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座城,两个世界

两天后,周六下午,老猫站在马家仓库门前,拿着电话问道:“不对啊,我看这来拉物资的车,上面怎么印的是天宝慈善基金会的车?”

    “对,没错,搞这次事儿我们就是以天宝慈善基金会的名义来弄,先不要炒个人,让媒体和民众的关注度在这个基金会上。”老李话语简洁地说道:“我是这个基金会的负责人,回头我会以基金会会长的名义,向市议会递交竞选新元区首席议员的报告,这样操作,不至于太上线。上回我露个脸,直接在网上就被攻击了,现在我们合理回避一下。”

    老猫有些疑惑:“光彩的事儿都放在基金会上了,会不会有问题啊?”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老李摇头:“热度有了,我会在合适的时候跳出来露脸的。弄这方面的事儿你不懂,照做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老猫确实也不太懂这里面的事儿,但他相信老李懂,所以也就没再多问:“行吧,那我们现在就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,就这样。”老猫挂断手机后,回身冲着刘子叔等人张罗道:“来吧,来吧,开始搬吧。”

    言毕,一行十几个人将提前购买好的物资,礼品,全部搬到了四台卡车上面。老猫站在大门口,擦着额头上的汗水说道:“这都是钱啊……要让我嫖着花,都够乐呵一年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真是三句不离老本行啊。”刘子叔无语。

    “心疼啊,兄弟。”老猫叹息一声:“这还是第一回送呢,后面还得发现金。他妈的,想当官也得有成本啊!”

    几个人站在汽车旁边聊了能有十几分钟,老李的朋友牛海才匆匆赶到。他今年也五十多岁了,但身体很好,看着白白净净,脸上也没有那么多褶皱,瞧着就跟四十多岁似的。

    “牛叔,咱走啊?”老猫掐灭烟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走吧,走吧,那边我都安排完了。”牛海点头后,急匆匆的就上了越野车。

    “哎,徐导,你们车跟我们后面就行。”老猫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不行,你们得坐我的车。”网播台来的外景导演,摆手喊道:“车上得录一段。”

    “这还得录啊?”

    “得录,过来吧。”徐导招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忙活了十几分钟后,众人才离开马家仓库,牛海和老猫坐在摄影车内,全都戴上了收音麦克,化了轻微的淡妆。

    导演坐在副驾上,扭头冲着摄像问道:“外景录了吗?”

    “推完了。”摄像点头。

    “OK!”徐导拿起草稿纸,回头看向老猫和牛海说道:“车里会问几个问题,你们不要紧张,咱们就像是唠嗑一样就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老猫点头。

    “OK!”徐导回应一声,指着摄像比划道:“来,3.2.1,外景二组,开镜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摄像往前推了镜头,车内瞬间安静了下来,之前一直跟老猫等人没啥交流的女主持人,立马换上了一副笑脸问道:“牛先生,请您给我们简单介绍一下,这一站我们要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我们要捐助的这几个生活村呢,由于经济基础较差,地理位置也很偏僻,村里的人没有固定收入,就只能让各村青壮年办理区内临时务工证,在这边集体打工。我们现在要去的,就是他们居住的宿舍楼。”牛海话语详尽地说道:“这个地方就在黑街区内,靠近特区墙……。”

    主持人听完后问道:“这个宿舍楼,是生活村民众自己花钱租赁的吗?”

    “是的,就是那种对外出租的床铺宿舍,几毛钱一天,这几个生活村出来务工的人,都在这儿住。”牛海点头。

    “哦,是这样。”女主持人转身看向老猫:“李先生,我特别想问一下,这次天宝慈善基金会为什么会选择这样的人群,进行捐助……?”

    老猫咧嘴一笑,非常官方地说道:“关注弱势群体,一直是天宝基金会……。”

    车内的采访大概持续了十几分钟,徐导感觉素材差不多够了,就让摄像关掉录像机,随便跟老猫还有牛海聊了起来。

    没来这个宿舍楼之前,老猫其实是有点心疼自己花出去的钱的。可真来到这个地方一看,他心却莫名地揪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个楼不在区内市中心,离特区墙特别近,周围全是空旷的大野地,只有孤零零的数座七八层高的楼房矗立在冰天雪地内。

    楼内没有煤气供暖,电灯在晚上九点之后就关闭,每天供水只有三个小时,楼后侧的露天厕所几乎没啥人打理,恶臭熏天,到处都是老鼠。

    牛海认识这里的人,来之前已经提前打过了招呼,不少换班的工人听说今天有人捐助,就都没有离开,特意收拾了一下房间,前来迎接。

    老猫跟随着众人,以及采访的媒体走进楼内后,眉头一直是紧皱着的。

    楼内各屋的宿舍面积,大约都有三四十平左右,可几乎没有什么活动的空间,床挨着床,阳光照射不进来,屋内全是潮湿的味道。

    未成年的孩子,患有各种慢性病的五六十岁老头,还尚有劳动力的老妇人,全部衣衫褴褛地站在各屋门口,目光麻木且面无表情地看着摄像,看着衣着得体的老猫等人,一动也不动地矗立着。

    区内世界的花天酒地,夜夜笙歌,达官显贵们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,这些都与这里毫无关系。

    什么是阴暗面?什么是城市最难被人注意的一角?这里就是!

    一座城,两个世界,两个人种。

    老猫走在这里,嘴里再也说不出那种作秀的话,内心也无比羞耻。利用这样一群人去完成自己的利益诉求,这真的不是一种残忍吗?

    哦,不,老李曾经说过,过程不重要,重要的是双赢,你帮了他,他也能帮你。

    老猫克制着自己的情绪,暂时忘了来这里的目的,只认真的跟刘子叔等人分发物资,与认识牛海的人频繁地交谈。

    大约一个多小时后,秦禹刚在公司开完会,想返回警司就接到了老猫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我有点好事儿,你快过来一趟,我在北临街这边……。”老猫在电话内急匆匆地催促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市区内。

    老李坐在车内,拿着电话说道:“不要急,按照我说的办就好。这事儿要铺垫,现在看着面上是一潭死水,但只要我吹风了,浪就要一波接一波的来。长线整下去没有任何意义,我要一把定输赢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