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禹的想法

下午,付小豪开着载着秦禹去了江南区一家茶馆,见了神采奕奕的老李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昨天挺累的吧?”老李坐在椅子上,笑吟吟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何止挺累啊。”秦禹叹息一声回道:“能挺过这一关,就真的是烧高香了。驻军团那边背刺我一刀,当时我都已经完蛋了……还好林家愿意伸手,把我从棺材里拉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求林家,他马上就答应了吗?”老李问道。

    “哪有那么简单的事儿啊。”秦禹摇头:“我和林骁聊了有一会,他才带我去的王家。”

    “我猜也是。”老李点头:“不过能帮忙,就已经是雪中送炭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我心里是有数的。”秦禹递给老李一根烟,表情略显颓废地说道:“这不打不知道,一打吓一跳啊。王家在龙城那边确实是身板很硬实啊。昨天林骁带我去了,他们那个族长连话都没说,一直别人跟我们谈的。”

    “谁啊?”老李问。

    “好像叫什么温北梁。”秦禹想了一下回道。

    “谁?”老李明显怔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温北梁。”秦禹重复了一句:“你认识他吗?”

    老李一笑:“听过,我知道有他这么个人。你继续说。”

    “四台直升机落院内了,人家都没服软,那个温北梁张嘴还要两千万呢。”秦禹忍不住连连摇头说道:“林骁拿枪顶在他脑袋上,人家都没说软话,我这一看……王家还真是有点底蕴的。”

    付小豪一脸茫然,有些想不通地问道:“部队的人去了,他们还敢要两千万?他妈的,他不怕直升机上天,冲下面一顿突突啊?”

    老李无语地看了他一眼:“哪有那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“枪杆子在部队手里,真就打了他王家,又能怎么样呢?”付小豪依然有点想不通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能怎么样?呵呵,能龙城周围暴动,能松江政F跟独立师翻脸。”老李皱眉说道:“从客观的角度看,你天成在风力村占地一点毛病都没有,可你只要动刀动枪地强拆,那一定是你理亏。王家本来就是以小型政F形式在待规划区经营着自己的产业,那人替风力村出头有毛病吗?你第一独立师无端冲这么一个庞大家族开火,民众会不会反弹呢?站在民众的角度上,能保证他们进区后权益,以及区外权益的是谁呢?是人家王家,明白吗?在区外,这帮人连军粮都敢抢,仗着的是什么啊?仗着的是人家是弱势群体,懂吗?再说直白点,昨天晚上人家就急眼了,整一百个民众冲进来给秦禹他们真弄了,你部队能开进龙城,冲着待规划区民众开枪吗?”

    付小豪沉默。

    “还有,党政拉拢这些大家族,是为了更好地控制民众。你军政派隔锅台上炕的过去清缴这些人,那政F能干吗?党政和学院派能干吗?”老李眉头轻皱地说道:“部队的军费是谁给的,是自己印的吗?那是政F财政部门给的。虽然政F和部队之前有协议,但你从人家那儿拿钱是事实啊。还有,财政部的钱又是谁给的呢?那是从民众那儿要来的税收……这里面一环套一环,是相互制约的。那天天喊着要翻脸,喊打喊杀的那都是没脑子的话,想法极其幼稚。为啥政F非要扩建新区?因为民众是基石,是能带动经济和发展的主要劳动力。你部队一不爽了,就去待规划区瞎搞,那政F控制不住局面了,税收没了,部队还能继续存在吗?没钱了,你还打个毛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懂了。”付小豪缓缓点头。

    “铁帽子王在八区开火了,为啥没有继续搞,那是因为他清楚,打燕北好打,可打下来谁给你经营和管理呢?”老李再次说道:“所以啊,他要上去也得是政放在前面,军放在后面。这也就是他为啥还在等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秦禹听完老李的话,也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:“是的,我之前有点把王家这样的大族想简单了,同时也他妈挺佩服我那个哥们吴天胤的。他最开始的想法,就是要像王家这么搞,可惜刚有个雏形就被拿掉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,吴天胤是个人才,但性格太刚了。”老李一针见血地评价道:“你看王家,能软能硬,能屈能伸,揍你的时候往死里打,林家一去了,也马上就可以谈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秦禹感叹着说道:“我跟他们碰完之后,心里突然有个想法。”

    “啥想法?”老李问。

    “光在区内搞地面前途不大。”秦禹眼神明亮地说道:“如果我在区外能形成一定影响力,用武装保护自身利益和发展速度,那未来是会有大搞头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一定的。”

    老李立马点头,话语详尽地提点道:“如果你能有一只武装,去待规划区经营一些生意,保证基本民众需求,跟各个生活村打好关系,再配合上你本就在体制内的身份,那未来时局一旦发生转变,你可能坐着火箭就冲起来了。你看王家,新元区没扩建的时候,有几个人注意过他们?可最近这段时间,松江所有目光都聚在了龙城,他们家的人,一进区那就是有一席之地的啊!”

    秦禹闻声不自觉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药厂,完成的是吴迪的布局以及政治诉求,你也得想想自己的政治诉求在哪儿了。”老李点着桌面说道:“不要稀里糊涂地干,得有规划和目标。”

    “妈的,胤哥不走,我支着他干就完了。现在他跑去俄区了,我手里还真没有适合弄这事儿的人。”秦禹脑中也在思考着这事儿的可行性。

    “这事儿你先想着。”老李沉吟半晌,话语简洁地补充道:“竞选议员的事儿,你先不要管,我来铺垫铺垫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南沪机场,之前在欧盟区无意中跟秦禹合作了一把的陈俊,带着两三个朋友,大步流星地走到了室外,抬头看着湛蓝的天空说道:“天真好,我又回来了,呵呵……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