闷炮炸响王家

龙城王家别苑主楼内,林骁态度强硬的把话说完之后,王氏族长慢悠悠地端起茶杯,完全没有跟他主动交流的意思。

    旁边的座位上,那名刚才一直陪着族长聊天的中年,体态放松地看着林骁,插手说道:“新元区扩建,政F要收纳一百五十万人进城,这些人里有抢过军粮的,有杀过人,还有倒腾违禁物品的。林旅长既然说要打一打地方势力,呵呵,那你准备把这一百五十万打没多少啊?是一半啊,还是全剿灭啊?”

    林骁抬头扫了他一眼:“一百五十万人都听你的吗?”

    “起码龙城周边都听我的。”中年泰然自若地回道。

    林骁沉默三秒,目光如炬地回道:“我要拉一百门大炮过来,炮口就对着龙城,那你说民众是听你的,还是听我的?”

    王氏族长听到这话,再次皱了皱眉头,但还是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秦禹扭头看了一眼林骁,眼里满是感激。帮忙分很多种,有点到为止的,也有竭尽全力的,那很显然,现在林晓的状态绝对不是碍于人情过来敷衍的。

    一直跟林骁对话的人叫温北梁,他跟随王家族长很多年,权利最鼎盛的时期,在王家的地位仅次于族长长子。只不过这些年他渐渐不怎么管事儿了,但每逢有大事儿,族长还是喜欢叫他出来商讨。

    温北梁插手看着林骁,斟酌半晌后,才慢悠悠地说道:“王家能在这儿生存这么久,肯定不是一百门大炮就能吓住的。嘴上比狠,没有啥意义。不过林旅长既然亲自到了,还说话了,那风力村的事儿可以解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,怎么解。”林骁面无表情地回道。

    “民众散了,天成占地赔款。”温北梁想了一下说道。

    “赔多少?”林骁问。

    “两千万。”温北梁面无表情地回道。

    “要赔你两千,那还用我来吗?”林骁缓缓起身:“就六百万,钱还不能过你手,只能给风力村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温北梁一笑:“六百万民众肯定散不了。”

    林骁迈步上前,走到温北梁身边喝问道:“你说散不了?”

    “刚才我们还在谈,说北面是谁在闹动静,你不来,我都忘了那边有一支部队了。”温北梁淡然自若地坐在椅子上,抬头看着林骁说道:“小孩,今天别说你了,就是第一独立师师长到这儿来了,他也不会像你这么谈的。你敢拉两个团的部队过来,把大炮对准龙城,我保证明天松江政F敢去奉北告你们,你信吗?”

    林骁背手而立,双眼盯着温北梁,一时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秦禹知道事儿谈到这个地方是僵住了,王家这个大族即使没有韩家在松江的关系,政F那边也不敢轻易动弹。因为现在的社会环境异常复杂,区外是无主之地,秩序崩塌,有大批民众基础的家族,是可以左右一个地区的治安,经济,甚至是民生走向的。

    给民众饭吃的不是政F,带着大家伙寻找出路的也不是哪个部门,而是这种掌握财权和人力的庞大家族。抽签进区对于普通民众来说还太过遥远,眼前怎么生存下去,才是非常实在的。

    温北梁掐准了林骁年纪小,经验较少,也就赌他不敢真的拉部队过来,清剿民众以及王家的生意。众怒不可犯,更何况还是在整个九区都要扩建的节骨眼上。

    “两千万,你掏钱,我让人撤了。”温北梁插手看着林骁:“少一分,风力村的人都不会散。”

    “两千万没有,我再加这个你看能不能散!”林骁双眼锐利地看着对方,右手掏出配枪,直接顶在了温北梁的脑门上。

    王氏族长看到林骁做出这个动作,整个人都懵B了。他不知道这个相对年轻的旅长是谁的孩子,更不清楚他的背景,所以也判断不出他的想法。

    室内的人怔了半天,温北梁自己也才回过神来:“你还要动枪啊?”

    “六百万加这个,风力村的人能不能散?”林骁问。

    温北梁蹭的一下站起来:“我现在告诉你,两千万也散不了了,你听懂了吗?!”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枪响。

    满堂寂静。

    温北梁感觉自己右脸泛起一阵灼痛,额头霎时间冒汗。

    子D打在墙壁上荡起阵阵火星,一个肉眼可见的白点,正在往下散落着星星点点的灰尘。

    林骁开了一枪,抬臂用枪口顶了顶温北梁的脑袋,面无表情地喝问道:“风力村的人能不能散?!”

    话音落,跟着林骁来的十几个卫兵,全部持枪冲进室内,一言不发地撸动枪栓,对准了屋内众人。

    “真牛B啊,敢在这儿搂火!”

    “谁啊?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室外,王家的二三十个人,全部持枪冲进屋内。

    林骁枪口指着温北梁说道:“民众我肯定不敢动,但你再多哔哔一句,老子空降一个连,先他妈给你这个狗屁别院推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动!”

    王家的一位老人,抬头看着林骁问道:“小孩,你姓哪个林?”

    “林家的林!”林骁傲然回道:“我家在九区的特权是打出来的,你们在待规划区捞钱的时候,我家部队正在前线死人。我他妈就不信,老子推一个区外的什么大户人家,有哪个部门有勇气问责我们!”

    屋内众人沉默。

    林骁枪口顶着温北梁喝问道:“能不能散?”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王氏家族的人撸动枪栓。

    “别动!”

    王家族长突然开口说话,脸上没什么表情地说道:“枪就别动了。”

    林骁闻声看向族长。

    “小崽儿,今天不是给你面子,是给你家长面子。”王氏族长轻声说道:“你胡搅蛮缠闹一通,现在有理也说不清了,就这样吧!”

    王氏族长其实现在脑瓜仁被林骁搞得嗡嗡疼。对方表现的就是一个纨绔子弟,你面对这样一个小孩,一点招都没有。他真开枪给温北梁崩了,王家能怎么办?是能煽动民众去打独立师,还是能让九区两大战区问责林家?

    这都不可能。

    大人来了好谈,但小鬼闹阎王殿,难以处理啊……

    林骁闻声收枪,话语简洁地说道:“我让秦禹多掏五十万,发给今天去风力村的民众,磕磕碰碰的就这么多费用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林骁迈步就走。

    秦禹起身跟上。

    众人走了以后,温北梁阴着脸骂道:“搞这么一个愣头青过来,也亏林城能想得出来!”

    “进区为主。”族长简简单单地说出了四个字。

    “这事儿可以让在部队的老四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”族长摆手:“慢慢来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几分钟后,直升机内,林骁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,依旧一副死人脸地说道:“部队来不及了,先用直升机驱散民众。下午之前,我派一个营过来驻扎在风力村附近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这平时闷不吭声的,关键时刻挺敢干啊!”秦禹有些惊讶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林骁沉默半晌:“王家也想进区,真闹大了,对谁都没有好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