肩扛山岳一般的压力

天成建筑公司会议室内。

    “长吉那边怎么也掺和进来了呢?”

    “他妈的,这帮人是真贱啊!他们要这么整,那我们也模仿就完了呗。老子明天啥都不干,就整几十号工人去谈他们那边的生活村,一米多给十块钱,就撬呗?!”

    “要不先弄星耀得了,打完他们再整风力生活村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会议室内,众人群情激奋,都在吵闹着提着自己的建议。

    秦禹坐在首位上,摆手喊道:“都静一静,别吵!”

    屋内人数太多,除了主要几个核心遥控的大佬外,地面上一些带队的兄弟也都赶过来听信,所以众人吵闹间,也都没听清楚秦禹说啥。

    “嘭嘭嘭!”

    秦禹瞪着眼珠子,猛拍着桌面吼道:“干他妈什么呢,菜市场啊?都给我闭嘴!”

    愤怒的喊声瞬间压过屋内的杂音,众人回头看向秦禹,立马安静了下来,逐一坐在了自己位置上。

    “经历过多少次事儿了,怎么还有一点动静就乱糟糟的?”秦禹扫视众人:“都稳当点,慌什么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屋内更加安静。

    秦禹站起身,沉思半晌后,直接用命令的口吻说道:“第一,已经出区的人都不要给我动,就在原地趴着,等信儿。第二,还没有出区的兄弟,先不要过关了。既然长吉那边要掺和,我们就得有把握了再动。几个带队的,现在都不要在公司里打电话了,全给我去地面,管理好各自的人。该发钱就发钱,该张罗吃饭就吃饭,这个事儿急不来,咱们也不一定就今天干。”

    “咱就这么拖着,那万一长吉的人开进风力生活村了怎么办?”马老二抬头问道:“到时候本地人外加这帮地面上的人,咱肯定吃不下来。时间拖久了,王家再搞点事儿,咱吃不消啊……!”

    “他不可能现在就把人开进风力生活村去。”秦禹皱眉回道:“咱从下午就开始集合,弄到现在人都还没完全走出去呢,他们咋那么牛B,说集合,人瞬间就能移动到区外嘛?我告诉你,这事儿只有人多有用,人少起不了决定性作用,所以他们肯定也是要集合完才出发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。”马老二点头。

    “快,快,动作快点,所有带队的全部去地面,各自带着自己人等信儿。”秦禹拍着双手吼道:“再说一遍,没有我的电话,谁也不要轻举妄动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!”

    “明白,明白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众人起身回应后,立马就带着各自的人往区外赶。

    秦禹目送众人离去后,立刻摆手冲齐麟说道:“兄弟,你进屋,咱俩聊聊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齐麟迈步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办公室内,秦禹推上房门,拍着齐麟胳膊说道:“坐。”

    “长吉那边整这一出,你没准备吧?”齐麟问。

    “有准备,但我没想到他们也能把场面搞得这么大。”秦禹皱眉回道:“风力生活村本来就不好弄,他们一来,咱这边压力太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让老二他们该怎么办就怎么办,我去长吉拦他们。”齐麟几乎没有任何思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次送货,你从区外带来多少人?”秦禹问。

    “就二十来个。”齐麟翘着二郎腿,歪脖说道:“但我肯定敢干他们一下。”

    秦禹看着话语果断的齐麟,嘴角泛着暖心的微笑,抓着他的手腕连连点头:“我知道,我知道,但不能每回都让你自己玩命……。”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,齐麟带着他从南沪领来的二十多名耀光兄弟匆匆赶向城外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秦禹给顾言打了电话,直奔主题地说道:“你找一找燕北项目组的关系,让他们去帮我跟福少说和一下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跟他和解什么啊?”顾言不解。

    “我要动风力生活村,星耀那边也掺和了进来。”秦禹皱眉说道:“福少在长吉集了不少人,就等着弄我呢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服软了?”顾言懵B半天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什么脑子啊!”秦禹气不打一处来地骂着爹:“你用屁股想问题的吗?我现在不是……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。

    福少在星耀集团总部接到了燕北打来的电话:“喂?云组。啊?没有啊,谁说我要整秦禹了,没有,没有,绝对没有。哎呀,我说的是真的,我现在人在奉北呢,压根都没回去……行,行,你放心吧,好好,先这样。”

    电话挂断,坐在沙发上的中年吸着烟问道:“谁的电话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是燕北项目组的一个负责人。”福少笑着回应道:“秦禹坐不住了,给顾言打电话了,让这个负责人在中间帮忙说和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怂了?”一名青年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能不怂吗?”福少站起身,背手说道:“搞区外的生活村,本来就很敏感,咱们这边要再掺和掺和,他一回合拿不下来,那就彻底崩盘了。工期一到,他直接违约,风力村那边在不跟他谈,他这个铁路的活儿肯定就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咱们这边还闹不闹?”中年问。

    “肯定得闹啊!”福少毫不犹豫地回道:“这个电话一来,我不但要继续闹,还得闹得更大。秦禹下课了,他手里的活儿肯定会落在我这一边。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点头。

    “继续给我集人。秦禹不敢上生活村也就拉倒了,他但凡要敢去,马上就给干趴他。”福少瞪着眼珠子吩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风力生活村内,老黄领着十几个人,背手走在最前面问道:“你确定松江那边集人了吗?”

    “确定。”旁边的跟班点头。

    “快,快,挨家挨户通知一下,准备护村。”老黄摆手吼道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风力生活村也瞬间沸腾了,各个村民全都集合在一块,叽叽喳喳地讨论着护村的事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这样以风力村为中心的冲突,瞬间辐射到了长吉和松江两地,数方人马齐聚,僵持。

    秦禹站在会议室窗口处,焦急地看着手表:“这他妈人到哪儿了啊,怎么还没回话。”

    市区内,吴迪坐在车里,拿着电话说道:“让他落吧,是我公司的直升机。对,对,提前打过招呼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