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怎么老是给别人擦屁股?

电话内,吴迪父亲沉默数秒后回道:“风力村事件后,奉北这边已经注意到这两个驻军团的立场问题了,你看到的,奉北都能看到。今晚事情会有结果,你该办办你的吧。”

    吴迪听到这话,心里瞬间托底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五分钟后。

    吴迪父亲的电话打到了一战区军事内部监察局局长的手机上。

    “喂?吴局!”

    “老韩,咱的驻军团老帮党政擦屁股,也不是回事儿啊。”吴迪的父亲笑着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吴局,命令我已经下达完了,今晚会出结果。”老韩笑着回道:“呵呵,这次关于松江的事儿,我接到不少电话了,老冯刚才也跟我聊了一会。”

    “冯玉年吗?”吴迪的父亲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个卫戍旅下属的两个团,还真是惹众怒了啊。”吴迪父亲笑着说道:“呵呵,回头我给冯玉年他大哥打个电话吧。”

    “哎。”

    “事件中心的那个秦禹,是小迪的搭档。”吴迪父亲轻声提了一句。

    老韩一怔:“啊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先这样。”

    说完,吴迪的父亲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待规划区,营区指挥部大院门口,四十多名士兵突然毫无征兆地携带着重火力冲进了大院。

    主楼门口。

    秦禹站在厅内,摆手吼道:“举枪!”

    四十多名士兵,用武装皮卡作为掩体,架起机枪吼道:“把郭营长放了!”

    “放个JB!”秦禹瞪着眼珠子回道:“冯玉年不来,我谁都不会放。”

    “开火!”

    连长也不再磨叽,直接摆手下达了开火命令。

    “哒哒哒哒!”

    两拨人各有诉求,谁都不可能退让,所以枪声再次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秦禹带人退离门口,低头掏出电话刚要再给冯玉年拨一个的时候,突然发现自己手机没了信号。

    “老猫,老猫,你电话有信号吗?”秦禹回头吼道。

    老猫掏出手机,低头扫了一眼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他妈的,信号被屏蔽了。”秦禹怒骂一声,再次摆手吼道:“把灯都给我关了,谁都不要出去,就在里面死守。”

    “嘭嘭嘭嘭嘭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门外三挺大口径机枪炮,直接将门板轰碎。

    “一排,准备往里冲。”三连连长,完全红眼地吼着。

    警务武装跟部队比起来,那确实存在着难以弥补的差距,但好在秦禹等人只是固守,所以边退边还击,暂时还能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待规划区的路上。

    冯玉年担忧秦禹的状况,几次给他拨了电话,但后者都是处于无法接通的状况。

    “打不通了?”旁边的中年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冯玉年又给老猫打了一遍电话,而后者也无法接通,随即他瞪着眼珠子吼道:“快点开!”

    十分钟之后。

    冯玉年的汽车行驶到了某岔路口,刚要转弯之时,偶然碰见了吴迪的汽车。

    “冯司,是去一个地方吗?”吴迪降下车窗问道。

    “谁给你打的电话?”冯玉年问。

    “监察局啊!”

    “那是一个地方,快走,快走。”冯玉年摆手吼道:“秦禹已经联系不上了,估计那边干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CNM的,”吴迪棱着眼珠子骂道:“这帮人就是活腻歪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数台汽车一同行驶进了岔路口,直奔一个目的地赶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奉北,一战区最高军事内部监察机构内,局长老韩站在会议室中,伸手指着电讯人员说道:“传令743团的一二三四营,五分钟之内撤回各自防区。如超过撤出时间,一切按照有组织哗变处理!连发三遍,直接越过团指挥部,给营一级指挥官办公室下令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!”电讯人员立马回道。

    老韩吩咐完之后,立马拿起电话,联系了刘琛的旅长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我以一战区最高内部监察机构局长的身份通知你,743团存在集体哗变的可能,限你五分之内,派最近的两个团赶往冲突地点,对743团士兵进行武力缴械。”老韩不容置疑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韩局,就是地面上的一点小冲突,上升到部队哗变的程度,是否有些草率?况且这个事儿我没有接到……。”旅长明显有些犹豫,甚至有想要替743团开脱一下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你不需要接到任何人的命令,更不需要怀疑我们监察局的判断。你不去缴械,请考虑一下后果。”老韩说完,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分钟后。

    743团下属还能联系上的营一级指挥官,全部接到了撤回驻地的命令。

    这些人心里瞬间犹豫了,只要不是傻子,都预感到有天大的事儿要发生。

    营区指挥部的大院内。

    四十多号士兵,穿着军用防弹衣,利用着40火和机枪炮的大火力掩护,已经强行冲到了大厅内,准备压制左右两侧走廊的警员,向楼上发起攻击。

    院外。

    二营长的副官急匆匆跑来说道:“完了,监察局和旅部同时越过团部传令,让我们撤掉。”

    二营长双眼通红,十分焦躁的在原地走了一圈说道:“他妈了个B的,打都打了,怎么撤啊?!不要理会,先把尤利军和老郭干死再说。违令最多送我上军事法庭,他俩要放出去了,咱命都得没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二营长拿着对讲机吼道:“不要恋战,快点往楼上打,五分钟解决战斗……!”

    主楼内。

    三连长用通讯设备回了一句后,咬牙吼道:“把雷铺到楼梯上,驱散他们上面的人,快点……!”

    话音落,数名士兵弯腰上前。

    “嗡嗡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营区指挥部大院外,左右两侧的道路上,瞬间冲过来二十多台装甲车。

    二营长猛然回头望去,以为是旅部派兵过来调和,但仔细一看对方车辆上印刷的编号,却发现这是奉北某陆军部队的车辆。

    车队上下来一名团长,背手吼道:“马上停火,把枪都给我放在地上!”

    二营长懵了。

    “开火!”

    团长面无表情地站在装甲车旁边,话语清晰无比地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哒哒哒!”

    左右两侧共有四台装甲车同时搂火,地面上尘土飞扬,二营士兵全部吓地退后了十几步。

    “妈了个B的,一个小小营长,还翻了天呢?!”团长指着二营长吼道:“停火,缴械!”

    二营长看着对方咕咚一声瘫坐在地,心里知道一切都完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743团团指挥部大院上空,有一架直升机在盘旋,紧跟着吴迪和冯玉年的汽车匆忙赶到,停在了院门口。

    百米开外,七八台装甲车毫无征兆地冲了过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