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度嚣张

秦禹愣了半天:“我不知道啊,抓人是朱伟去的,没听他说有个什么叫王天南的啊!”

    “这个人情况有点复杂,我一句两句跟你说不清楚。人你先放在警司别拘,等我消息。”老冯思考一下应道。

    “他是韩家的人吗?”秦禹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“不是,是区外的。”老冯急急忙忙地回道:“你等我电话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说完,二人结束了通话。

    秦禹听着老冯的语气,越来越感觉杨钢暗中搞老李这一手,远没有表面上看着的那么简单。韩家跟自己合作的时间也不太短了,他们非常清楚目前自己在松江的影响力,那没有一定把握,他们肯定不会先出招的。

    王天南!

    这是一个很陌生的名字,秦禹细细想了一下,觉得老冯刚才给他打电话,应该就与这个人有关系,所以他拿起电话,拨打了松江几个朋友的号码,开始托人打听这个事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市区内。

    马老二,徐洋,刘子叔等人因为在喜乐宫开了枪,不方便再参与后面的事儿,所以就集体到了江南那边鬼子开的一家浴室休息去了。

    但这帮人不知道的是,此刻新元区建筑工地那边,开出来了十几辆越野车,正在满哪儿找他们。

    新元区警司临时办公地点,老冯坐在自己的私人寝室内,拿着电话说道:“是啊,他们肯定犯事儿了,不然黑街警司的人抓他们干什么?嗯嗯,我知道了,你也跟对面说,区内跟区外的情况是两回事儿,他们要进来,得低调一点,不然秦禹不收拾他们,我也得收拾。嗯,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第一个电话挂断,老冯思考半晌后,又立马拨通了市警署一位领导的号码,轻声跟他交谈了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松江,平道区天成宝丰药业集团大门口处,三个保安坐在值班室内,正在轻声聊天。

    突兀间,院外左侧的马路上有两束强光照射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谁的车回来了?”靠近窗口的保安站起身,想看看对方车牌。因为这个院里能开得起越野车的人,也就是那么几个顶级领导,如果车牌认识,他得出去接一下。

    汽车的大灯光芒突然熄灭,两台越野车停在路边,走下来了七八个男的。

    安保人员有点疑惑,推门走出去喊道:“哎,哥们,你们是干啥的啊?那儿不让停车。”

    不远处的几个人探头往这边看了一眼后,其中一人双手插兜地回道:“没事儿,我们等几个朋友,马上就走。”

    “快点开走昂!”保安吼了一嗓子,拿着手电再次返回室内:“没事儿,两台路过的车。”

    左侧路边上,领头的男子皱眉催促道:“快点,再打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大约十几分钟后,又有十台车停在了院外左侧的路上。保安人员感觉有点不对劲,推门想再次走出去询问的时候,突然见到三四十号人,乌泱泱地走了过来,而且手里还都拎着刀枪棍棒等凶器。

    “你们干什么的?”保安指着对方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的?干你的!”

    一个梳着中长发的青年,举着大铁棍子冲上来,一下就砸到保安的脑袋上:“他妈的,都给我往院里冲!”

    “你们干什么打人?”另外两个安保人员也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打你怎么的?!”

    “干他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冲过来的这帮人也根本不讲理,上去噼里啪啦地冲着保安就是一通猛打。

    霎时间,大院正门口处喊骂声震天,一群不知道从哪儿来的汉子,打完保安,乌泱泱的就冲向了主楼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,奉北某酒店,秦禹待在一间空包房内,刚打听出一些王天南的情况时,小豪就冲了进来:“哥,于瑾勋给我打电话了,说药厂那边出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出啥事儿了?”秦禹费解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一帮人,有三四十个,进主楼就开始打砸,伤了几个保安,说是要找马老二和徐洋,放了王天南,不然就砸科研室。”小豪话语急促地回道。

    “他妈了个B的,他们去药厂了?”秦禹此刻已经打听出一些王天南的情况了,大致知道这帮人是啥背景了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小豪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打个电话回药厂。”秦禹说完后,刚要摆弄电话,手机铃声就率先响了起来。他扫了一眼来电显示,见到是叶琳打过来的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杨钢暗中去搞老李,我之前是一点都不知道。封哥拉了偏架,但那是没办法的事儿,所以你是拘他还是放他,我也没啥说的。”叶琳语速很快地说道:“但王天南你不能动,马上把他放了。”

    秦禹沉默,没有回话。

    “小禹,只要我不死,那新元区首席议员的位置,我就能保证咱两家明着来,谁有能量谁的人上去,绝对不会搞一点小动作。”叶琳语气急迫地说道:“王天南的背景有些复杂,你别动他,我是为你好,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就在你给我打电话之前,药厂那边刚通知完我,说有四五十号人冲进了主楼,要找马老二和徐洋。”秦禹冷声问道:“是我别动他吗?是他拿着刀在顶我!”

    “去药厂的那帮人都是傻子,他们屁都不懂。那是王天南和他表哥在区外养的马仔,遇到点事儿,就用脚后跟考虑问题,那不是王家主事儿人的意思。”叶琳极力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管是谁的意思,但他进松江这么跳,肯定不行。放不放他,我等上面电话。”秦禹推脱着说了一句,直接挂断了手机,随即冲着小豪吩咐道:“你给药厂那边打电话,告诉他们不要和这帮人发生正面冲突,让平道区警司介入,直接抓人就完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小豪点头。

    秦禹万万没想到这事儿会这么复杂,所以也没心思去另外一间包房里找顾言,只低头又给老冯拨了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药厂主楼大厅内。

    “CNM的!让马老二出来,不然我给你们这破楼点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是管事儿的,出来一个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这帮区外的人也不知道有谁在撑腰,总之非常嚣张,比当初小三的太子党还要招摇。

    楼上。

    今晚一直开会没走的可可,站在旋转楼梯上方,低头往楼下扫了一眼问道:“给警司打电话了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