驳火在岔路口

路边上,历战有几分醉意地看着远处冒烟的宿舍楼,立马重新启动汽车,赶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嗡嗡!”

    一阵马达声音响起,对行道路上突然窜出来两辆面包车,历战本能扭头扫了一眼,朦朦胧胧间见到了两台车内全部坐满了人,并且车身有被利器砸出来的痕迹,很多车玻璃也碎裂了。

    一愣神的功夫,两台面包车扬长而去,历战狐疑的往后又扫了一眼,猛踩着油门来到了北临街岔路口。

    这时宿舍楼一层火光冲天,四周喊叫声凄厉,不少民众已经被燃烧起来的大火驱撵到了室外。

    历战虽然曾经跟秦禹等人在赎金雨停的事儿上,发生了一些冲突,但那也是因为立场不同,出于要服从上层命令的态度,才产生的结果,但这并不完全代表一个人的人性以及品行。

    他毕竟是个警务系统内的精英分子,所以见到宿舍楼起火,第一反应就是停车冲了下去,冲着乱糟糟的民众喊道:“稍微散一散,别在门口聚着……。”

    喊完,历战借着酒劲儿,大步流星地冲到了门口,抬眼望去,见到走廊内已是一片浓烟。

    宿舍楼内没有消防通道,承建时更没有消防标准可言,各个宿舍间里全是上下床铺。工人们不但活动空间很小,室内还全是被褥,木板等易燃物品,所以火势一起,一楼的人在乱糟糟的往外跑,现场情况根本就控制不住。

    二楼的人还幸运些,他们听到枪声和喊叫后率先醒来,有的从楼梯已经跑出来了,有的被堵在楼道,顺着窗户也跳了出来。但三层往上的人惊醒的时间稍晚,再加上现场无人管理,大批工人都慌神的往下奔跑,造成楼道拥堵,很多人还没等冲出来,就被隔在了楼上。

    火越烧越旺,已经开始向上一层吞噬,工人们被逼的没办法,纷纷从三层开始往楼下的大雪壳子里跳。

    历战冲进室内,摆手吼道:“拿水往被子上浇,一个一个冲,别乱……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街道上。

    尤利军坐在车里,回头望了一眼宿舍楼,眉头紧皱地骂道:“他妈的,怎么着火了!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啊。”马仔摇头。

    道路对面,三台警用车匆匆赶来,老猫坐在车后座上,拿着电话吼道:“咋着火了,魏坤呢?啥时候的事儿?好,好我马上到了。”

    尤利军这边的两台车想要往外围逃窜,老猫这边的三台车想往宿舍楼方向赶,双方正好在距离北临街口不到两公里的位置碰上。

    刚开始老猫在跟魏坤的兄弟打电话,所以没有注意到尤利军的车,但丁国珍眼尖地喊道:“哥,那边两台车不对劲。”

    老猫闻声看向斜对面,见到两台面包车有部分玻璃碎裂,车身还有利器打砸过的痕迹,立马扯脖子喊道:“别让他们走!魏坤的兄弟说,匪徒就是开着两台面包车的……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车内的朱伟和丁国珍,立马低头掏枪。

    对面,尤利军见到有三台警用车行驶过来后,也反应很快地喊道:“快开,跟他们错开。”

    “翁!”

    马达声音震耳,头辆警用车气势汹汹地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他们发现了。”

    车内的马仔立即掏枪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他妈的!”尤利军骂了一句,咬牙催促道:“调头,快点!”

    道路上泛起一声酸牙的刹车声,警用巡逻车斜着冲过来,拦住了两台面包车的去路。

    匪徒一方的司机紧急打舵,想要强行调头,而这时朱伟已经降下车窗,抬手就是两枪。

    “亢亢!”

    枪声炸响,刚要调头的面包车轮胎被打的爆裂,车身瞬间失去控制地撞在了马路牙子上。

    “他妈了个B的,”尤利军红着眼珠子拽开车门,摆手吼道:“后车掩护!”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后侧的面包车冲上来,横着拦在了尤利军汽车的前面,数名匪徒动作利落的下车,散开在四周持枪搂火。

    三台警用巡逻车全部停滞,老猫和朱伟带着众警员,用汽车作为掩体,也开始疯狂冲着路对面射击。

    尤利军在有同伴的掩护下,背着帆布包从车内窜了下来,并且几乎没有一点犹豫地掉头就往后跑:“分散跑,等我简讯。”

    这伙匪徒跟曾经的枭哥团队有点像,人不太多,但各方面素质很好,偶遇警员阻拦后,也不见慌张。一伙人持枪掩护,专打警用车的轮胎,一伙人率先逃窜,不恋战,并且还有序地回头射击。

    双方在马路上激烈交火,黄橙橙的弹壳在地面上乱滚,数台汽车爆着火星子,宛若动作大片。

    “他妈的,就是这伙人去的宿舍楼,不能让他们跑了。”老猫顺手拽开正驾驶车门,将档杆放在空档上,回头吼道:“把车往前推,压过去。”

    两名警员闻声冲到车尾,用肩膀顶着后备箱,将车推的缓缓前移。

    朱伟,丁国珍等人拽开车门挡着自己的要害,疯狂射击压制着对面,一点点地推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跑!”

    “散开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对面的匪徒一看拦不住这帮警员,也只能有序地向后侧逃窜。

    匪徒的队形一散,那火力瞬间就弱了,再加上老猫这边的人数也不少,所以朱伟立马摆手吼道:“可以了,两侧包抄,往前冲。”

    大马路上,尤利军背着个帆布包,快步跑在人群最前面,频繁扭头向四周望去,想寻找地形复杂的路段摆脱逃窜。但这里是市区边缘,周围非常空旷,根本没有啥胡同,小区等地方可以让他钻。

    尤利军咬了咬牙,扭头看向旁边的大雪地,刚要做决定往里跑的时候,突然听到旁边的兄弟喊道:“哥,前面有车!”

    尤利军闻声抬头,看到不远处有一台车亮着灯,打着火,就停在路边。

    “亢亢!”

    后方两声枪响传来,老猫当场击毙了一人,击倒了一人。

    尤利军回头扫了一眼,目光通红地招呼道:“过去,去车那边,豹子掩护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市区,宝辰酒店内的搞破鞋风波已经发酵,不但有王家的长辈来到偷.情现场,就连黑铁塔也闻讯赶来。

    屋内,王宗祥看着气场一米八的黑铁塔,也很头疼地劝道:“小丽啊,先别在这儿闹,等回去再说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滚一边去!”黑铁塔气到发疯,抬手直接推开王宗祥,流着眼泪冲过去骂道:“我说那天晚上你咋趴人家窗户根呢,原来你他妈是去听课啊?!你搞谁不好,你搞自己兄弟媳妇?……我踏马今天跟你拼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