备战

晚间七点多钟,天成建筑公司内,秦禹坐在四楼小型会客间内,抬头冲马老二问道:“聚多少人了?”

    “张亮一百多,鬼子一百多,丁彬六十多,我这儿三百多,徐洋二百多。”马老二左右手各攥了一部电话,兜里还揣着三部,整个人看着跟客服似的说道:“都在东门补给站那边集合呢。”

    “人还是不够,继续摇。”秦禹旁边也放了好几部电话:“这种事儿,黑街警司肯定帮不上忙,只能你们干。”

    “咱人肯定越聚越多,但你得定个大致时间啊,不能一直让下面的兄弟在外面干等着。”马老二思考一下回道:“而且地面上动了这么多人,我怕警署会问啊。”

    秦禹点了根烟,停顿数秒后说道:“人不要堆在区内,别给警署问话的机会,都拉出去在东门的补给站旁边等。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马老二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江南区百胜建筑公司门口,一台汽车缓缓停滞,刘子叔右手拎着个黑色的塑料袋下车,笑着冲台阶上的人打了个招呼:“飞总,又精神了哈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没你们精神。”台阶上的青年一笑,背手问道:“刚才我接到不少电话,听说秦sir生气了,要武统待规划区了?”

    “是要有点动静,这不求你来帮忙了吗?”刘子叔迎过去说道:“屋里谈?”

    “走走,屋里谈。”青年熟络地招呼着刘子叔,转身进了公司。

    五分钟后,总经理办公室内。

    “说吧,我能帮忙干点啥?”飞总递给刘子叔一根香烟,话语简洁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铲车和卡车都不够用,你得支援我们一下。”刘子叔吸着烟说道:“一样给我整十台,我给你费用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这是拎着钱袋子来的?”飞总调笑着指了指刘子叔手里拿着的黑色塑料袋。

    “老板给的。”刘子叔把袋子扔在桌上:“飞总帮帮忙吧。”

    飞总沉吟数秒:“钱我就不要了,你回头把开车师傅,还有帮忙的人安排一下就行。你回去跟秦总说,他带我上铁路项目,这事儿我记一辈子。几台车不算什么,司机,设备我都给你安排好。”

    刘子叔闻言抱拳:“讲究,兄弟!”

    “小事儿。”飞总一笑,扭头冲着旁边的人喊道:“去,把值班司机都叫一下。”

    十五分钟后,百胜建筑公司的后院内,马达声音澎湃,大灯光芒璀璨,数十名司机换上了工服,一路小跑着冲向了车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松江警务总署,辛署长办公室内。

    “署长,地面上有点动静。”秘书站在办公桌旁边,轻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辛署长抬头:“什么动静?”

    “下午的时候,秦禹建筑公司的工程师去区外风力村测量,被当地民众给打了。晚上秦禹在地面上养的那帮人,就开始集人了……江南区,开元区,平道区的警司都给署里打了个电话,告知了这个事儿。”秘书弯腰回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在哪儿集合的人啊?”辛署长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在区内,在外面。”秘书答。

    辛署长喝了口水,慢条斯理地回道:“在区外就不用管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可能会碰上王家。”秘书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碰上也没办法啊,这事儿没法拉偏架的。”辛署长挑着眉毛回道:“秦禹闹动静是为了铁路项目,这是大势所趋。况且人家又没在区内闹腾,你有啥理由归拢他们呢?一旦穿点小鞋,军政派又跳出来,到时候更麻烦。算了,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不打电话了?”

    “嗯,不打了,就当不知道。”辛署长摆手:“明儿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成建筑公司内。

    秦禹叉腰站在窗口,语气急促地喝问道:“老二,百胜的车借到了吗?”

    “借到了,借到了。”马老二点头:“子叔在那边。”

    “大洋!”

    秦禹喊着走向门口:“大洋呢?”

    “咋了?”徐洋迎过来问道。

    “东城关那边的关系给我打电话了,说一块出区的人和车太多了,他们那儿已经堵死了。”秦禹指着徐洋吩咐道:“你们的人一批一批走,不要在区内把动静搞得这么大,太上线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知道。”徐洋点头:“我去跟张亮商量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分开走,实在不行,就从西南门绕一下。”秦禹再次嘱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徐洋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松江东关口。

    三四十台越野车堵在检查岗内,旁边的人行检查站也是人满为患,拥挤不堪。

    关口外,张亮的一个兄弟,右胳膊上缠着红布条,摆手吼道:“他妈的,都有点秩序,有点素质,排队过关,别给站里值班的兄弟增加负担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喊了,肃静点, 一个一个来!”

    “车别都堵在检查岗旁边,分成两排,散开,散开……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喊声不停歇地响起,乱糟糟的城关口才逐渐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,三四百人集体过关,浩浩荡荡地乘坐汽车赶往补给站的集合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公司内。

    秦禹刚刚接完一个电话,还没等做出部署,马老二就冲了进来:“他妈的,坏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咋了?”秦禹转身问道。

    “长吉那边有动静了,东关口外也开始集人了。”马老二语气异常急迫地说道:“我找的一个工头,在长吉也包了活儿,是他给我的这个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谁集的?”秦禹问。

    “星耀集的人,吴满福亲自打的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他妈了个B的!”秦禹听到这话,勃然大怒:“我就说风力村的事儿没那么简单,果然有这个王八蛋的影子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办?”马老二问。

    秦禹斟酌数秒立即吼道:“所有人进屋,快点!告诉区内还没出去的兄弟,都先等一会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长吉星耀集团总部,福少坐在办公桌后面,笑呵呵地吩咐道:“办法你们想,我就一个宗旨,不能让秦禹这么容易就把占地问题解决了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掺和进来了,他肯定拿不下风力村。”一位中年坐在沙发上说道:“我都不用跟他正面有啥冲突,就把人往路上一摆,他都进不去。”

    大厅内,四五个带队的大佬,也都在各自打着电话,准备强行干预风力村事件。