不太顺利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那个宿舍楼起火了,烧的好像挺严重。”尤利军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韩非怔了半天:“不是办人嘛,怎么会起火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办魏坤的时候屋里挺乱的,我们打起来了,我也不是很清楚咋就着火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打死人了吗?”韩非脸色很不好看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跑的时候打死了两个工人。”尤利军扭头看向窗外说道:“原本都要离开了,但半路上碰到警员了,应该是魏坤叫来的,我们跟他们崩了几枪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他妈的办得这么乱啊?!”韩非站起身,语气很不满地说道:“不是告诉你了吗,今天办不了,可以再找机会嘛!”

    “办之前,不是你们说要把事儿做的狠一点吗?魏坤不死在宿舍楼里,怎么起到杀鸡儆猴的作用?”尤利军也不太惯着韩非,语气同样不满地说道:“事儿赶事儿地碰到了一块,你埋怨我是啥意思?我想碰到警员吗?我他妈几个兄弟都折了!”

    韩非沉默数秒:“你们找个安全的地方,等我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说完,二人结束了通话。

    两分钟后,市区宝辰酒店内,王宗祥还没等处理完家里的搞破鞋事件,就接到了韩非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宿舍楼那边出事儿了,”韩非皱眉说道:“得先把人安排走。”

    “那边能出什么事儿?”王宗祥不解。

    “一整栋楼都着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妈的,今天晚上怎么这么乱啊!”王宗祥红着眼珠子怒骂了一句,才叉腰回道:“你先安排尤利军那边,我家里临时有点事儿,走不开,等一会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韩非闻声挂断手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深夜,消防署的灭火车队赶到宿舍楼周边,开始用高压水枪压制火势,用卡车云梯接被困在楼上的工人。

    现场救护车来了二三十台,大批医护人员,跟着已经脱困的工人,还有老猫他们竭尽全力的营救着现场的伤员!

    楼房外,从楼上掉下来摔死的人跟伤员混在一块,惨嚎声,哭声,喊声,以及现场官员的指挥声,声声震撼着这个原本应该很宁静的深夜。

    历战站在马路牙子上,衣服被烧的破破烂烂,头发烧焦,四肢上也有不少地方被烫伤了,但这对他来说也不算是受伤。

    这一折腾,历战酒也醒了一大半,他感觉自己口干舌燥,想喝水,随即转身就奔着汽车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穿过拥挤的人群,迈步来到岔路口,历战一回头却发现,自己刚才停在这儿的汽车不见了。

    历战怔了一下,猛然扭头看向四周,也没见到自己的汽车。

    他瞬间慌了,酒也彻底醒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