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琳回家

天成建筑公司四楼内,秦禹坐在大沙发上,笑吟吟地说道:“铁路项目肯定有咱掺和的机会,现在就动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顾言给你操作完了?”老猫问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秦禹点头:“长吉是星耀,松江是咱天成,已经定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大项目,咋地不得上千人的队伍啊?”张亮斟酌半晌说道:“我给你解决二百人吧。实在不行,我清雪公司就关门了,全力配合你秦司长。”

    “会舔嗷,铁子!”老猫竖着大拇指说道:“老本行都不干了,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干个毛啊。”张亮撇嘴说道:“我跟禹少关系这么铁,肯定一块乘风起飞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不是,你们别他妈都跟掉钱眼里似的,你们得找会干的啊!”秦禹无语地冲着众人说道:“工程质量必须得有保证,而且铁路不是盖楼,它需要一定的技术支持,你们得整靠谱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闻声点头。

    秦禹坐在首位上,抽了七八根烟,絮絮叨叨的把任务给众人分配完毕后,才起身招呼道:“行,今天就到这儿吧,咱们找个地方喝点。”

    “行,走吧,喝点。”

    “走走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几个人闻声起身,一块奔着电梯走去。

    人群后侧,老猫背着手,斟酌许久后说道:“卢伟德的事儿虽然搞完了,但韩家还是在药厂的盘子里。我个人建议是,如果没有和解的机会,就赶紧把他们清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韩宇没在我们手里,韩桐也差点从楼上掉下去摔死,这还和解个几把啊?!没有缓和的余地了,兄弟。”秦禹轻声回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赶紧弄他啊!”

    “是啊,这几天我也正琢磨这个事儿呢。”秦禹点头说道:“铁路项目开启前,我肯定给他们撵出松江。”

    “你心有数就行。”老猫附和一句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秦禹一巴掌拍在老猫的屁股上:“小宝贝,你这段时间费心了昂。”

    “滚,摸就摸,别扣昂。”老猫言语粗鄙地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二人相视一笑。

    秦禹只要一离开警司,那替他扛事儿和整工作的就非老猫莫属了。药厂,警司,以及地面上的生意,加在一块也不是那么好摆弄的,但在秦禹离开的这段时间内,老猫却没有搞出任何问题,这也足以说明他的个人能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深夜,1点多钟。

    秦禹返回了88号院,拿着钥匙迷迷糊糊地走到了憨憨的房间门口。

    对面,灯光明亮,满是霜花的窗户上映射出可可的倩影。秦禹打了个饱嗝,心里也正在犹豫要不要过去跟她打个招呼。

    从燕北回来后,秦禹几乎每晚都在88号院住,但和可可却没啥交流。二人似乎都在回避着什么,尽量产生最小的接触。但这种相处模式让秦禹有些不安,因为双方总冷着,肯定不是个事儿,他也非常想找个机会跟对方把话说清楚。然而……对方却根本不鸟他。

    秦禹站在门口点了根烟,刚想往可可的房间门口走,对方却关了灯,院内黑暗下来,可可拉上窗帘,显然是准备休息了。

    “唉。”

    秦禹叹息一声,拿着钥匙打开房门,迈步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土渣街,喜乐宫会所内,叶琳正准备离开办公室,回家休息时,手机突然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喂?”叶琳站在窗口处接通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忙着呢?”韩三千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没有,刚准备回家睡觉呢。”叶琳声音甜甜地问道:“咋了,这么晚了,你还没休息啊?”

    “我在医院呢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叶琳闻声沉默。

    “嗯,最近的操心事儿有点多,弄的心烦。”韩三千叹息一声说道:“你明天回家来一趟吧。”

    叶琳稍稍沉默后点头:“好,我一会回去订票。”

    “嗯,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说完,二人结束了通话。

    叶琳站在窗口处,背手看着窗外,也没有着急离开,而是愁绪万千地倒了一杯红酒。

    她是一个聪明到了极点的女人,她人还没到燕北,心里就已经猜出来韩三千找她是要谈些什么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日,下午。

    叶琳落地燕北,乘坐韩氏集团的汽车,赶到了医院。

    一路急行,司机带着叶琳来到医院顶层的特护病房区,见到了不少韩氏集团内的高管。

    “哎呦,好久不见啊,琳琳!”

    “呵呵,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与叶琳熟悉的人,都在跟她寒暄着,打着招呼,似乎在燕北总集团内,她的名声和威望也是不低的。

    叶琳穿着风衣,一身干练的与众人打着招呼,亲切寒暄。

    七八分钟后,叶琳才穿过人群,敲了敲病房的门。

    “进!”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叶琳推门进入室内,抬眼就看到了躺在病床上,右腿打着钢钉,手臂带着固定器,满脸都是纱布,但双目阴沉的韩桐。

    “琳琳来了。”韩尧笑着冲她打了个招呼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叶琳上前,将手包顺手递给韩尧,才走到床边问道:“情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活过来了。”韩桐突然一笑,声音沙哑地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唉!”

    叶琳长叹一声,低头捋着发梢宽慰道:“你人没事儿就好……。”

    韩桐盯着叶琳,突然问道:“秦禹是不是回松江了?”

    叶琳沉吟半晌:“是,回去一周了。”

    韩桐闻声闭上眼睛,思考半晌后,突然说道:“下一步,他该要把我们踢出药厂项目了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不会。”叶琳想了一下说道:“秦禹要上铁路项目,手头钱不够,是从药厂内抽的血。他们那边资金现在很吃紧,应该不会这时候清退大股东,不然哪来资金回收股份啊。”

    “有项目在手里,想搞钱还不容易嘛?”韩桐睁开眼睛,非常肯定地说道:“下一步,秦禹和吴迪,还有那个于家,绝对是要联手把我们踹出局的。”

    “小琳,你怎么看?”韩三千站在窗口,笑吟吟地冲叶琳问道。

    叶琳斟酌半晌:“如果我们真的和对方没有兼容的可能,那莫不如自己洒脱点,主动撤股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除了韩三千外,韩桐和韩尧的表情都变得非常复杂。他们看着叶琳,内心浮想联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