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眠之夜

简讯内容非常简单,只有寥寥几行小字。

    “辉哥,我也不知道咋跟你说……当面说不好,不说也不好,思来想去只能给你发个简讯了。嫂子最近一周多跟天南走的很近,经常一块出去,工地上已经有些流言蜚语了。刚才我出去办事儿,看到她跟天南一块去了宝辰酒店……。”

    天辉坐在车里,脑瓜子嗡嗡直响儿地看着这条简讯,双眼充血,整个人彻底懵了。

    任何一个男人,接到一条这样的匿名短信,都不可能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天辉呼吸急促地看着手机,缓了好半天后,才降下车窗吼道:“保子,大铭,你们过来!”

    不远处在跟众人聊天的保子和大铭,闻声后立马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咋了?”保子问。

    “开车,快,开车!”天辉嘴唇颤抖地催促了一句。

    保子怔了一下,以为工地有啥急事儿发生,所以立马就上车打火:“去哪儿啊?”

    “宝辰酒店,快点!”天辉浑身颤抖,攥着拳头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去那儿干啥啊?”

    “让你去你就去!”天辉吼了一声。

    保子愣了一下,立马挂档汽车,离开了原地。

    天辉在车上思考半天后,拿着手机给张晴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,老公?”

    “你那边完事儿了吗?”天辉阴着脸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没呢,喝了点酒,马上就回去了。”张晴有些喘地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天辉攥着拳头:“行,我也快完事儿了,你一会给我打电话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老公。”

    “嘟嘟!”天辉挂断了电话,双眼猩红地看向窗外,心脏猛跳个不停。

    “哥,到底咋了?”大铭在后座上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天辉听到他的话,暂时回过神来,扭头看了一眼二人,心里是有些后悔的。

    因为保子和大铭都是外姓人,这种事儿本不应该让他们知道。可仔细一想,简讯里的信息很明朗,说工地里不少人都在传这个谣言了,那他妈自己再捂着还有啥意义呢?

    天辉脑中思绪复杂,咬牙切齿地说道:“快点开!”

    保子猛踩了一脚油门,汽车飞速前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黑街地面上,老猫坐在车里,拿着电话冲马老二说道:“别磨叽了,快点来就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他妈已经往那边赶了,肯定跟你差不多到。”

    “好,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二人结束了通话,老猫坐在车里咬牙骂道:“艹NM的,惹急眼我,老子直接叫人崩了韩非。”

    “干他妈了个B的!”丁国珍这个小胖子也是恶狠狠地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九点二十分,宿舍楼外。

    两台面包车缓缓停滞,尤利军摸了摸脑袋,拿着对讲机说道:“楼内的人有点多,尽量别动枪,干完咱就走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后车的人用对讲机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尤利军推开车门,从包里抽出绒线手套戴上,扭头看了一眼四周后说道:“走!”

    一行十几个人手里攥着刀枪一路向前,很快就来到了宿舍楼门口。

    由于这是个集体宿舍,晚上经常有起夜的人上室外厕所,再加上楼内住着数百号人,也没啥贵重物品,所以为了方便,这个楼的大门都是不锁的。

    马仔上了台阶,刚想用撬棍撬一下门缝,却发现铁皮门吱嘎一声敞开了,顿时龇牙一笑,回头说道:“省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走,进去,快点。”尤利军点头催促了一句。

    一行十几个人,步伐匆匆地冲进一楼走廊,轻车熟路地奔着魏坤的房间走去。

    各个寝室内的工人,绝大部分都已经睡着了,而剩下还醒着的人,虽然也听到了脚步声,但全都没有多想。因为这地方人太多了,晚上有进进出出的也正常。

    尤利军没用一分钟,就带人来到了魏坤房间门口,左手握着门把手,用肩膀一顶,门就开了。

    室内,取暖用的火盆还在燃烧着,魏坤躺在床上,迷迷糊糊地问道:“是小李吗?”

    “小尼玛B的李!”

    尤利军此时脸上已经完全没有了神经质的笑容,只像个疯子一样冲过去,左手按住魏坤的胸口,一刀就奔着他的脑袋扎去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魏坤本能一躲,刀刃直接刺破了他右侧的脸颊,瞬间鲜血横流,吓得他浑身冒起了白毛汗。

    这一刀,不管是从力度,还是从角度上,都是奔着要他命来的。

    “CNM,给脸不要脸。”众马仔一块冲上来,全部攥着短刀,疯狂冲着床上捅去。

    屋内视线昏暗,魏坤在床上挣扎时也看不清楚对方有多少人,但他人很聪明,只顺手抄起脚下的一个行李包喊道:“CNM,老子崩了你!”

    众人以为他有枪,瞬间轰散。哪成想魏坤从床上跳下来,抡着行李包一边冲众人打砸,一边吼道:“来人啊,有人要杀我。”

    “杀你妈!”

    尤利军下手极狠极黑,他看不清楚魏坤手里拿的东西,只弯腰举起大火盆,冲着对方就砸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一声闷响泛起,火盆在魏坤的脑袋上爆炸,火苗窜起数米高,无数炭火落在了地上和床上。

    身上至少了挨四五刀的魏坤,被砸这一下后,惨嚎着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扎死他。”尤利军摆手低吼道:“捅死你,下一个管事儿的不跟我们走一条道,我继续干死他。”

    众马仔蜂拥着上前,求生欲爆棚的魏坤也顾不上此刻身上的剧烈灼痛感,只像是被困住的野兽般,双手抡着行李包疯狂反抗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房门被推开,数个听到声音赶来的民众,出现在了门口。

    屋内,烟雾缭绕,火光溅起,尤利军掏出枪,回头吼道:“CNM,你们进来一个试试?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宝辰酒店424号客房内。

    张晴坐在床边穿着衣服,声音婉转动听地催促道:“你也快点穿衣服吧,他都催了。”

    王天南像个可爱宝宝一样伸手挽住张晴的胳膊说道:“我想再跟你待一会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别闹,快点的。”张晴无语地催促道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门开,王天辉进屋后第一时间打开了灯,双目欲裂地看着二人。

    张晴脸色煞白,王天南吓的裤衩都快掉了,一脸愕然地看着王天辉,身体宛若雕塑一般怔住。

    搞破鞋事件东窗事发时,正好是王宗祥在网播台大楼,正式宣布要竞选首席议员之时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凌晨一点左右还有一章,等不了的同学,可以晚上八点后一块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