驻军背刺一刀

秦禹拿着电话思考数秒,再次冲吴迪问道:“你知道是哪两个团被调过去的吗?”

    “我懂你意思。”吴迪立马领会秦禹的想法:“驻军743团,356团都跟你有矛盾,所以我特意告诉的上层关系,让他们不调这两个团,去的应该是第三师机动团和城防旅的一个团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会这么慢呢?”秦禹非常不解:“王家的人都去风力村了,驻军为啥没到,这没理由啊?”

    “你稍等一会,我再打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等消息吧,就这样。”吴迪挂断手机,立马拨通了上层关系的号码。

    办公室内,朱伟皱眉冲秦禹说道:“我感觉不对劲儿啊,驻军要去早就去了,不可能比王家还慢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”秦禹叉着腰,心有不安地说道:“这里面肯定有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用不用给老二打个电话?”朱伟立即提醒道:“让他暂时不要和对面发生冲突。”

    “驻军没到,老二肯定不会故意搞摩擦的。”秦禹拧着眉毛回道:“但王家过去就是要找茬的,他们要是替风力村出头,就不可能说和稀泥的话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分钟后,第三师总参谋长从床上爬起来,皱眉拨通了下属机动团的团长电话。

    一阵忙音过后,电话内传来了粗狂的声音:“参谋长,有啥指示?”

    “你的机动团为啥迟迟没有抵达指定地点?”参谋长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啊,我团内的三个作战营,全部开拔风力村方向了啊。”团长语气坚定地说道:“目前驻扎地点,就在距离风力村不足二十公里处,并且已经和当地民众碰上面了。我们在尽力地调和,维持秩序。”

    参谋长闻声皱起了眉头:“你让一小部分村民给拖住了?”

    “是啊,这帮村民根本不讲理啊,不但拦在路上不让我们前进,而且还主动挑起肢体冲突,说我们是帮着资本的走狗……。”团长语气无奈地说道:“我们也没有接到开火命令,不敢武力镇压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甭给我扯没用的,你就说,你多久能抵达风力村?”

    “如果可以开火,我最多半小时就到。”团长立即回道。

    “不可以开火,但你也必须得半个小时就到达指定地点。”参谋长扔下一句,就直接挂断了手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五分钟后。

    松江北门,743团驻军团部内,团长拿着电话说道:“老许,这事儿我欠你一个人情昂。”

    “唉,顺手的事儿。”机动团团长笑着说道:“刚才师部参谋长给我打电话了,让我必须半小时内赶到指定地点,看来秦禹是找上层关系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往风力村那边动一动呗,呵呵。”743团团长一笑:“参谋长的面子还是要给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一会就把部队往那边挪挪,去看热闹。”机动团团长咧嘴说道:“他妈的,整一千五百人拆风力村,他场面搞得不小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肯定啊,风力村拿不下来,他工期就延误了,到时候被踢出局就是分分钟的事儿。”743团团长轻笑着说道:“他是没办法了,硬上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行,老许,事儿完了你来我这儿一趟,我当面谢谢你。”743团长一语双关地说道。

    老许一笑:“有红利啊!”

    “那能让你白帮忙吗,哈哈!”对方一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成建筑公司办公室内。

    秦禹接到了吴迪电话:“上层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我马上去第三师师部去见参谋长。”吴迪语速急促地说道:“机动团那边回信儿,说他们在路上被民众缠住了,暂时没办法往风力村推进。如果要硬来,那只能让上层下达开火命令,但上面根本不可能下达这样的命令。”

    秦禹听到这话,心里瞬间凉了半截:“借口,这他妈的就是借口,他们就是在故意整我呢!”

    “我还是去找一下参谋长吧。”

    “小迪,你还能找关系调别的部队过来吗?”秦禹问。

    “你是知道的,我最亲近的关系都在奉北。”吴迪皱眉说道:“能调肯定是能调,但得从奉北来,而且要走流程。因为松江和奉北的驻军所属的是两个单位,突然调防得有沟通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肯定来不及了,王家的人已经去风力村了。”秦禹心态炸裂地说道:“他妈的,问题肯定出在那个狗艹的743团和356团上!”

    吴天胤当初离开二龙岗之前,曾差点被驻军团收编,后因种种矛盾与冲突,最终闹到了开火的地步。而在这件事儿里,秦禹始终是站他这边,所以彻底得罪了这两个驻军单位。

    今天在如此关键的时刻,驻军那边的几个团,能集体背刺,摆了秦禹一道,是之前谁也没有预料到的。

    其实,吴迪考虑的已经很细了,知道秦禹跟743和356团有冲突,还特意找了关系绕开他们。但哪成想这帮驻军能私底下都穿一条裤子,并且因为一些共同利益,就开始集体开演。

    机动团和城防旅的一个团,也没有不执行上面的命令,也没有趴在老窝没动,反而人家就按照你师部参谋长的命令,向风力村移动。只不过这段路要走多久,部队究竟对待民众是什么尺度,就都由人家机动团说的算了。

    一百人在路口围着,你敢开枪吓唬,可能是一种结果;你拽过来两个人狠揍一顿,杀鸡儆猴,也可能会造成一种结果;你唯唯诺诺,面对集合起来的民众,像个娘们一样的好言相劝,那肯定又是另外一种结果。

    参谋长不可能去实地监督下属部队,所以这个自由裁量权是掌握在一线部队手里的。更何况能当上一团团长的人,谁头上没有几个关系啊?

    你秦禹,吴迪,有认识的军政派高层领导,那人家这么多团长加一块,可能没有靠山吗?

    有的时候人就是这样,你面对一件事儿不但要和敌对势力作斗争,还他妈要和自己人作斗争!

    内讧,永远是人类最真实的本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松江市区,某酒店内。

    韩非坐在沙发上,笑吟吟地拿着电话说道:“王叔,你该办办你的,驻军会去,但是不会出力,秦禹已经没牌了。而且强拆肯定不占理,你往死弄他,不用承担后果,他们还得赔给风力村一大笔钱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