干把大的(盟主更)

一百警员,剑指后方仓库,两个排的驻军想拦也拦不住。

    这不是驻军敢不敢搂火的问题,而是心态的问题。这边当兵的都清楚,上层就是窝藏逃犯了,那你要无脑冲警员射击,回头人家把匪徒抓到了,你又怎么解释呢?

    一百多警员啊,怎么拦啊?能拦住吗?

    而且更为重要的是,这是营区指挥部大院,平时常驻部队最多就一个连。人家警员人数上有优势,而且要枪有枪,要自动步有自动步,那真干起来,驻军就一定能行吗?

    事发突然,完全没有准备的士兵和军官,全都懵了。当有一部分警员彻底冲过己方人群后,想开枪也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楼上。

    营长郭成听到楼下枪响后,瞬间懵了,浑身瘫软地坐在了椅子上喊道:“完了,唬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下死命令,让两个排的士兵开火,我带人拿迫击炮和40火下去支援。”翟文立即接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猪脑子啊?!”营长暴跳如雷地吼道:“人群压不住,嫌犯肯定要漏了,这时候开火有理吗?啊?!”

    翟文怔住。

    “去,你下去,告诉士兵都不要动了,等兄弟部队过来支援。”郭成立马吼道:“咱的人到了,给警员憋死在院里,还有得谈,上面肯定捂这个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,我现在下去。”翟文闻声立即向楼下跑去。

    郭成扑棱一下坐直身体,手掌颤抖地拿起电话,就拨通了团部团长的座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楼下。

    警员冲到后院后,还没等开始搜索,仓库内的尤利军等人就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往外打,谁能跑出去算谁的。”尤利军摆手吼道;“跳墙跑!”

    老猫看见这帮匪徒一怔后,立马回身喊道:“小禹,小禹,他们漏了。”

    秦禹听到这话,精神大振,伸脚踩着中枪的排长吼道:“CNM的,你再叫号啊,你再喊啊?匪徒不是没在这儿吗?!”

    排长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“妈了个B的,今晚干点大事儿。”秦禹转身吼道:“来,来,过来点人,跟我进主楼。”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付小豪听到喊声,带着二三十号人匆匆返回。

    后方仓库周边,匪徒们刚要四散着逃跑,十几名警员立马站在原地端枪射击。一排子D扫过去,三四人腿部中弹,踉跄着倒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杨钢捋着墙根想往墙上爬,但奈何腿脚不好,让朱伟一枪把子就给砸了下来:“你他妈的这腿脚就别爬墙了呗?来,跪下,咱俩唠唠。”

    周围枪声四起,尤利军等人被堵到了仓库里面,再也冲不出来了,被抓到只是时间问题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主楼内。

    秦禹带着付小豪等三十号人,直奔楼上营长办公室冲去。

    三楼楼梯拐角,六七名警卫持枪阻拦,领头尉官额头冒汗地吼道:“站住,不然我开枪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开尼玛啊?!”

    秦禹一巴掌呼过去:“滚开!”

    话音落,众警员纷纷举枪。

    秦禹拎着枪,扯脖子吼道:“就这么当营长啊,为难下面当兵的?能拦住吗?”

    等了数秒,屋内也没有动静。

    秦禹直接转身冲付小豪说道:“我想进去。”

    付小豪从警用多功能作战马甲里,拽出两块爆破铁门,墙壁的C4炸D,直接扔在了地面上:“CNM的,滚!”

    秦禹冷冷地扫了众人一眼,迈步就往屋里冲。

    士兵全部紧张兮兮地转过身,想要搂火。

    “亢亢亢!”

    付小豪冲着地面连开三枪:“让你们动了吗?来,往我这儿看。”

    秦禹捋着墙边带着十几个人冲进里侧,一脚踹开营长房门,慢慢悠悠地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郭成坐在办公桌内侧,参谋长右手按在腰间,对于究竟要不要拔枪这事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“秦禹,你想干……?”郭成沉默数秒,抬头就要说话。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秦禹一枪崩在办公桌桌面上:“我让你说话了吗?”

    郭成脸色涨红,怒急而起:“秦禹,你他妈别太狂了,一会其他部队过来了,事儿还不一定……!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还要拒捕呢?”秦禹挑着眉毛回了一句,抬手再次扣动扳机。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枪响,郭成在无比错愕的情况下,直接腿部中弹倒地。

    “秦禹,你……!”参谋长瞪着眼珠子就要拔枪。

    秦禹回过头:“你也要拒捕啊?”

    参谋长怔住。

    “滚!!”

    丁国珍扯着参谋长的头发,直接将他拽出了室外。

    郭成倒在血泊之中,捂着大腿,已不再主动说话。

    秦禹弯下腰,用枪戳着郭成的脸颊:“人在没在营区里?”

    郭成沉默。

    “你们743团整我不是一次两次了吧,是不是?”秦禹用枪戳着郭成的脑袋,一字一顿地说道;“CNM的,韩家的钱那么好拿吗?要不是党政上层要用他们拉拢王家,老子在逼韩桐退股的时候,就给他们打出松江外了。你还以为跟你们合作的是个什么人物呢?他们就是党政养的一条狗!明白吗?!”

    郭成咬着牙,捂着伤口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“你听好了,我会让743的团长,看着你被判死,还一点招都没有。”秦禹用枪顶了顶郭成的脑袋,转身喊道:“把他带下去,塞进车里。”

    “把他的通讯设备全搜出来。”丁国珍吩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付小豪脸色慌张地推门冲了进来,语气急迫地说道:“哥,外面有两个连的部队,已经堵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告诉我们的人,待在院内不要出去。”秦禹摆手回道:“我打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路上。

    冯喷子拿着电话冲秦禹喝问道:“人在没在里面?”

    “在,抓住了。”秦禹立即点头回道。

    “等我过去。”冯喷子话语简洁地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分钟后,冯玉年的汽车抵达营区指挥部大院外,被赶来的士兵拦住。

    “下车!”

    军士一看见开来的是警车,立马带着七八个人围过来,拽开车门就要动手。

    冯玉年慢悠悠的从车内钻出来,抬手就是一个大嘴巴子:“谁他妈给你撑的腰啊,说话声挺大啊?!”

    奉北。

    一架直升机腾空而起,直飞松江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吴迪在公司内,拿着电话吼道:“党政弄他也就算了,毕竟立场不同。但他妈了个B的,743团几次暗中搞事儿是什么意思呢?要打我还是打秦禹啊?!我不管驻军复杂不复杂,我就当他是冲着我来的。这一次我要不让743团扒层皮,老子算TM白混这么多年!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凌晨五章,晚上七章全部发完,总共爆发十二章,求订阅,求推荐,求龙舟助力啊!

    另外,明早无更,晚上8点一起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