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十勇士,开火星耀(地仙更)

马老二接完电话后,激动的一脚踹开车门,跳下去吼道:“通知区内所有在门口等着的人,十分钟内集合到这儿,快点,开战了!”

    区外的“总指挥”是马老二,并且也就他有这个威望能瞬间调动地面上的这帮人。

    一声令下,下面带队的大佬开始集体打电话摇人。没过两分钟,早早就在东关口,南关口等待着的车队,全部集体过关,蜂拥着赶往集合地点。

    自松江成立以来,区内地面上的各种势力就没有得到过“统一”。直到秦禹团队崛起,砸灭了裴德勇,袁氏家族,又斗躺下了小三,地面上的这帮人才算全部被归拢完毕。而今天松江四大区的百分之七十的大佬,集体摇号子,更是建区以来从未有过的事件。

    此刻,就连马老二也不知道自己这一边到底有多少人。

    大批车队挺进补给站周围,站内的驻军士兵都看傻眼了。最开始还以为是哪个军事单位在野外调动,可仔细一看,这帮人也不穿军装,也不坐军车,一个个冻得跟孙子似的,全部穿着军大衣,拎着武器,正在热血沸腾地聚集着。

    “啥JB情况啊,在哪儿冒出来这么多人?”补给站内的士兵懵B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管,不用管,区内跟区外要干起来了,是秦禹的人。”士官摆手喊道:“咱们的人别出去,把门口灯全关了,就当没看见就行。”

    一群人闲的蛋疼,关了灯后,站在院内就开始数人数,查车辆。但无奈路上的人太多,查了几遍根本估算不出有多少人。

    集合了大约十分钟后,马老二拿着大喇叭吼道:“各个带队的,给我报一下人数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报了,一千五百多人。”徐洋匆忙赶过来说道:“我都统计完了,区内至少还有三百人没出来呢。”

    马老二斟酌半晌:“不等了,来不及了,让他们在后面追吧。来来来,所有带队的马上给我按人头发装备,发手套,发胳膊上系的红布条子,快点!”

    话音落,两台卡车围板被打开,数十名带队的人从车斗内拽下一大包一大包的手套,红布条子,开始往下分发。

    马老二站在车顶往后扫了一眼,见前面的人全部拿完东西后,立马摆手喊道:“前面可以走了,开进风力村,动作快点。”

    一千五百多人,近百台汽车,十几台装人用的卡车,在马老二不停地催促下,用最快的速度赶往风力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长吉市东关外,星耀聚集的人群在枪声响后,就彻底乱了起来。因为他们事先根本没预料到,自己这一方会遭到袭击。很多在队伍后侧的人,还没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儿,就看见前面的人四散而逃,这种混乱性对聚集的人群是有致命杀伤力的。

    慌乱的情绪会传染,前面大批人群向道路两侧散去后,那些站在后排的马仔,也都开始向后闪躲,离开了车队。

    齐麟等人就像是一把钢刀,从中间切开了对方的阵型,一路持枪猛打。

    车队后方,钱占军急了,摆手吼道:“都他妈别慌,他们就五六十个人,十来台车,跑个JB,拿枪跟他们干!还在里面的人躲在汽车两侧,先挡一下,后面的人回来拿响儿。”

    人群中央,齐麟躲在一辆汽车后面,摆手冲着枭哥说道:“别让他们聚在一块,你和我一人带一队,往左右突。给他们撵到大雪壳子里,他们就废了,很多人手里还没拿到响儿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枭哥右手持枪,左手前摆:“跟我走的,斜着推进去,快点!”

    二人简单商讨完毕,在中间集合着的耀光兄弟瞬间裂出两队,从左右两侧,捋着道边再次往里猛推。

    “CNM的,我就不信这两个人都挡不住。”

    钱占军急了从汽车后备箱内拽出自D步,带着十几个人冲到前面,对着齐麟那一侧的人,果断搂了火。

    “哒哒哒哒!”

    一排子D扫过来,三名耀光的兄弟当场倒地,浑身鲜血横流。

    “蹲!”

    齐麟摆手。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耀光的兄弟执行力极高,听到命令后,立马全部蹲在了汽车旁边。

    “救,补位!”

    齐麟架枪摆手。

    四名耀光兄弟上前,弯着腰就将伤员拽了回来,并且马上又有三人补上了推进位置。

    “CNM,反打!”

    齐麟蹲在车后扫了钱占军数眼之后,立马摆手。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十几个人一同站起身,依靠着自己身旁的汽车掩体,冲着钱占军等人就搂了火。

    近距离对射,没有枪法一说,只有魄力。

    双方相互搂火不到三秒,就各有两三人倒地。

    冲在最前面的钱占军肩膀挨了一枪,被人拖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救伤员,后面的人补位。”齐麟更换弹夹,摆手再喊:“不能停,不能让他们聚堆,继续给我平推!”

    话音落,受伤的人再次被拉出枪战最激烈的区域,后面补位的人冲上来,几乎一秒钟的时间都没耽误,跟着齐麟就继续往前推。

    钱占军彻底被打懵了,他不知道自己这边足有四五百人的队伍,为啥就集中不起来,做不出有效反击,反而被对方五六十个人一直压着打。

    另外一头。

    枭哥额头冒着细密的汗珠,弯腰摆手:“铺雷,往车底下扔,挑大的炸。”

    “枭哥,差不多得了。”旁边的耀光兄弟劝说道:“他们人数太多,咱们扎得太深,一旦围上来,咱肯定走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“慌个JB!我从南沪几千里飞过来,就为扔俩雷吓唬他们啊?”枭哥拧着眉毛说道:“老子打他一回,就得让他长记性,以后往松江那边看一眼都哆嗦!右边的继续压,别让雪壳子里的上来,剩下的铺雷往前推。”

    耀光的人和地面上的人,最大区别就在于他们遇事儿不会慌,不会瞎JB跑,执行力很高,也听命令。而也正是这种素质,他们才能在刀口舔血的行当上生存下去。

    枭哥坚持继续推后,众人只能立即配合,按照他所吩咐的两个点,继续往前推进。

    后方,钱占军捂着肩膀,语气急迫地吼道:“妈的,不能分开干了。往后退,听我的,先往后退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风力村。

    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,脸色煞白的从村口跑过来喊道:“来……来了,来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