吴迪的谋略

晚上八点,喜乐宫会所顶层的包厢内,吴迪双脚搭在茶几桌上,瘫坐于沙发中央,悠哉地吃着水果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累了啊,还是上我这儿装大爷来了?”叶琳表情无语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特区墙已经砸开了。”吴迪吐着水果皮,含糊不清地说道:“项目组,城建组,都去规划区域了,这新元区马上就开始建了,不少想在那边混口肉吃的人,最近一段时间天天请我喝酒,我能不累吗。”

    “我给你找个人,按一会啊?”叶琳轻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最近天天在这种场合,弄的头疼。”吴迪摆了摆手,体态轻松地问道:“你找我过来,有事儿要谈啊?”

    “我去燕北了。”叶琳直言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呦,你怎么知道的,还盯着我啊?”

    “还用我盯着你吗?”吴迪笑着应道:“公司形式这么严峻,我每天能接一百个跟你有关的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。”叶琳无奈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韩总什么意思啊?”吴迪点了根烟,抬头看着叶琳问道:“老这么僵持下去,也没意义啊。”

    “就没有缓和的余地了吗?”叶琳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吴迪摇头:“韩桐跟小禹闹得太僵了。”

    叶琳双腿交叠地坐在对面,伸手摆弄着茶具回道:“行吧,如果没有缓和的余地,那就退股呗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啊。”吴迪点头:“韩总和你再怎么说,也在药厂的事情上帮过我,咱好聚好散,我不会亏待你们的。韩家现在手里持有的股份,我也不估价了,当初你们投了多少钱,我原数奉还,再额外多给你们百分之二十。”

    叶琳沉默。

    “一年多的时间,你们除了拿到的大额分红之外,又多赚了百分之二十,这是我能做的最大限度了。”吴迪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叶琳给吴迪倒了杯茶水:“韩桐的意思是,我们可以撤股,但有先期条件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条件?”吴迪问。

    “股份呢,我们只想转让给一方股东,这样便于回款。”叶琳双眼盯着吴迪说道:“我找你谈,肯定是想把股份卖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吴迪怔了一下:“你继续说。”

    “其次,我们准备以三年为期的方式,私下里逐步把股份放给你。”叶琳轻声说道:“具体操作,可以是你在奉北或者是南沪,秘密注册一个资本公司,我们把股份卖到这里,你私下持有。在三年期满后,你才可以宣布,这家代持股份的公司,是你操控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”吴迪听到这话一笑:“为什么要这么做啊?”

    “韩桐不想把股份流给秦禹和于家,这不很明显吗?”叶琳毫不避讳地说道。

    吴迪吸了口烟:“可我要偷偷收购你们的股份,还弄个中间公司代持三年,那不是会让秦禹和于家多想吗?”

    叶琳看着他,突然问道:“你真的想让他们知道,韩家的股份最后全部甩给你了吗?”

    吴迪笑了笑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秦禹和于家的股份加一块,已经有半数了。”叶琳喝了口茶水,轻声说道:“如果我们韩家的股份,外流出去,哪怕只有百分之一,公司的实际控制权,可能就会有变化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韩桐啊,他在退股上都能玩出这么多花样哈。”吴迪感叹着评价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是觉得这事儿对你有好处。”叶琳声音婉转动听地叙述道:“韩家替你跟秦禹他们僵持三年,你偷摸把股份攥在自己手里,这对以后公司发展是非常有利的。三家股东,只有股份结构健康,你才可以掌控全局。”

    吴迪弹了弹烟灰:“这个条件我要不答应呢?”

    “韩桐是这个意思,如果你不答应,他可能暂时不会出售股份。”叶琳如实回应道:“不管你是通过重新注资,慢慢稀释韩家的股份,还是通过内部打压的方式来给韩家压力,那时间都不会短。真拖个几年,你也闹心吧?”

    “你告诉韩桐,这事儿我同意了。”吴迪掐灭烟头,笑着回道:“就这么操作,但有一点,我没有空跟他玩三年。借用空壳公司,偷偷收购股份是可以的,但底线是,我一手钱,一手股份,我们快点把它弄好。”

    叶琳思考一下:“好吧,我去跟他谈一下,问题应该不大。”

    吴迪看着叶琳,剥了个水果放在嘴里,突然问道:“韩家要撤股了,你打算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以前干嘛,以后还干嘛呗。”叶琳言语轻松地回道。

    “来我们这边吧,我给你的条件,绝对不会比他们差。”吴迪赤果果地挖着叶琳:“你和可可都是娘们届的扛把子,呵呵,公司这边要有你俩一同经营,那会再上一个台阶的。”

    叶琳闻声一笑,摇头调侃道:“谢谢你这么欣赏我,但我没法走。承蒙厚爱,小女子感激不尽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我慢慢勾搭你。”吴迪龇牙回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喜欢你这一卦的。”叶琳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,叶琳目送吴迪离开,若有所思地回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车上。

    吴迪脸上已经没有了嬉笑之色,而是思考一下后,立马给秦禹和可可打了电话,让他们去天成建筑公司的四层见面。

    秦禹赶到的时候,可可也刚进屋,三人分坐在沙发上,轻声交谈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到底咋了?”秦禹问。

    吴迪搓了搓手掌,抬头看着二人,话语果断地说道:“韩桐想借着退股的事儿,分化我们三个。”

    秦禹怔住。

    “叶琳回来已经找我谈了,她只想把股份全卖给我,还想让我用个空壳公司,偷偷地掌控这一部分股权。”吴迪皱眉看着二人:“他们后面也许还会单独找你俩,说同样的话。今天我叫你们来,就说一件事儿:在药厂的事情上,我们三个人的步调必须一致,不要给对面任何分化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可可和秦禹目光惊讶地看着吴迪,心里都挺暖和。

    吴迪眯着眼睛,轻笑着说道:“韩家一退股,药厂就彻底走上了正轨。唉,以后的日子好闲啊,我们得给自己再找个对手。”

    秦禹瞬间读懂了吴迪话里的意思:“没必要吧,你不是想休息一段时间吗?”

    “松江这边扩充一个新元区,长吉那边要扩充一个吉祥新区。”吴迪舔着嘴唇,话语简洁地说道:“新的布局,就从这个吉祥新区开始!我找找关系,参与一下这个区首席议员的选举,借着这股风,我们先进长吉,准备狙击龙兴。”

    秦禹和可可都不是傻人,他们知道吴迪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韩桐觉得自己这个对手被打倒了,那药厂江山已定,剩下的三家股东手里股份差不多,而韩家留下的这部分股权,很可能将决定未来公司将由谁来控股。

    这是阳谋,他想分化吴迪,秦禹,还有可可三人。

    而吴迪的做法是什么呢?布局长吉,重新树立对手,确保三家紧密团结在一块,枪口一致对外,把盘子再次做大!

    秦禹对吴迪的这个决定很佩服,并且心里赞同。因为他知道在铁路的项目上,自己也早晚会跟那个福少,以及他背后的关系碰一碰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凌晨两章,明日一早无更,晚上八点后大爆发!周一啦,求订阅,求推荐票啊!另外,燕北的高C剧情结束后,舔舔团队将要向新的目标挺进,这中间需要铺垫,过程会相对平淡,但大家看的时候,切勿急躁,注意细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