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亮结束

公司内。

    秦禹跟吴迪沟通完毕后,立马给马老二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?小禹。”

    “现场情况怎么样?房子推完了,民众在闹吗?”秦禹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,没有。”马老二摇头:“生活村的民众已经被控制了,占地线的房子也全扒完了,我正想找几个村民代表谈谈赔偿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不,不,我告诉你,现在王家动弹了,十几个生活村在叫人,可能马上就去你们那边。”秦禹皱眉吩咐道:“你做好准备,集一集人,然后等我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他妈的,怎么哪儿都有他们。”马老二烦得不行,单手叉腰问道:“那他们来了,我直接先让铲车车队他们走不行吗?不然他们要被憋在里面也挺麻烦的。这都是过来友情帮忙的,我怕万一有点啥事儿,给人家磕到碰到了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“不不,先不要让他们走了,风力村在中心位置,外面弄不好已经有人过来了。”秦禹摇头:“你让他们撤,一旦被堵到半路就更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事儿怎么解啊?”马老二问。

    “我叫吴迪找了驻军那边,部队一到啥问题都解决了,到时候一谈赔偿就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,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先这样哈。”

    二人沟通完毕,结束了通话。

    马老二从车内拿出大喇叭,高声吼道:“来人都集合集合,别散着站,带队的都过来,我说点事儿。”

    几个人连续呼喊数声后,才算将一千多号人集中在了生活村内,等待着驻军的到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龙城王家大院内,一名青年跑到偏房门口,冲着王宗祥说道:“天辉那边已经要带人过去了,他说怕区内那帮人拆完迁就跑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不会跑的。”王宗祥背手回应道:“拆房子的目的是啥?目的是为了占地。现在他们把房子推了,但人在风力村却站不住,那这次冲突有啥意义?回头他们建造的时候,我们一摇人,他们还选择跑嘛?”

    “对,老叔说的有道理。”另外一个小伙点头附和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说,秦禹敢推风力村,就一定会事先想到我们可能干预。”王宗祥眯着眼睛说道:“所以我们不用着急,把人都集合齐了再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去了打吗?”

    “赔偿风力村两千万,就可以不打。”王宗祥笑着说道:“赔不起,那就干他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凌晨三点多钟,风力村内。

    马老二坐在车里,正拿着电话冲徐洋问道:“你们去外面看了吗?”

    “看了,看了。”徐洋骂骂咧咧回道:“艹他妈的,往松江走的路全被其他村民众堵死了,汽车肯定是过不去了,要跑只能生趟大雪壳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行,我知道了,你回来吧。”马老二无奈点头。

    徐洋在路上转悠了半个小时,看了看临近几个村的情况后,就再次返回了风力村。而这时很多参与完推房子的人,已经实在是没有耐性了。他们有的从昨天下午就开始在室外集合了,到现在饭没好好吃,觉也没好好睡,已经疲惫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两个带队的在村口找到了马老二,轻声冲他说道:“二哥,这边要没啥事儿,我就带人回去了。在外面快折腾一天一夜了,兄弟们有点扛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马老二吸着烟,也很疲惫地说道:“不是我不让大家走,是现在外面被堵上了,我怕你们走会被拦在半道上。这一旦打起来,你们能整过那帮红眼的村民吗?”

    二人闻声无言。

    “再等等吧。”马老二轻声劝说道:“等驻军的人过来了,往风力村这边一停,这事儿就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得多久啊?”

    “天亮之前应该能差不多。”马老二叼着烟,从汽车后座上拿起了黑色大塑料袋,低头摆弄了一会,才抽出八摞现钞:“你俩拿着先发钱吧,跟兄弟们说一声辛苦了,天亮之前,我肯定催上面把事儿办完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回去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出来办事儿情义是情义,钱是钱。”马老二硬塞过去说道:“赶紧拿着分了吧。”

    二人闻声离去。

    有了这个小插曲,其余几个想走的带队大佬,也就没再过来找马老二谈话。不过有部分马仔在分了钱之后,实在嫌这边太遭罪,就偷偷叫上几个朋友溜掉了。

    一千五百多人不可能全穿一条裤子,唱一个调子,誓死为了天成公司卖命,所以马老二在知道有人偷着走了以后,也没说啥,只权当没看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凌晨五点多钟。

    十几个生活村的村民,开始向风力村这边移动,道路上车少人多,浩浩荡荡的就涌向了事件的中心点。

    车内。

    马老二正在闭目眼神时,突然听到外面有人喊他,随即伸手降下车窗问道:“咋了?”

    “别睡了,人过来了。”张亮裹着军大衣,摆手喊道:“快快,快下来!”

    “来多少人?”

    “妈的,徐洋说前后左右全是人,根本看不出有多少人。”张亮语气急迫地喝问道:“为啥驻军还没到啊,这都五点多了?!”

    “走走,先去村口。”马老二下车招呼道:“把车都停过去,把路堵上,我给小禹打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马老二一边向前跑着,一边拨通了秦禹的号码,但对方却一直在通话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成建筑公司办公室内。

    秦禹站在窗口,语气很急地冲吴迪问道:“驻军为啥还不到位,这都多长时间了?”

    “我刚才也打电话催了。”吴迪低头看了一眼手表说道:“主管城防的第三师,已经给九区驻军下达调动命令了,让两个团往风力村方向移动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会这么慢呢?按理说风力村离驻军那边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秦禹的话刚说一半,朱伟就推门冲了进来:“王家已经带人往风力村那边围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安排的眼睛在路上看见驻军了吗?”秦禹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驻军啊,没看见。”朱伟摇头。

    秦禹听见这个回答,心里已经泛起了不好的预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