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家内定的竞选人

风力村的事件结束后,天成建筑公司如期交付了占地任务。又过了一个多月,九区铁路项目组下达二期承建任务,各承包商开始动工。

    新纪元已经过了二十多年,茫然的民众从动荡,到看着大区成立,又到现在的逐渐稳定,政F终于开始寻求发展。这个过程可能会比纪元年前缓慢许多,各种资源也没有以前丰富,但好在很多人还是看见了希望。

    除了铁路项目在火热推进之外,新区首席议员的选举也在万众瞩目下进行着。但老李跟秦禹说过,这个事儿急不来,他需要铺垫一下,所以后者也只能安心等待他能给出的变化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个月后。

    王氏族长受邀进城,跟松江市二把手政务署署长在江南区吃了一顿饭,闲聊了半个多小时左右,随即返回龙城。

    当天中午,王氏家族的三房“掌门人”王宗堂被叫到了龙城的王家别苑,见到了族长。

    书房内,王宗堂给族长倒了杯茶,轻笑着问道:“大爷,上面的态度明确了吗?”

    “早都明确了。”族长插手坐在木椅上,轻声说道:“是署长秘书送我回龙城的,这边的永久居留权抽签由我们来搞,市里会派监察组监督。”

    “那待遇不错了。”王宗堂一笑:“有多少个名额?”

    “第一期十五万。”族长沉吟半晌说道:“还有二期。”

    “有点少啊,呵呵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不错了,象征性的让你发一发居留权,已经是天大面子了。”族长轻声回道:“政F扶着咱,是为了让咱听话,让民众听话,给你太多权利,你不可控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也是。”王宗堂点头。

    族长慢悠悠地端起茶杯,用余光扫了一眼王宗堂问道:“你觉得这个永久居留权抽签发放的事儿,由谁来搞比较好啊?”

    王宗堂一怔:“这个我们插不上嘴吧,看您安排啊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族长一笑,喝了口茶水感叹道:“这在区外呢,各房一人管一摊,谁也干预不到谁,我手里这杆小秤还好平衡。但现在要进区了,有的要留在区外继续照顾剩下的产业,有的还要先进去打前站,这谁前谁后的事儿,也是个难题啊。”

    王宗堂听到这话,脸上也没啥表情,更没有主动接话。

    族长翘起二郎腿,体态松弛地看着侄子问道:“这个事儿,我也细考虑了一下,要不行……就你来干吧。”

    王宗堂咧嘴一笑:“我来发放居留权吗?”

    “嗯,居留权你来发,动静有了,你带着业绩先进区参加首席议员选举。”族长轻轻点头说道:“路家里给你铺。”

    王宗堂其实刚才听到有十五万个居留权名额的时候,心里就已经清楚了,这个活儿落在谁身上,谁就会被家里推进区竞选首席议员。但族长这时候突然问他态度,真的是想让他出来选吗?

    王宗堂抬头瞧了一眼族长的表情,沉默半晌后,笑着问道:“我听说宗祥对首席议员的事儿也很上心,这突然叫我出去选,他会不会有情绪啊?”

    “你的性格和能力更适合当这个首席议员。”族长淡淡地回道:“也不是多大个官,替政F跑腿办事儿而已,他会有什么情绪。”

    王宗堂盯着族长的眼睛,不自觉地搓了搓手掌:“算了吧,这次议员选举有韩家的影子,一直跟他们对接的也是宗祥。再加上他跟政F那边人头也熟,有啥事儿跑起来方便,要不行的话,这活儿还是给他吧。这次新区扩建,三房这边会有一些人进区,但我会留下……继续管理管理咱家区外的产业。毕竟这边还是根啊,龙城兴旺,区内自然兴旺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族长一笑,伸手指着王宗堂说道:“你啊,你就是想得太多了!宗祥那边我都谈过了,你上,他一样服你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吧,”王宗堂再次摇头:“还是他跟韩家和政F更熟悉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唉。”族长叹息一声,缓缓点头说道:“宗堂啊,你们这一辈人里,就你的格局大一些,不争不抢,默默干事儿,替我省了不少心啊。”

    王宗堂一笑,没有接话。

    “一看到你,我就想到你爸了。”族长沉默许久后,满眼感慨:“他还在的时候,有什么事儿都是我俩商量……。”

    王宗堂听到这话,表情变得严肃,低着头,也不吭声。

    “宗堂,我都这个岁数了,活一天少一天了。”族长扭头看向他,再次说道:“等我没了,能接班的也就是你了,光靠一房这边守业都难啊。”

    “您这是说的啥话啊。”王宗堂一笑,抬头回道:“您这个身体,再管王家二十年不是问题啊,我们这辈人还有成长空间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对,咱家别的不多,就是人多,矮子里拔大个,也能整出几个管事儿的。”族长大笑,指着王宗堂说道:“行吧,那就你留在龙城,跟我身边……未来我会把其它几个房的产业,都往你那边靠靠……族长这个位置啊,得养,不是一朝一夕能坐的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王宗堂离开书房,笑吟吟的跟着一方亲属打了一遍招呼后,才乘车离去。

    又过了一小会,王宗祥走进了族长书房:“爸!”

    族长看向自己儿子时,脸上已经没有了任何笑意,只语气平淡地问道:“居留权的事儿,你想好怎么办了吗?”

    “想好了。”王宗祥立即点头说道:“抽签发放,我只管大事儿,名额全部下放给各个生活村。具体事件让他们来搞,尽量公平公正,不让民众那边有过多猜想。”

    “跟韩家多接触一下,最近多露露脸。”族长轻声提点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王宗祥点头,笑呵呵地问道:“爸,宗堂刚才啥态度?”

    “他想上,但表面上看着对这事儿一点兴趣都没有。”族长轻声说道:“你是表面上,背地里,看着都太想拿了。”

    王宗祥怔住。

    “心里的想法不要轻易就让别人看出来。”族长眉头轻皱地说道:“越想要,就越要让人感觉你不要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王宗祥点头。

    “做好进区准备吧。”族长扔下一句,直接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市区内。

    老李找的人站在街道上,吸着烟,正扭头看着对面的一家酒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