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推风力村

齐麟和枭哥能带队冲散星耀的人,那靠的不光是过人的素质和魄力,更重要的是突然性。五十个人也不算少,宛若一把钢刀突然捅到对方最中央的位置,那肯定是有奇效的。

    但这种奇效在交火时间一延长后,就会逐渐失去作用。钱占军反应很快,他发现零散着射击打不退对方后,就开始重新集人,准备集中力量重新反打过来。

    枭哥是个地地道道的老油子,他自然知道齐麟刚才喊话的意思。如果对方人一旦反扑上来,自己又推不进去,那很大可能会被留在这儿,所以他想继续碾压和剿灭是不可能的。对方人数上占有绝对优势,即使魄力稍微差点,躲在远处冷不丁崩你两枪,你也受不了。

    所以,枭哥思考两秒后,立马摆手吩咐道:“后面的人撤,前面的人再往前压一下,打出安全距离,就撤了。”

    一声令下,两个大队裂变成四队,后方的人群毫无顾忌的开始撤退,前方的人火力全开的往前压制。

    两拨人拉出安全距离后,钱占军才感觉到不对:“都给我聚过来,他们要跑。”

    “撤了,齐麟,撤了!”枭哥扭头吼道。

    众人闻声立马向后退去。

    钱占军急眼了,扯脖子吼道:“CNM,扔雷,雷呢?!留住他们!”

    几个在后面车队位置的马仔,闻声掐雷向前面扔去。

    数秒后,连成片的爆炸声响起,火光冲天,照的路边两侧宛若白昼。枭哥浴火奔跑,回头观望齐麟位置之时被火苗卷到,头发,脖子上瞬间着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枭哥!”

    齐麟急了,从侧面冲过来,直接扔掉枪,脱下外套就扣到了枭哥头上。

    二人相互搀扶着猛跑,待枭哥解开头顶衣物时,他的脖子和左侧半边脸颊,已经被烧的漆黑,皮肉泛着。

    “枭哥,你……!”齐麟吓坏了,拿着衣物就要帮他把脖子缠住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没事儿,跑!”枭哥摸了一下左侧脸颊,竟带下了整整一个巴掌大小的皮肉。

    没有人是无敌的,五十打三四百人,狙击的星耀寸步不前,耀光兄弟死了三个,伤了十几个,枭哥被烧伤,用命为秦禹迎来了绝地反转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风力村。

    上千人彻底将民众冲散,大铁棍子队,持枪队一同开路,连拉带拽的将人群撵到了最左侧道路上。

    “车队,车队,给我进来!”

    马老二急迫地吼道:“别他妈磨磨蹭蹭的,赶紧开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嗡嗡嗡……!”

    大马力的铲车从道路右侧方向开进生活村,二十台连在一块,场面极为壮观地奔着占地区域行驶过去。

    徐洋领着一百多人在前面开道,将阻拦者,死活不从家里出来的人,全部硬拽着驱撵到旁边,随即摆手吼道:“推了,全他妈推了!”

    铲车车队在得到命令后,立马鸣笛示意周围人群散开,随即在道路中央分散,直愣愣的向一座座民房冲去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一辆铲车直接撞碎了电线杆子,将铲头升起六七米高后,突兀间下落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一声闷响泛起,院墙直接被砸碎,铲车碾压着砖头瓦块冲进院内,一铲直接从中间将房屋推碎,大轮胎碾压着碎物,有序地平推着周围建筑。

    道路旁边,民众哭天喊地地吼着:“强盗!土匪!”

    “你们这么干早晚是要遭天谴的!”

    “CNM的,畜生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怒骂声不绝于耳,马老二理都不理。在这个乱世中道理是很难说得清的。铁路项目是利民的,三区政F投了这么多钱,想带动的也是区外的稳定和经济。而民众想比别人多要一些钱,其实也无可厚非。

    但矛盾点就在这儿。地皮是无主的,你村民强占了,就说是自己的,那秦禹的公司用武力强占了这里,是不是也可以说是自己的呢?

    你钱要得太多,承包公司给不起,之前谈好的生活村也肯定不干,那再娘们唧唧地磨叽下去,铁路还要不要修呢?!

    今天松江警署为啥不管这事儿?因为他们知道,这活儿秦禹不干,那就得政F干。

    谁对谁错,此刻已经没有任何讨论的意义了,干就得有结果。

    马老二站在道路中央,摆手吼道:“动作快点,右边再去几台,全部推掉!”

    二十台铲车,横冲直撞,将占地线内的所有民房全部拍碎,碾压。

    也就二十多分钟的时间,风力生活村一大半的建筑,全部成了废墟。你从远处看去,这里就像是被横着一刀切碎,看着莫名空旷无比。

    老黄躺在地上,咬牙骂道:“CNM的,不是人啊!我们这么穷,你们还欺负我们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穷有理啊?要不是你他妈B的这种人在中间搞事儿,占地早都结束了。”徐洋上去就是两脚:“铁路项目能不能因为你一个村子停工?能吗?!你像个傻B似的,还想指着这个事儿当松江首富啊?我他妈告诉你,事后谁家都会被赔偿,就你家不会。老子就生推你家,CNM的!”

    说完,徐洋冲着老黄又是一顿乱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市中心。

    秦禹皱眉冲着财务部十几个高层说道:“赔偿款全部提出来,完事儿之后该给民众那多少钱,还继续拿,不要再让事件升级了。”

    “滴玲玲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一阵电话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喂?”秦禹走到门口接通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王家动了,十几个村子全部在摇人。”朱伟的声音响起:“他们可能马上就要到风力生活村。”

    “他妈了个B的,我一猜他们就不会老实。”秦禹咬牙骂道:“你继续盯着,剩下的事儿我来办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朱伟点头。

    秦禹挂断手机,第一时间给吴迪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,咋样了?”吴迪问。

    “风力村拿下了,但王家动了,十几个村子在摇人,要往马老二他们那边去。”秦禹语速很快地说道:“这么多人整一块,我肯定是扛不住的。就按之前说好的办,你给上层打电话,调两个团的驻军过去一压,这事儿就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“后面的路你想好了吗?”吴迪问。

    “想好了啊,房子生推了,下一步就赔钱呗。”秦禹皱眉说道:“我准备了六百万给风力村的民众,我也算对得起他们了。长吉那边拆,一个整村子才发了不到四百万,老子对得起家乡的老少爷们了。”

    “行,我找驻军调兵过去。”吴迪果断回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龙城王家大院内,王宗祥拿着电话,非常果断地说道:“生推肯定没理,这个必须弄他,叫人吧!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今天凌晨三章,晚上六章,总共爆发九章,戒戒的极限了!另外,第一波高C结束,也打开了区内区外的乱战序幕。这一周剧情都会持续高能,求大家支持啊!龙舟活动,推荐票,订阅都飞起来!我爱你们!

    另外,明早无更,晚上3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