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天时间

晚上七点多钟,秦禹和丁国珍带着十几个审讯经验十足的老警员,一块去了特战旅,开始准备连轴转地突审尤利军等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历战被叫回了反恐大队,去了大队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车和配枪呢?”大队长坐在办公桌内,没有一句废话地问道。

    历战沉默半天,低着头应道:“昨天晚上我路过宿舍楼着火现场,急着救人,把枪和车丢了,但我已经找到线索了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一个堂堂反恐大队的教员,怎么连枪和配车都护不住呢?你是干什么吃的?!”大队长打断着喝问道。

    历战之所以坦然承认这个事儿,那是因为他知道肯定有人给大队长透过风了。况且枪的事儿即使能瞒住个一两天,但汽车是队里每天都要用的,只要一交班,他就必须签字归还……所以这事儿根本没法藏,只能坦然承认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枪和车丢了,没有第一时间上报?”大队长又问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当时觉得自己能找到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第一天干这行吗?相关条例没有读过吗?警务人员的枪丢了,必须第一时间上报,如果隐瞒不报,造成一定后果,你不但要脱衣服,还是要被判刑的,明白吗?”大队长拍着桌子吼道。

    历战心里窝火的不行,攥着拳头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两天时间,枪追不回来,我将追究你所有责任。”大队长摆手吼道:“出去吧!”

    历战进屋之前,本想请求大队长帮他跟黑街警司沟通一下,让对面审讯嫌犯的时候加大力度,尽早追回丢失的枪和汽车,可他一看自己队长就这态度,那说了也白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警务系统内的派系十分复杂,党政和学院派都占据着一些重要的位置,而近几年像秦禹这样少部分有军政派标签的人,也逐渐显现,所以每个机构和警务单位,那都是暗流狂涌的地方。

    徐书记和汪署长等人倒台,学院派在松江警务系统内受挫,缓了一年多,才进入了平缓期。这也就导致了,之前不少圈内的中流砥柱遭殃,比如老李这样的人。而小人物的日子也好过不到哪去,比如历战他以前就是反恐大队分队队长,并且兼任对内枪械,搏击组教员,正经算是混得不错的人了。

    可上次的震荡也牵连了他。汪署长倒台后,他就直接被调到了后勤部门,担任技术人员,而这种调动其实也跟报复没啥关系,只是新来的队长是党政那边的人,虽然党政和学院在某些事儿上,会默契地抗衡军政,可私底下照样斗得很凶。

    历战不是新队长的嫡系,自然就要被放到边角的位置。再加上他这个人的性格有些傲,之前好的时候,因为工作上的事儿,也无意中得罪了不少人,所以最近这两年,他在反恐大队混的是极为不如意。

    这次丢枪事件,是个不好的导火索,历战虽然调到了后勤部门,可职称和级别还在,大队长态度这么严肃地搞他,很大可能是真想把他挤出反恐队,把位置腾出来给自己人用。

    这一点,历战是不难猜出来的,所以他特别着急地想把东西找回来,起码要保住这个饭碗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回到家中,历战躺在沙发上,思考了许久后,最终还是没有把希望完全寄托在秦禹身上。他也不知道后者是否因为上次的事儿记恨他,一旦对方不给他问,那枪和车就没时候能找到了。

    历战16岁考入警校,17岁就以极为优越的成绩去了反恐系进修,他智商很高,而且在反恐队中也是极为优秀的角色,所以对于追踪,排查,捋线索这类基本技能,早都有了自己独到的心得。

    历战缓缓坐起在沙发上,眯眼思考着各种信息,最终决定反推尤利军等人的行进路线。

    怎么反推?

    尤利军偷车的起点是在宿舍楼旁边的街道上,这是历战已知的,可他要真的从这里入手,估计是查不到什么的。

    老雷子要选择逃跑,那肯定是不会在路上给你留下什么线索的。而且松江市区内的监控系统也不完善,想通过这个找到对方行进轨迹,以及弃车地点,那太常规了,无异于大海捞针。

    所以,历战决定要反推对方行动轨迹,一点点地捋着线查回去。

    尤利军被抓之后,他们当天从特区墙小检查站,坐军用车逃离的事儿,就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。而他们之所以能这么走,区内一定是有人接应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历战不想再耗下去了,他就两天时间,没办法再浪费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历战离开家之后,骑了台很早之前买的摩托车,急匆匆地赶往了特区墙外的小检查站。

    那里的士兵,一定记得军车是什么时候开进区内的,什么时候开出去的,还有新元区那边是有建筑工地的,军车这么扎眼,肯定会有目击证人。

    这种寻找方式虽然很费时费力,可现在历战也没有更好的选择了。

    一路疾驰,历战很快进入了新元区,刚准备转弯向区外方向赶去,兜内的电话就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历战停车后,接通了手机。

    “我是秦禹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历战愣了一下,立马拿着电话应道:“哎,哎,你好,秦司!”

    “抓住的嫌犯都被一次提审了,我让人帮你问了一下,他们都说,你那台车不是自己处理的,都不清楚。”秦禹皱眉回道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啊,他们坐我车跑的,怎么会不清楚呢?”历战立即回道:“他们在撒谎。”

    “这帮雷子身上都有命案,抗拒审讯是意料之中的事儿。”秦禹沉吟半晌说道:“他们现在还没有心理崩溃的人彻底撂案,所以……我暂时也给你抠不出来什么有用的线索。”

    历战心烦意乱地擦了擦脑袋上的雪花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提供几个信息吧。”秦禹思考了一下说道:“他们是从特区墙这边的小检查站出区的,接他们走的是军车,但这两台军车一进一出,在区内停留了不超过十分钟。所以,我个人推测,尤利军等人是在新元区内上的军车。”

    秦禹给的这些消息,会让历战省下不少时间,他很感激地说道:“谢谢你,秦司!”

    “那么大一台车,不可能凭空消失了,应该还在区内,你找找吧。”秦禹轻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好,好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说完,二人结束了通话,紧跟着历战就骑着摩托车在新元区晃悠了起来,企图找一找昨天晚上看见军车的目击证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市区贫民窟内。

    从无人区特意过来要帮老李的中年汉子,低头烤着火说道:“哥,你这好吃好喝地带着我们,也不让我们干重活,兄弟们……心里过意不去啊。”

    老李吸着烟,笑着回道:“还没到时候呢,松江地面上的乱,还都在水底下呢。快了,快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