绝境

秦禹被摆了一道,就间接等于吴迪也被摆了一道,这让他十分恼火,直接给奉北的军政关系打了电话。但那边责问和调动部队是需要一定时间的,而现在王家已经要带人围聚风力村,这种反应速度肯定是来不及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成公司内。

    秦禹在跟吴迪通完电话后,整个人就懵了。因为驻军部队是他最后的底牌,可现在这张牌还没等打出去,就已经被摁死了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跟秦禹团队这几年窜起的太快有直接关系。社会上资源就这么多,你想硬往起拔,短时间内盖起高楼大厦,那肯定无意中会碰触很多人的利益,得罪很多人,很多势力。

    在二龙岗事件上,秦禹彻底交下了吴天胤这个朋友,两个人从简单的合作关系,变成了守望相助的铁盟,这种交情是怎么积累下来的?是通过得罪两个驻军团,才产生的结果啊……

    凡事儿有因就有果,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。

    秦禹搓着脸蛋子,手掌哆嗦地拿起了烟盒,在强迫着自己想出路。

    “吴迪那边会有效果吗?”朱伟问。

    “会有,但是来不及了。他的大关系全在奉北,松江的驻军阳奉阴违,表面上让你挑不出毛病,吴迪找的人也是天高皇帝远啊。想要解决问题,就得调动部队,可从奉北赶过来,这需要多长时间啊?真的来不及了。”秦禹声音颤抖地说道:“王家过去了肯定是要打,而咱们一旦按不住风力村的反弹,那就彻底完了。房子白推,地占不上,人被扣住,工期也延误了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肯定有韩家的影子,我艹他妈的,这帮人太阴了。”朱伟也是心急如焚地骂道。

    秦禹点了根烟,斟酌许久后说道:“不,我不在这儿等着了。你马上在警司内调四个大队去风力村,拿上装备,护一护老二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去有效果吗?警务系统在区外没有执法权,王家不一定会理咱们。”

    “有没有效果,也得先吓唬吓唬他们啊。”秦禹摆手催促道:“你带去的人毕竟是警务系统内的人,就是打起来,他们也不敢冲你们乱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马上去办。”朱伟点头:“那你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赌一把了,我去一趟北面。”秦禹低头扫了一眼手表:“快点动,别磨叽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说完,二人结束了通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五分钟后。

    秦禹穿着风衣,带着付小豪和察猛二人,开着汽车就赶往松江北关口。

    车上。

    秦禹拨通了马老二的电话,语气严肃地嘱咐道:“我们被摆了一道,之前联系好的驻军已经指不上了。你听我说,如果王家的人过去挑事儿,想动手,那你们就躲在村里跟他们干。他们动刀你就动刀,他们动枪你就动枪,全力拖延时间,我去搬救兵。”

    “吴迪联系的人,怎么会有问题呢,他咋办的事儿啊?”马老二不解地喝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事儿不怨人家吴迪。”秦禹皱眉回道:“在铁路项目上,他已经竭尽全力的在支着我们了。这次他找的人也是绕过了743和356团,但谁能想到,这帮驻军在私底下通气儿了,而且一定是有人替王家掏大钱了,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他妈的!”马老二困意全无地回道:“我这里的人已经偷着走了能有二三百了,剩下的人全都没睡觉,没咋吃东西。你得快点,不然我们全得被拍在这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知道。你坚持住,今天我就是跪下,也肯定把部队拽到风力村!”秦禹咬牙回道。

    “好,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二人结束了通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凌晨六点多钟,天色已经蒙蒙放亮。

    鬼子走到马老二身边,皱眉问道:“小禹咋说啊,驻军到底啥时候来?”

    话音落,二三十名带队过来的大佬,全部围上了马老二,想听听信儿。

    马老二扫视着众人,立马精神百倍地拍手吼道:“别慌,慌个JB!小禹刚给我打完电话,驻军已经在这儿周围了,跟旁边聚集的民众发生了一点小冲突,但很快就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都拖多长时间了,真到周围了吗,二哥?”一个小伙凑上前问道。

    “艹,骗你给奖金啊。”马老二翻了翻白眼,话语简洁地说道:“小禹说了,驻军赶来之前,只要王家那边敢动手,咱就干他。出多大事儿,有他兜着!”

    众人听到马老二说还要打王家,顿时放心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都别在这儿围着了,喝点水,吃点干粮。”马老二表情轻松地摆手招呼道:“休息一小会,咱把两个村口堵上。一千多号人呢,有鸡毛慌的,他们还敢拿大炮轰你啊?!”

    徐洋闻声一笑:“艹,轰我我就讹他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众人闻声一笑,缓缓的各自散去。

    人群都走了之后,徐洋扭头冲着马老二说道:“驻军到底能不能来?”

    “第一批到不了了,小禹去找别人了。”马老二脸上已经没了笑容。

    徐洋沉默数秒:“……那……那就干吧!一会我带人去左边村口,只要他们来,你们就动手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马老二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一把说啥不能倒啊,不然啥都没了。”徐洋背手看着远处,轻声冲马老二说道:“昨天来之前,财务已经跟我说了……占地的事情上,我们超了太多预算了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马老二心里非常紧张,只有面对大家的时候,才会显得很平静。

    天色大亮之时,左侧村头出现了一眼望不到尽头的人群,绝大部分人都是步行着冲了过来。队伍中央夹杂着各种型号的机动车,浩浩荡荡地杀了过来。

    徐洋站在村口,立马摆手吼道:“来来,都过来,一会别让他们进来,快点……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松江外。

    秦禹坐在车内,右手拿着电话,语气柔和地问了一句:“宝贝,你醒了吗?”

    “他给谁打电话呢?”付小豪一时间没反应过来,扭头冲着察猛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察猛反问。

    “啊,我知道了。”付小豪恍然大悟:“不过,我哥这时候打电话要干啥啊?”

    “卖.屌呗。”察猛话语非常精炼地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