卑微小战

秦禹洗漱完,换了身衣服才匆匆走进警司的餐厅单间。

    “秦……秦司。”历战略有些紧张地站起,冲他打了个招呼。

    秦禹对于历战这个人,肯定是没有太多好感的,因为之前毕竟对方给他添了很多麻烦,导致他差点死在区外。虽然双方是因为立场不同,但过程和结果确实也是不太愉快的。

    “有事儿啊?”秦禹上下打量了一下历战,弯腰就坐在了椅子上,回头冲丁国珍说道:“随便弄点吃的,我马上得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行,我去给你掂对点吃的。”丁国珍点头离去。

    历战内心焦急,可面对秦禹时又有点张不开嘴,站在原地的体态和表情都很尴尬。

    “坐吧。”秦禹招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历战斟酌半晌,弯腰坐在了秦禹对面:“我……我确实有点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儿?”秦禹问。

    “宿舍楼纵火案的匪徒,你们是不是抓到了?”历战试探着问道。

    秦禹心里对他没有信任,只略微怔了一下回道:“匪徒是抓到了,但不是我们扣押的,人交给部队了。怎么,这个案子跟你也有关系?”

    历战是反恐大队的,所在部门隶属于警务系统管辖,由警署直接调配,所以他在松江也是有一些朋友的,知道秦禹这话是托词。

    “秦司,我来问这个事儿,没有任何别的意思。”历战表情诚恳,言语急迫地解释道:“是这样的,昨天晚上宿舍楼着火,我也是在现场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在?”秦禹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“对,案发前我在北临街下面跟朋友喝酒。”历战立即点头回道:“散了之后,我本来要回单位宿舍睡觉,但路上碰到了宿舍楼着火。当时情况挺紧急的,我也没多想,直接就下车帮忙了……等事情快结束了,我想去车里拿瓶水,才发现车丢了。”

    秦禹听到这里,一脸茫然。

    “我问了一下在现场的人,有人说那些匪徒,是遭遇了你们警司警员的拦截,才跑回来开我车逃掉的。”历战双眼盯着秦禹,很急地说道:“我车里有警服,有证件,还有配枪……再加上车也是反恐大队的,这丢了……我很麻烦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确定是匪徒开你车跑了吗?”秦禹心里暗道这个历战可真的是太丧了。

    “我核实了不少人,可以确定车就是匪徒开走的。”历战话语坚定地回道:“并且我当时在救火的时候,也确实听到了汽车附近有枪声。”

    秦禹沉默。

    “秦司,这警员的配枪就是命根子,而且汽车也是在编的,一旦丢了,您知道意味着什么。”历战话语非常客气,一切只为了生活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让我帮忙审讯一下匪徒,问他们把你车弃在哪儿了,是吗?”秦禹问。

    “对,对,”历战点头:“就是这个意思。我就想让您帮我问一下,匪徒到底把我车和枪弄哪儿去了。”

    秦禹闻声没有回话。

    “秦司,我这怎么说也算是为了干好事儿,才把车和枪弄丢的。”历战求着说道:“您看在咱们都是在警务系统当差的份上,帮我审一下,行吗?”

    秦禹思考数秒,才轻声回道:“你这个情况,我得核实一下,你留个电话,有信儿我让人通知你吧。”

    这种模棱两可的官话,让历战有些不安,他十分想再求一下秦禹,但见后者脸上始终都没有笑脸,也就硬生生的把话憋到了肚子里。

    “秦司,那这事儿就麻烦你帮帮忙了……。”历战缓缓起身,犹豫了半晌后,才别别扭扭的从怀兜里掏出一个小礼盒:“这……这是我朋友从欧盟区买的一块定制手表,挺稀有的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

    秦禹拿起礼盒扫了一眼:“你送我礼,有点奇怪啊。”

    历战听到这话,更加尴尬。

    一个人近期的处境是否窘迫,其实从他的一个眼神,一个动作就可以看出来。秦禹缓缓将礼盒放在桌上,插手说了一句:“送礼就算了,事儿我帮你问问。”

    “麻烦了。”历战木然点了点头,心里其实已经不抱秦禹会帮他的想法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七八分钟后,历战离去,秦禹在餐厅单间内吃起了晚饭。

    “历战找你干啥啊,哥?”丁国珍问。

    “他遇到了点丧事儿。”秦禹喝了口汤,掏出电话拨通了老猫的号码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我问你点事儿。”秦禹一边吃着饭,一边拿着电话问道:“昨天你拦尤利军的时候,注没注意到,有嫌犯在宿舍楼旁边的路口,开了一台车走?”

    “对啊,是开了一台车走。”老猫反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什么车,你还记得吗?”

    “我今天补报告的时候写了啊,好像是一台越野警用车,印……印的是反恐LOGO。”老猫回忆了一下应道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是吧?”

    “艹,当时就是我追的尤利军,有啥不确定的。”老猫点头:“是一台警用车,黑色的。”

    “一会去特战旅提审,你帮忙问问,这帮王八蛋把车弃在哪儿了。”秦禹嘱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失主找过来了?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猜猜失主是谁?”秦禹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谁啊?”

    “历战。”秦禹挺无语地解释道:“他当时路过那边,着急去救火,把车和配枪都丢了。”

    “卧槽,我想起来了,对对对,我救火的时候看见过他。”老猫恍然大悟地说道:“我就说嘛,当时有个人挺眼熟的。艹,对,就是他。”

    “嗯,他过来特意找我了,还要给我送个礼,让我帮忙审一审车的去向。”秦禹咬着馒头说道:“一会让咱审讯组的这帮人,帮他问一问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心胸挺开阔啊,”老猫调侃着回了一句:“他当初差点没坑死你啊。”

    “唉,过去的事儿了,老徐和老汪都倒了,还纠结这个干啥。”秦禹顺嘴回道:“而且他当时也是好心救火,咱们顺嘴问一句的事儿,没必要卡着他。”

    “行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等我过去聊吧,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二人就结束了通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王家大院内。

    王天南在屋里躺了一天后,在晚上的时候用手机拨通了张晴的号码,但后者依旧没有接,仿佛彻底消失了一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