软硬都不行,那就干吧

风力村外围,十几个生活村的民众浩浩荡荡地聚拢在一块,其场景宛若万人行军一般震撼。列队绵延数里长,一眼望不到头。

    这些人,有的是跟着来看热闹的,有的就是奔着帮王家来的,还有一些人是因为有亲属在风力村,特意过来帮着要说法的,总之什么人都有,什么目的都有,但肯定全是针对天成建筑公司来的。

    此刻别说马老二他们不知道来了多少人,就连王家自己也统计不出到底有多少人跟过来了。现场场景壮观程度,仿佛一夜回到了九区新建之时,流民暴动齐围区外一般。

    风力村右侧道路上,数台越野车不停地鸣着喇叭,示意人群向左右两侧闪躲,随即直愣愣地冲到了最前面。

    来到村口,车队缓缓减速停靠在了路边,王宗祥推开车门,带着二三十号人下车,驻足喊道:“让几个管事儿的过来,研究一下。”

    村内,二十台铲车已经将两条主干道路堵死,马老二和徐洋带人各守着一头,将自己家的核心兄弟摆在最前面,准备尽最大努力拖延时间。

    外围的人越聚越多,二三十名在生活村里管事儿的人蜂拥着围到了王宗祥身边,准备听他的令。

    “来来,都往我这儿聚一聚。”王宗祥拍着手,面色严肃且沉稳地喊道:“都听我说昂,一会打起来,咱尽量不要动枪,因为那个玩应一响儿,场面就容易失控。他们少说也有一千多人,我们这边人更是没数,一旦搂火了,双方克制不住情绪,事儿肯定就捅大了。到时候政F一出面,咱们有理也变成没理了!”

    “明白!”

    “明白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点头。

    “大家伙记住了,对面那些跟着过来站脚助威的马仔,一点都不重要,给他们堵在里面就行了。”王宗祥皱眉继续说道:“咱主要抓的是天成建筑公司的高层,管理人员,这帮人才是下令拆风力村的。堵住他们,就给我往死里打。强拆是他们先干的,我们这么多人,就是整死他们几个也啥事儿没有。堵住了,干一顿,再跟天成建筑公司谈,这回少说要他个两三千万。”

    “整吧!”

    “你说咋干就咋干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管事儿的这帮人都非常捧着王宗祥,或者说是捧着王家,只要他们敢挑头,这帮人就敢跟着干。

    “宗祥,别的都好说,现在我主要担心,这个铁路项目是三大区合作弄的,你给承包商往死里整,那上面会不会……?”一个年级较大的中年,很谨慎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铁路项目是天塌下来也肯定要弄的,这是毋庸置疑的。”王宗祥一针见血地说道:“但谁来干,那对上面来说是无所谓的,可以是天成,也可以是地成……他们占不明白地,还整出了这么大的事儿,上面换他不正常吗?”

    “懂了。”中年点头。

    “懂了,就别磨叽了。”王宗祥大手一挥:“来来来,都集合一下,跟我往里走。”

    二十几个管事儿的人闻声后,立马招呼自己生活村内的民众,乌泱泱的就开始往风力村内冲。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,双方碰上。

    铲车后面,马老二望着眼前宛若潮水一般没有尽头的民众,也是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“让开!”

    “CNM的,谁让你们来这儿拆房子的?”

    “狗东西,城区装不下你们了,上这儿来撒野?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对方人太多了,一冲上来场面瞬间就到了失控的边缘。有人咒骂,有人往前挤着,其气势和氛围跟地面上的冲突,斗殴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马老二一步也不敢退,站在铲车中央,也不吭声,就听着他们怒骂,喊叫。

    王宗祥挤过人群,摆手吼道:“都别喊了,先闭嘴。”

    十几个管理民众的人,一同帮着王宗祥吼着,人群才渐渐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王宗祥指着马老二问道:“你是领头的啊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马老二点头。

    “房子拆了,你们公司有啥交代啊?”王宗祥指着他问道。

    “房子拆了有赔偿。”

    “能给老少爷们赔多少钱啊?”王宗祥气势汹汹的往前逼近着。

    马老二一看对方的架势,就感觉他不可能给自己拖延的时间,明显是想要动手的。那他这时候说怂话,除了让后面的兄弟心里没底以外,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。

    “问你话呢,”王宗祥指着他,面容非常凶地喝问道:“到底能给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你算是干什么的啊,给多少钱我还用跟你说吗?!”马老二棱着眼珠子,突然向前迈步:“地皮是公共的,拆的房子也是风力村的,赔偿的问题,我跟你谈得着吗?”

    “小崽子,你说话挺横啊!”王宗祥伸手突然抓住了马老二的脖领子,张嘴就喊了一句:“在这边,在龙城周边,我说让你赔多少钱,你就得赔多少钱,你信不信?!”

    “CNM的,我混到今天最烦别人问我信不信。你是耶稣啊,我还非得信你?!”马老二右手摸到腰间,拔出短刀冲着王宗祥脖子就捅了下去。

    王宗祥反应很快,抬胳膊一拳就怼在了马老二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马老二一脚蹬开他,寸步不让,气势燃到爆炸地吼道:“你牛B,你就让我躺这儿。但我要还能站起来,肯定TM的敢继续跟你干。兄弟们,给我抄家伙,开整!”

    “打!!”

    王宗祥扯脖子吼了一声。

    话音落,两帮人同时往前冲。

    “来五个跟我抱一团,谁TM都不找,就给我捅死他。”马老二红着眼珠子,直接扑向王宗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市区。

    老李拨通了秦禹的电话,语速很快地问道:“风力村的局你能解吗?”

    秦禹一怔:“我到区外来请救兵了。”

    老李表情有点惊讶:“你还有招?啊,我知道你找谁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。”老李皱眉说道:“风力村的事儿解开了,我接你的棒,跟王韩这两个家族玩玩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玩?”秦禹比老李还惊讶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要手里没点东西,怎么可能厚着老脸皮,让你帮我争取首席议员的位置。”老李轻声说道:“大侄子,这一下我也孤注一掷了。”

    秦禹下车跟老李快速交流了五分钟后,才挂断电话走进他最不愿意走进的营区。

    人生就是这么不尽如人意,当你穷途末路之时,或许能帮你的,往往就是那个你最不想面对的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