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个月的工期

秦禹一回到松江,真的是忙得跟狗一样。

    首席议员竞选的事儿,他需要护盘阻击韩家,而铁路项目在他从奉北回来后,也是迫在眉睫的要动工了。

    这两个项目,是今年秦禹团队的发展重点,哪一个都不容有失,所以他的精神压力特别大。用老猫的话说就是,他半夜撸管子的时候,脑袋里都是铁路和老李。

    回到松江的第七天,奉北铁路项目部那边给天成宝丰发来了完整的规划图和承建图。秦禹听到信儿后,立马赶到天成建筑公司,召集所有高层开会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天傍晚六点多钟,天成建筑公司的大会议室内,徐洋,马老二,以及张亮提前谈好的十几个工头全部到位,而顾言在燕北聘请的专业工程师团队,也全员到场,参与项目承建的讨论。

    工程师团队领头的人姓严,曾经参与过燕北轻轨铁路的修建,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老专家了,所以秦禹等人都比较尊重他的意见和看法。

    会议桌上,严总工戴着眼镜,用投影仪放大了规划图,右手攥着红外线电子笔,轻声说道:“咱们的活儿,其实挺明朗的。你们看哈,总共负责施工的区域有两大块:第一块是新元区火车站的修建,这个基本没啥说的,按照图纸和规格直接建造就完事儿了。主要是第二大块施工区域比较难搞。铁轨的起点在新元区,然后顺着平钱延伸,经过开元区和江南区,从东门方向驶出,再往长吉方向修建近三百公里。这中间不但要穿过很多生活村,还要砸山洞通道……工程量很大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哪个半吊子师傅做的规划图啊?我就不明白了,我们三大市都已经有轻轨了,你直接从奉北作为起点,延伸着往燕北和江州修不就完了吗?非得走区外的线干啥啊,这不多此一举吗?”马老二不学无术地看着图纸说道:“松江和长吉的人完全可以坐所属城市内的轻轨,去奉北转车嘛!”

    严总工白了马老二一眼:“修铁路的目的在于人的流通和货物的流通!你如果在奉北开始修,那松江和长吉外待规划区里的人,想做生意,想流通货物怎么办?开车跑大几百公里去奉北发货吗?那整来整去,人和货物流通的问题,不等于还是没有被解决吗?你要明白,这个铁路的作用是要辐射待规划区的,而不是单纯地提升三大区本身城市的贸易流通效率。还有,如果只从奉北修一条区外铁路,那周边做生意,搞贸易的人就会都堆积在这里,不但无形中提高了奉北政府的压力,而且还减少了效率。所以这个规划图设计的是很合理的,三个城市同时修一条向外延伸的铁路,不但把人和货分流了,还把待规划区辐射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啊,这里面还有这么多事儿呢。”马老二听完后,才算有点懂这个规划图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严总工站起身,用红外线笔指着区外的铁路线说道:“以我个人的经验来看,区内的这一小块铁路建造不会遇到太大问题,主要是区外三坎子,阎王跳这周边的铁路铺建可能会很麻烦。这里太乱了,活儿不好干,当地的人也不好摆弄。”

    秦禹吸了口烟,抬头客气地问道:“严工,咱们这个活儿分几期啊?”

    “分三期交工,第一期是要解决铁路占地的问题。”严总工低头看了一眼本子,轻声说道:“各承包商,要在俩月内将各自承包区域内的施工线规划完毕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规划完毕啥意思?”徐洋有些不解地问道:“是说两个月内,我们连山洞都要砸好吗?”

    “不不,不是这个意思。”严总工摇头:“两个月内想砸出山洞那纯属扯淡,谁也办不到。他说的这个施工线规划完毕,是指你要解决铁路在待规划区的占地问题。简单来讲,比如咱们的铁路线,是要穿行过很多区外生活村的……那你要按照规划线占地,可能就要碰触当地人的利益,以及他们是否同意搬迁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占地还要争取当地人的同意吗?”一位工头有些不解地问道:“待规划区外的地皮,既不属于哪个城区,也不属于哪个政F部门,更不属于哪个人。我们直接占地,应该没有任何问题吧?”

    “没有那么简单。”严总工摇了摇头:“一块地,盖起了房子,一家五口在那儿生活了十年二十年的,那地皮不是他们的,也变成他们的了。你铁路要从这儿修过去,推了人家的房子,那他们能干吗?”

    秦禹听到这话沉默。

    “这事儿是有点难的,而且两个月的时间也很紧迫。”严总工抬头看向秦禹说道:“我个人建议用钱解决,给被占地的生活村民众,一定的经济补贴,他们应该愿意挪窝。毕竟区外的土地也没有归属权,他们在哪儿住都是住,钱只要给的足点,也应该不会遇到太大阻力。”

    秦禹思考许久后,立马冲着马老二说道:“这事儿你和徐洋负责吧,动作快点,效率高点,让财务估算一下区外生活村内土地的价值,咱们再多补贴百分之二十的搬迁费用,尽快解决占地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行,这事儿我们去谈。”马老二一口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严工,区内火车站的建造,这事儿就交给您了。工人需要多少,前期拨款需要多少,这都您说的算。”秦禹非常信任严总工,因为这是顾言介绍给他的专业人士,不存在搞小动作的可能,所以他完全放权地说道:“如果需要什么部门配合,需要跑什么手续,你直接找老猫就行,他给你办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严总工点头。

    秦禹吩咐完,缓缓站起身说道:“俩月时间,务必解决施工区域内的规划问题,千万不要延误工期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点头附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,老李出了医院后行踪就变得飘忽不定,今天可能在区内跟别人谈事儿,明天可能就会在区外的某生活村里,跟一些当地的人喝酒,就连秦禹这边也不知道他的事情推进到哪一步了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无人区那边赶过来的一伙人,悄然进了松江,在开元区贫民窟内租了个房子,安安静静地住了下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