排查

晚间十点多钟。

    特战旅临时借给黑街警司的会议室内,秦禹喝了口茶水,抬头冲着老猫和丁国珍问道:“你们那几组情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唉。”

    老猫叹息一声,脸色凝重地摇了摇头:“这帮人就他妈的跟提前串好了供似的,拒不交代任何作案细节。到目前为止,他们的枪是哪儿来的,作案用车是谁提供的,以及他们的真实身份,我们都没有掌握。”

    “上点手段呢?”秦禹面无表情地问。

    “这帮人身上全有大案,抓捕的时候宁可被击毙,也持枪反抗,”老猫喝了口水应道:“普通手段对他们作用不大啊。”

    “尤利军还是没有开口?”秦禹又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,一句话都不说。”丁国珍摇头,轻声说道:“咱们组的警员给他弄室外,把衣服扒了,在雪壳子里埋了半小时,他冻的都没人样了,也一句话都不说,而且几次企图自杀,难搞得很。”

    “马仔知道的事儿太少,即使吐了,也肯定咬不到韩非的身上。”老猫抬头分析道:“这案子的关键点就是尤利军,只要他能心理崩溃,吐了,那才是大转机。”

    秦禹托腮沉思半晌,突然问了一句:“杨钢情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他光棍得很。”丁国珍立马补充道:“他说宿舍楼失火案跟他一毛钱关系都没有,他就是开车送个人,根本没有大罪,最多算个小从犯,判多少年他认了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杨钢也是个突破点,他在喜乐宫待的时间不短了,只要他吐了,也一样能咬到韩非。”秦禹抬头看向众人:“调整一下方向,主审杨钢,同时跟燕北那边尽快核实一下尤利军等人的真实身份,看看他们身上还有没有其他案子,以及基本家庭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这事儿得你去跟燕北沟通。”老猫笑着提醒道:“现在对外说的是,军监局把嫌犯扣了,我们警司是没权利跟燕北沟通的,还得你找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一会给顾老狗打个电话。”秦禹站起身,拍手吼道:“嫌犯抓了,离胜利就不远了,大家加把劲儿!我们在熬,尤利军他们也在熬,我们轮班倒,耗死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!”

    “干就完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众警员纷纷起身回应,同时心里也清楚,只要啃下来尤利军这个关键点,那就离抓韩非不远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新元区,王家工地内。

    “唉,大爷,我问你个事儿哈。”历战笑呵呵的冲着一位推着三轮车的工人问道:“昨天晚上,你在这儿见没见过两台军用车?”

    “你是干啥的啊?”老头口音很重地问道。

    历战怔了一下,从兜里掏出了一本在家里拿的备用证件:“我是警司的,过来做现场采集,寻找一下目击证人。”

    “没看到什么军车,昨晚我没值班。”老头扫了历战一眼,推着三轮车就走了。

    从晚上七点多钟开始,历战就一直在这儿附近转悠,询问了起码不下五十个人,但得到的消息却少的可怜。只有三五个人告诉他,在这儿附近见过两台军车,不过目击者却没有注意到什么细节。

    历战的心理承受能力,以及耐性都是非常出色的。这年头并不是和平年代,反恐大队的日常训练,也并非只是那种简单的对抗演练,而是要经常参加实战的。从上一次历战跟随秦禹等人去待规划区赎金雨停的事儿上,其实就可以看出来,他个人素质的强悍,所以寻找几个小时没有效果,对他的心态冲击几乎等同于零。

    历战喝完水,站在工地周边,扭头仔细地打量着四周,最终注意到左侧小街道上,有一处临时搭建的窝棚,外面摆了一些水和生活用品。

    思考半晌,历战快步走了过去,张嘴喊道:“有人吗?”

    “有,有!”

    窝棚的棉布帘子被掀开,一名穿着军大衣的中年走了出来,笑着说道:“买点东西啊?”

    “啊,”历战笑着点头:“有棉手套吗?”

    “有,你要五指的,还是棉手闷子?”

    “五指的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来来,进屋,进屋,我给你找找。”中年招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历战拎着水瓶子,弯腰跟着对方进了小窝棚。

    室内四周摆放了不少廉价的生活用品,塑料洗脸盆,牙缸牙刷什么的都有,历战待在门口处,笑着问道:“大哥,在这儿卖货挣钱吗?”

    “还行吧。这不是刚要扩建吗?来了不少区外的工人,我卖点便宜货,对付口吃喝。”中年弯腰从货袋子内翻了半天,找出了一副五指棉手套:“两块钱。”

    历战顺手接过,笑着问道:“大哥,我跟你打听个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“昨晚有两台军车从这儿路过,你注意到了吗?”历战问。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?”老板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“啊,我是警司的。”历战掏出证件,轻声说道:“昨天工人宿舍楼不是着火了嘛,我在调查那个案子。”

    “跟军车有啥关系?”

    “那帮匪徒就是坐军车逃跑的,我们在完善证据。”历战应对如流。

    “他妈了个B的,这帮人就是畜生。你说你想选举议员就选呗,搞他妈工人干什么?丧尽天良!”老板怒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呵呵,您还知道宿舍楼起火是跟议员选举有关啊?”历战怔了一下问道。

    “全松江谁他妈不知道?我看就那些当官的装不知道。”老板将棉手套递给历战,抬手指着南侧方向说道:“昨晚军车就在前面停来着,我是看到了有几个人上去了。”

    历战听到这话,浑身汗毛孔都立起来了:“麻烦您,跟我说一下细节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七八分钟后。

    历战从窝棚往南走了不到一公里,突然见到了有一台灰色面包车就停在路上。

    历战扭头扫了一眼四周,缓步走向面包车,离近了打量一下它。

    这台车正是昨晚杨钢在市区内接尤利军等人时用的,他当时没有带其他人,只自己将尤利军等人拉到这里后,等了没多一会就跟他们一同上了军车。原本他打算的是将人送到区外再返回,却没想到在营区指挥部大院被抓了。

    历战再次往前迈步,脸颊贴着车窗向里面看去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韩非在酒店内接到了电话:“喂?”

    “我问了,尤利军他们很可能被羁押在独立师的特战旅……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