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志者事竟成

王天南本身就不是啥意志坚定的人,再加上晚上喝了点酒,跟张晴也有点肢体上的碰触,所以此刻彻底破了心里的那道线,一把就将张晴拽过来,噘嘴就开啃。

    张晴用力推搡,发丝凌乱地喊道:“哥,哥,你干嘛……?”

    “我干,我干!”王天南疯了,满头是汗地忙活着。

    “哥!!”

    张晴尖叫一声,后背靠在车门上,双手用尽全身力气将王天南的脸推开:“别这样!”

    王天南被推开后,冷静不少,意识到自己身在工地,一旦被人看见会有非常恶劣的影响。

    张晴喘息着看向王天南,神情慌乱地整理了一下头发后,匆匆推开车门,直接快步离去。

    王天南擦着脸上的汗水,一拳捶在方向盘上骂道:“刚才就他妈多余回来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晚。

    天辉十点多钟才返回工地,匆匆吃了口饭后,就回到了住所内洗澡,准备休息。而王天南则是彻底被点燃了,躺在楼内宿舍里,满脑子都是张晴的身影。

    越想越难受,王天南失眠了,起床披上个外套,拿着手电筒就去了室外。原本他准备巡视一下工地,分散分散注意力,哪成想却鬼使神差地走到了另外一间宿舍楼,正好来到了一楼天辉的寝室窗外。

    屋内灯光昏暗,窗帘上有朦朦胧胧的影子,王天南像个老变T一样地凑过去,刚想弯腰听听声,就感觉身后肩膀被人拍了一下。

    王天南吓的扑棱一下转身,抬眼就看到了自己的媳妇黑铁塔。

    “你干啥呢?”黑铁塔穿着个军大衣,右手拿着手电筒,粗声粗气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王天南是有点惧内的,因为他媳妇比他还虎,而且娘家强势,一旦发起疯来,场面完全控制不住,所以他这时冷汗都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跟你说话呢,你干啥呢?”

    “别吵吵。”王天南做了个噤声的手势,站在墙根旁边没动,有点急才地说道:“他妈的,小包说最近工地有小偷,偷废料,我出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我咋没看见呢?”

    “要让你看见了,那还叫偷吗?”王天南摆手招呼道:“走走,你跟我四处看看。”

    黑铁塔神经大条,再加上她又不知道王天南和张晴之间发生的故事,所以也没细想,拿着手电筒就要跟他溜达溜达。

    二人刚走,天辉的房间内就传来了男女操练的声音,若有若无,隐隐约约,搞的王天南心里很是焦躁与不爽。不过黑铁塔的反应却有些娇羞,伸手挽住了王天南的胳膊,轻声说道:“要不叫别人溜达吧,咱俩回去休息得了……。”

    王天南听到这话,汗毛都立起来了:“再看看,再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看啥啊,我不好看啊?”黑铁塔有点不高兴了。

    王天南额头青筋暴起地看着黑铁塔,沉默了足足两三秒,才点头说道:“好看,好看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天,王天南已经控制不住地去财务室,经常找各种理由跟财务谈事儿,但张晴却总是有意无意地回避他。

    就这种若即若离的感觉,对王天南这种根本未曾拥有过爱情的大老粗来说,杀伤力无疑是致命的。他开始发疯一般的对张晴示好,经常偷偷买一些礼品,贵重的东西,往张晴的柜子里塞。

    但光这样撩肯定是不解渴的,所以王天南琢磨了很久之后,特意挑了一天王天辉返回龙城的日子,找了借口请了公司几个部门的高层吃饭,而这里自然少不了财务部。

    席间,众人都喝了酒,那自然张晴也不例外,没敬两轮整个人就有点懵了。

    散场后,王天南并没有在人前表现出对张晴的不一样,反而是开车特意送了其他几个部门的领导回寝室。

    忙完之后,已经是十二点多了,王天南坐在车里斟酌许久后,给黑铁塔拨了一个电话,轻声说道:“老婆,我今天在外面办点事儿,晚上就不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行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,你早点睡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二人结束通话后,王天南戴着鸭舌帽,穿着谁也认不出来的军大衣,去了天辉的寝室门口,伸手敲了敲门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,屋内传来张晴的声音:“谁啊?”

    “是我,天南,我有点事儿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屋内沉默了许久后,房门才吱嘎一声敞开。

    张晴没有开灯,只穿着睡衣站在门口,轻声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王天南攥了攥拳头,犹豫了两秒后,猛然扑进屋内,直接用脚勾上了房门:“……晴,我实在控制不住了,满脑子都是你!”

    说完,王天南张开双臂就扑了过去,张晴推搡了他几下,二人一块倒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松江北站。

    王宗祥和韩非二人坐在车内,正一边交谈着,一边等待。

    “网播台那边我问了,天宝慈善基金会的捐助已经弄完了,现在利用媒体狙击他们效果已经不大了。”韩非低头摆弄着手机说道:“最好的办法,就是让这个生活村的民众,不配合老李演戏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这个意思。”王宗祥插手应道:“他们这个点找的很好啊,这几个生活村是弱势群体中的弱势群体,再加上之前他们这里的人参与过核辐区的修建,所以很容易引起社会各界同情。老李要是利用这事儿洗白了,是有机会能重新站出来选的。”

    “要摁死他,不能再给他们机会。”韩非赞同地说道:“从民众这边入手吧!”

    “怎么办,我找人去谈?”王宗祥问。

    “去谈的人马上就到了,”韩非回头说道:“是我哥叫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,我既然参选了,王家在有些事儿上就不方便露面。”王宗祥话语沉稳地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韩非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大约十分钟后,松江北站内走出来六七个男子,领头一人剃着大光头,穿着锃亮的棕色皮夹克,扭头看向四周,吸了吸鼻子说道:“这边更冷啊!”

    大光头生得浓眉大眼,很有英气,美中不足的是后脑位置有一块明显的金属片镶嵌,看着非常别扭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大光头吸了吸鼻子,顺手戴上绒线帽,领着众人离开出站大厅,就去了韩非那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