面包车

“你觉得咱有机会把坑填上吗?”韩非急迫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很难填上啊。”电话另一头的人,低声回应道:“我打听了一下,林骁单独给秦禹的人弄了提审室,全程与尤利军接触的人,都是秦禹身边的铁杆,特战旅那边完全不参与任何细节,甚至连吃饭的问题都是警员自己解决。你就是能找到一百个敢玩命的,也没机会灭口啊。”

    韩非沉默。

    “小韩,灭口尤利军和杨钢的可能性,已经等同于零了,上面的意思是……你最好现在就研究撤出松江的事儿。”对方轻声提醒道:“如果一旦尤利军吐了,秦禹马上就会抓你,到那时候再走,肯定就来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韩非攥着拳头,咬牙说道:“尤利军现在没吐,是因为他知道自己必死了,咬我对他没有任何好处,而且我还有可能在燕北报复他的家里人……我还有一点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小韩,人在秦禹手里,那就随时有可能会吐口。”对方坚持着说道:“你要信我的,就抓紧时间带着核心成员离开松江。你不出事儿,火就不可能烧到王家身上,上层也不会出现任何问题。如果一切按照计划好的来,日后你还有翻盘的机会。可你要被抓了,拔出萝卜带出泥,那事情发展到什么程度,就完全不可控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尽快处理一下后续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二人结束交谈后,韩非面色疲惫地瘫坐在沙发上,心凉了大半截。

    人关押在特战旅的事儿,其实很好查,这么多人聚在一块,而且频繁有警司的人出入,那特战旅也不可能保证消息的完全隐蔽性。但这事儿难就难在,韩非现在知道了也没有任何办法。秦禹跟韩家打擂台已经有一段时间了,他知道对方在党政一边的能量,更知道对方很有钱,所以已经提前想好了各种可能,彻底封死了韩非想灭口的所有可能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韩非弄不死尤利军和杨钢,这两个炸D就随时会响,并且直接威胁到他。

    真的要离开松江了吗?

    布局多年,一招错,就落得满盘皆输了吗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新元区王家工地内,一辆灰色面包车静静地停在灯光昏暗之处,历战正围着它四处打量。

    这台面包车是昨晚杨钢拉载尤利军等人时用的,他原本打算在区外送走这帮匪徒后,再自己返回来,将车开走,但却没想到自己会在驻军营区大院被抓。

    由于昨天晚上送尤利军等人的就只有杨钢自己,再加上他们目前也没有跟警司的人撂案,所以不管是韩家那边,还是秦禹这边,都不清楚有一台车是停在这里的。

    历战在车周围转了一圈,见四下无人后,才来到了副驾驶门外,安静地戴上了刚买的五指手套,伸手拉了一下车门把手,发现门是锁死的。

    面包车有些老旧,车门把手的位置都有生锈的痕迹,车身四周的漆面也有不少刮痕,一看平时就没有被仔细使用。

    历战扭头再次看了一眼四周,慢慢向后退了半步,左手扶着车身,突然提起右膝盖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一声闷响,历战的膝盖宛若炮弹一般砸在了车门把手的位置上,车身晃动,车门板霎时间变形,凹陷出人脑袋大小的曲面。

    这种破车也没个警报,再加上周围也无人注意,历战只左手扶着车身,右膝盖再次提起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又是一下猛撞,车门板的凹陷处更深,塑料车把手直接被撞碎,车门变形翘起了缝隙。

    历战右手探入缝隙中,左手摁着车身,吱嘎吱嘎的连续前后猛拽了不到五下,只听嘎嘣一声,车门竟被活生生地拽开了。

    历战弯腰坐进了车内,掏出手机照着四周,快速打量了起来。

    车内很脏,地板,棚顶全是灰尘,最后面有一排座椅被摘掉了,摆放了一些洋酒的纸壳箱子。

    历战收回目光,伸手打开了车内的几个杂物箱,但发现里面全是空的。

    这车被特意收拾过。

    历战舔了舔干裂的嘴唇,刚想去车后翻找一下时,突然注意到了正驾驶上方的遮阳板里夹着不少小卡片。

    “嘎嘣!”

    历战伸手直接将遮阳板生生拽了下来后,从裹在外面的皮夹里抽出了一大堆卡片。

    订酒的,订零食的,订干果的,还有一些维修音响设备的名片,总之杂七杂八一大堆,看着毫无用处。

    历战翻找了一下,从卡片堆里抽出了两张单据,开的是一方都是个小酿酒厂,写的是喜乐宫的进酒数量以及金额……

    历战沉默数秒后,拿着单据迈步下车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清冷的路面上。

    历战犹豫很久后,才拿着电话拨通了单据上的一个号码。

    数十秒后,一名青年男子接起了电话:“喂,喜乐宫,你好哪位?”

    “你是哪里?”

    “喜乐宫啊,你打错了吗?”对方问。

    “哦,哦,没有打错。”历战故意用浓重的地方口音说道:“……你们那里是不是有一台灰色的面包车啊?”

    “什么面包车?”对方问。

    “一台灰色的面包车,车尾号是031……看着挺破的。”历战眯着眼睛问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对方也没说是不是自己的车,只含糊着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这个破车停在我们工地快两天了啊,也没人提走,我们这里正在施工呢,它放在这儿碍事儿。要是你们的,就赶紧让个人过来开走;要不是,我就找铲车给它顶出去了。”历战语气蛮横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,你怎么知道,我们这里的电话的?”对方问。

    “你这破车停在这儿耽误我干活啊,我给车门子砸开了,从里面找到了两张单据,才打电话问的。”历战皱眉喝问道:“车到底是不是你们的?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,我问问后勤那边的人,如果是的话,一会就给它提走。”

    “快点的吧,晚上还要施工呢,再不来,我就让铲车给你顶出去。”历战不耐烦地回了一句,直接挂断了手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五分钟后。

    韩非接到了电话:“喂?”

    “韩哥,新元区工地那边打来个电话,说咱喜乐宫的车被扔在那儿了。我问了一下,好像是杨哥开的,就是昨天晚上……。”管事儿的人声音低沉的将事情叙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韩非听完后不耐烦地骂道:“这点事儿还他妈用给我打电话吗?找人把车提回来就完了呗。”

    “哦,好,好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那台车应该是老杨昨晚送尤利军用的,别开回来了,找个地方处理了吧。”韩非嘱咐了一句,直接挂断了手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