尤利军

大光头带人来到韩非的汽车旁边,伸手指着后面的人说道:“你们去后面那台车。”

    众人闻声转身,上了后面停滞的面包车。

    大光头坐进车内,笑着冲韩非说道:“好久不见啊,呵呵。”

    “军哥,我给你介绍一下,这是咱们这届要选新元区首席议员的王哥,王宗祥。”韩非笑着介绍道:“王哥,这是我大哥身边的兄弟,尤利军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!”

    “你好!”

    王宗祥和尤利军互相握了握手。

    “事儿怎么弄啊?”尤利军跟二人寒暄两句后,就直奔主题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竞争对手找了一帮特殊民众……。”韩非转过身,话语详尽的跟尤利军介绍起了老李这边的情况。

    尤利军听完之后直接问道:“是争取过来,还是让他们放弃跟对面的合作?”

    “如果能争取那自然最好,要争取不了,也一定不要让他们继续跟对面合作。”韩非皱眉嘱咐道:“王哥这边要参加竞选,王家的人不好出面摆这事儿,你费费心,帮忙跟对面把事儿谈妥。”

    “行,我知道了。”尤利军点头。

    “狠点办着,只要不要闹出大动静,其他都无所谓。”王宗祥目光阴沉,话语非常狠地冲着尤利军交代了起来。

    三人坐在车上聊了能有二十多分钟后,韩非才拍着尤利军的大腿说道:“先休息休息,吃个饭,回头我让人带你过去先看一眼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尤利军话很少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间眨眼过了一周,在这期间尤利军曾两次去北临街的宿舍楼找魏坤,但后者都不在。因为他已经和老猫达成了协议,最近这一段时间,都尽心尽力的在区外生活村,帮老李拉未来的选票。

    这天下午,魏坤在生活村内办完了事儿,重新办理了快要过期的务工证,才匆忙返回市区。而他刚到没多久,尤利军就接到了消息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新元区工地内,王宗祥叫回了天辉,在车里冲他嘱咐道:“我今天就会向市议会递交竞选报告,晚上的时候,在网播台接受采访。到时候你给我闹点动静,整个几十人过去轰场。”

    “行,人我来安排。”天辉一口答应了下来:“条幅,举牌,我马上让人去做。”

    “你办事儿就是比天南聪明。”王宗祥赞叹一声说道:“告诉他们把衣服都换一换,弄得像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天辉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“好,那我先走了,晚上电话联系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二人谈完后,天辉也没有马上返回施工路段,而是帮着王宗祥去张罗晚上弄排场的事儿。

    在这期间,张晴找了个外出办事儿的借口,正跟王天南在市区某商场逛街呢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江南区。

    老李坐在天宝慈善基金会的办公室里,正在琢磨事情的时候,抽屉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老李拿出电话,低头扫了一眼来电显示后,才迈步走到了窗口按了接听键:“喂?”

    “今天王宗祥会正式宣布参选,各种材料已经递交到了市议会那边,晚上也会参加网播台的一个访问……正式的造势已经开始了,”电话内的人,轻声说道:“你心里有个准备吧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行,”老李笑着点头: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就这样。”对方说完,就挂断了手机。

    老李眯眼看着窗外的景色,沉思好一会,才拿着电话发了一条短信:“一切就从今晚开始吧……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,八点多钟。

    两台面包车停在了北临街的宿舍楼门前,尤利军摸了摸大光头,轻声吩咐道:“钱拿上,走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一行五人下车,尤利军背手走在最前面,上了台阶就进了宿舍楼。

    楼道内,刚下班回来的民众有的正在吃饭,有的正在生火取暖,总之是一片忙碌的景象。

    尤利军身后的马仔闻着屋里难闻的气味,看着阴暗的走廊,顿时捂着鼻子说了一句:“卧槽,这是人待的地方吗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找谁啊?”里侧一名中年,吃着杂粮饼,抬头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来找魏坤,他在吗?”尤利军背手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中年扫了他一眼,回头喊道:“小坤,有人找你。”

    过了十几秒,魏坤从小单间内走出来,笑着问道:“谁找我啊?”

    “我。”

    尤利军面无表情地走过去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魏坤怔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市区内,汽车里。

    王天南心情无比愉悦地抓着张晴的小手说道:“先别回去了,咱俩找地儿待一会呗。”

    人就是这样,心里底线只要被突破一次,那就彻底无效了。

    其实细细来看,王天南性格上的缺陷,跟他原生家庭的影响是分不开的。他从小被管得太严,所以在性格上就有些叛逆和冲动。他成年后又被强行安排婚姻,自己根本没谈过恋爱,平时除了嫖就是嫖,所以他一跟张晴接触上,内心那种欢愉和幸福感,是比普通人更为强烈的。

    张晴坐在副驾驶上,连连摇头说道:“不行,天辉今天在家,我必须得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撒个谎呗!”王天南攥着张晴的小手说道:“他晚上要给我宗祥叔办事儿去,肯定会回来的挺晚。”

    张晴架不住王天南的软磨硬泡,在半推半就的情况下,给天辉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喂,老公啊,我……我今天要稍微晚一点回去,小杨来市区了,我跟她吃饭呢。”张晴找了个借口。

    “行,那你跟她玩吧,正好我今晚也有事儿。”王天辉根本没多想地说道:“要是太晚了,你给我打电话,我过去接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嗯,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二人结束通话后,王天南一口亲在张晴的脸颊上说道:“……找个好地方,今晚说啥大干一场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呢!”张晴羞红了脸。

    王天南就喜欢看张晴这种模样,浑身酥麻,宛若过电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北临街宿舍内。

    魏坤将尤利军等人请到了自己二十多平的小房间里,笑着问了一句:“你们找我有什么事儿吗?”

    尤利军背手打量了一下屋内的环境:“有啊,我们给你送钱来了。”

    魏坤怔住。

    北临街下方很远的路段上,曾经跟秦禹一块去区外拿钱赎金雨停等人的历战,此刻正在一家小饭馆内跟战友吃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